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枯木生花(男穿女h、BG、1v1) 湿透了

湿透了

    顾怀白搅动阴道里的淫液。
    湿黏一片,包覆他修长的中指。
    手指抽插,拇指指腹揉捻可爱的小蒂头。
    每一个压揩,都是对女人最大的攻击。
    温知染咬唇,纤纤十指在不知不觉中陷进顾怀白的肩肉,却怎么都止不住娇躯一次又一次的发颤。
    “不、别碰我。”娇脆的呻吟明明拒绝了,只是温知染毫无作为。
    因为推不开的情欲才是这副身躯的渴求,所以没有真正的反抗,只有顺应了,甚至期待了大鸡巴插进来的那瞬间。
    顾怀白还是血气方刚的少年,前戏没耐心,但他敢肯定温知染湿透了,为他湿透了。
    他抽离手指,用粗长的肉棒捅过窄小的阴道口,插进饱含水气的阴道。
    湿润与柔软的肉壁吻咬侵入的肉茎。
    是一种令人窒息的魔法。
    紧实的充满安全感与吸引力。
    小逼吞吐鸡巴,彷佛是千万张小嘴狠狠吸吮肉茎。
    火烫的肉棒在温知染的体内发胀,暴涨青筋。
    大鸡巴将阴道塞得满满,肉壁温柔的包容,同时将满溢的爽感回传温知染每一条神经,最后灌醉理智的大脑。
    上下抽插,小穴吞吐,敏感又细腻,真的是称得上极品。
    可惜,极品让顾怀白享受去了。
    温知染掐陷顾怀白肩肉上的指甲带着怨气,施力更重了些。
    不过,精虫冲脑的顾怀白压根哼都没哼一声,而是抬起温知染的小屁股,让上下起伏更为顺畅,也是给温知染省点力。
    温知染也没空抱怨了,她也不是没享受,只是这种享受太惊人了。
    她居然在感受那股被大鸡巴撑满、被硕长男根刺穿、被粗壮肉茎磨擦柔嫩肉壁的酥酥麻麻爽感。
    而且需要花费的体力也没男人多。
    男人还得控制自己别太早射。
    女人只负责吞吐鸡巴,等待高潮。
    ——当女人似乎挺能享有特权!
    给念头吓着,温知染猛力摇头。
    可是当顾怀白肉棒缓缓离开,温知染反射地急忙坐下,让大鸡巴重回体内。
    “嗯、啊……舒服、顾怀白……”呻吟在空旷浴室里回荡声响。
    纵然,她心里明明骂的是——窝操,又是顾怀白!窝操!又要被操了!
    然而喊出的都是,“嗯……啊……好爽,大力一点……啊!轻一点……”
    浴池的水渐渐冷却,性爱却是热情无比。
    “顾怀白,快点、快一点……我快到了!”血液冲上脑后,温知染才晓得女人在高潮前那临门一脚的煎熬。
    最近有在加强两性健康教育的顾怀白知道这句话的意思,对爱人得使命必达,他卖力捧抱温知染的臀肉,加速肉棒在小穴里抽插的速度。
    彼此最细腻的嫩肉互相磨蹭刮揩,肉壁挤压欲胀的肉棒,彷佛花儿一朵一朵瞬间盛开,啵、啵、啵——肉茎一缩一胀,将滚烫的精液一滴都不留地全喷发进同时抽蓄高潮的阴道里。
    温知染累得挂在顾怀白身上。
    不热都不行了,两人皮肤发烫,暖呼呼的。
    顾怀白将没几斤重的温知染捞出浴池,抱到床上。
    又急急忙忙拿了大毛巾给温知染擦干身子,再将棉被拉上,就怕她再度失温。
    温知染觉得顾怀白太婆妈,不过不得不承认这贵族般的待遇让她舒服得瞇上眼睛,让她懒得叫顾怀白别碰她。
    耳边传来顾怀白说话的声音,她仍然没管他想表达什么,意识逐渐焕散,缓缓进入梦想。
    至于未来,醒来再说吧。
    虽然没能因为冻僵而回到未来,不过这次离死亡只差一步的恐慌与惧怕更让她珍惜生命的可贵。
    所以,绝对不会有比面临死亡威胁还可怕的生活了!
    顾怀白不晓得温知染心里层面,只担心她生理层面。
    见她昏睡过去,随即丢下手中的电话,往床上冲去。
    听见她沉稳的呼吸声,摸着她肌肤的温度,确认只是睡过去了,才松口气地往她旁边一躺。
    太累了,爱情这种东西果然让人的生命损耗太快。
    唯一好处约莫是整个晚上他只在乎温知染。
    当他进入她温暖的身体里,他就是由她守护。
    他不再需要任何家人,他只需要她的陪伴。
    他相信温知染也是。
    她肯定需要他。
    可惜温知染睡着了,不然一定笑他哪来的自信。


同类推荐: 覆水(高H)盲灯巴掌印裙摆处女调教部(又名:回春阁)辣H洗一次头啪一次(H)孕妾(古言 高H)山外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