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逐日 25-及时行乐(正文完)

25-及时行乐(正文完)

    唐碧泽和徐元启合作制作的第一部独角戏话剧《长夜》的首演日。
    这部戏没有复杂的服化道具,只有徐元启一人扮演无数时空中自己的样子。样貌出众的青年男人,白天正常地演完戏,回家之后却钻进笼子里哭着捱过漫漫长夜,只因无法从角色中抽离。剧场里徘徊着他的低声倾诉和语调怪异夸张的自我调侃,哭笑之间饱含痛苦与辛酸。
    “后来,我在日光下脱身了。”说完最后一句台词,剧场的灯亮起来。
    留白的结尾给人无数遐想。
    只能容纳60人的小剧场还没被填满,是在他们已经请来部分熟人的基础上。唐碧泽从幕后走到台前,开始提问环节。观众的素质出乎意料的高,大家交流得很愉快。
    有人问徐元启日光具t指代什么,他快速地望了唐碧泽一眼,说:“是我的太艳。”
    狡猾的回答,但点到即止,提问人能够意会,微笑着给他祝福。
    常润琪,何煜秋和谢凌风都来看了表演。结束以后几人帮着打杂,然后一起去烧烤摊吃宵夜。
    点菜的时候,唐碧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握住何煜秋的手臂问:“对了,你现在还有不舒服的地方吗?”
    常润琪凑过来打趣:“他手术都做完一周啦,大忙人。这是小手术,伤口早就愈合了。”
    她问的是何煜秋做的结扎手术。起因是因为她的皮埋到期,要取出来做新的。几个男人一商量,不忍心让她继续承受激素紊乱等副作用,决定都去结扎。徐元启是比较特殊的一个,他跟唐碧泽之间不会发生插入式的x行为,但也依然去做了,笑称要合群。
    唐碧泽本来还把他们动手术的日期写进了日程本,可是筹备《长夜》实在太忙,现在才想起来何煜秋刚做了手术。
    何煜秋笑眼弯弯:“不疼的,不要担心。b你做皮埋轻松多啦。”
    唐碧泽这才放下心来。
    这几个月,大家都分头忙自己的事情。唐碧泽想起上次五个人这么坐在一起吃饭还是母亲头七的时候。
    现在转眼已经过去好久,而那个“危”真的开始转“安”。
    食物还没上来,他们边吃花生米边聊天。
    闲聊了一会,话题又回到《长夜》。
    他们都真心地被这部剧所触动。
    在座的都有难以诉诸于他人的伤痛,都经历过几乎捱不过去的长夜。但日子并不是一直苦的,总有脱身的机会,再撑一撑,总能等到照在自己身上的日光。
    食物渐渐上来,j翅,鱿鱼,海白,高热量高嘌呤的香喷美味摆满一大桌。
    “哎呀,我们还没g杯呢,不准先吃。”唐碧泽拍了拍谢凌风正欲伸向j翅的手。
    “为了什么?”
    “那就……为当下,为快乐!”
    让未来遂意是不可能的,也无法预知意外何时降临。握住当下这刻就足够了。
    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追更:pο1⑧u。com(ωoо1⒏ υip)


同类推荐: 覆水(高H)裙摆盲灯云泥(H)巴掌印处女调教部(又名:回春阁)辣H洗一次头啪一次(H)孕妾(古言 高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