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韩娱】致命蜜桃 【李马克番外】在怀里

【李马克番外】在怀里

    时间过得太快,以致于李马克以为自己都还在做梦。
    看着五官褪去了稚嫩的队员们,看着他们连同自己穿上了笔挺的西装,觉得万分熟悉又陌生。
    这是要去什么打歌舞台的路上吗?
    但李马克却觉得不太对劲,如果这是去打歌舞台的路上,东赫和渽民怎么会是这样的表情?
    “马克哥?你没事吧?”
    黄仁俊似乎是很担心自己,紧紧攥住他的袖口,像是生怕自己冲动要做出什么?
    李马克摇摇头,“我很好啊。”
    谁知这样说完后,黄仁俊眼底的担忧更甚了,就连向来吵吵闹闹的钟辰乐都不放心安静地走了过来,连带着中国的几位哥哥们。
    钱锟拍了拍李马克的背,“马克啊,今天,就当作真的和过去说再见了好不好?”
    什么意思?
    李马克觉得他有些听不懂了。
    黄旭熙站在一边只是默默出神,肖俊还有黄冠亨好像在说些什么。
    他是不懂中文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此时此刻能听懂他们的话,虽然有些断断续续的。
    “旭熙啊,知道你把……妹妹……”
    “但是今天和……结婚,也是很不错的不是吗?”
    “看……的婚纱照,你之前不也说很好看吗?”
    “没有,……能幸福,我当然很开心,只是觉得有点太快了。”
    “还快啊?人家……都不知道等了多久,这要是被……听到了,旭熙你就完了啊。”
    什么?
    今天是谁的婚礼吗?所以,他们穿成这样不是要去参加打歌或者颁奖典礼,而是,要去参加婚礼?
    就在李马克头脑一片混乱的时候,身后一直被他忽视的大门打开了,同样穿着小礼服的RV的怒那们进来了。
    慕梓不在其中。
    李马克仿佛一下回到了17年的伦敦S.M  TOWN,他有很多话想和慕梓说,一大早起来在餐厅等她,却只能得知她和吴世勋前辈一同走了的消息。
    心跳一下被攥住。
    不要,千万不要,他,他不是昨天才和慕梓见过家长吗?为什么他要以宾客的身份来参加慕梓的婚礼?
    这是梦吧!噩梦对吧!
    李马克用力地掐自己。
    那股刺痛顺着虎口一下蔓延到了整个心脏。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李马克环视四周,很多熟悉的面孔,也有很多陌生的面孔,看到了神色不愉的伯贤前辈和脸色很臭的吴世勋前辈,还有皮笑肉不笑的朴灿烈前辈,甚至还有慕梓的初恋车银优也来了。
    李永钦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马克,你还好吗?”
    透过永钦哥的瞳孔,他仿佛看到了脸比墙还要惨白的自己。
    “新郎新娘入场!”
    声音刺穿了他,他僵硬地转过身看了过去。
    是慕梓。
    穿着洁白婚纱的慕梓,挽着慕先生,走在铺满了满天星的红毯上,走向了她的新郎。
    是她的竹马先生。
    “不要!”
    李马克发出了自己从未听过的声音。
    醒了。
    李马克气喘吁吁地坐在床上,抹了把脸,侧头,慕梓睡得有些不安稳,但在他身边,他俯下身,感受着她的气息,撩开她脖颈上的头发,看到她肩头脖子上的红印,那是他留下的痕迹,李马克略微松了口气。
    那场噩梦,过于逼真。
    慕梓感觉自己被什么大狗狗给圈住,脖子一阵瘙痒被这只巨型犬蹭得痒极了,梦境中自己又仿佛被藤蔓紧紧锁住,动弹不得。
    有什么滑过了自己已经有些红肿的穴口,激得她一抖,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唔,”慕梓迷蒙地睁开眼,就诧异地看见了伏在自己身上的李马克,“敏亨?”
    而且很明显李马克的状态不太对劲,有点像是,做了噩梦?
    慕梓也顾不上李马克大晚上的不睡觉又在这里东蹭蹭西亲亲的,手扶住李马克的脸,“敏亨?”
    李马克对上慕梓的眼睛,直直地看向她,然后将她紧紧搂在怀里,低哑着声音道,“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慕梓拍着李马克的背,好笑地道,“哎一股,这是怎么了?婚前恐惧症吗?”
    李马克略显委屈地看着慕梓,“我和谢先生,你更喜欢谁?”
    谢先生?
    慕梓一时还没反应过来李马克指的是谁,可谁能想到就是慕梓这么晃神的一刹那就让李马克本就心惊胆战的心情一下降到了谷底。
    “所以,你是后悔了吗?在你心里还是觉得谢瑾席xi更好对不对?”
    “莫?”
    谢瑾席?这和瑾席哥有什么关系了?
    慕梓还没来得及问话,就感觉到李马克掐着自己的腰,身子被他抬起,半坐在他的怀里,身下抵着一处越发滚烫硬挺的物什,想到之后还有拍摄,慕梓推了推李马克,难得撒娇道,“呀,敏亨,不做了好不好,我之后还有CF拍摄啊,到时候——”
    话音还未落,李马克腰一挺,那火热的像是剑一样仿佛要劈开慕梓。这个姿势本就进的深,刺激得慕梓浑身控制不住地轻微颤抖了起来,像是雨大芭蕉,花枝乱颤格外媚人。
    之前就已经被李马克里里外外吃了个干净,身体已经敏感到了极点,还没来得及休息多久就又重新被拉入到了情欲的旋涡中。
    慕梓攀着李马克的肩,被他顶得泄露出一声声娇喘,难耐地忍不住拍了拍李马克的背,“啊,为,为什么这样啊,李,李敏亨!”
    话都被顶得断断续续的不成章法,向来在床上温柔体贴的人今晚露出了狮子的本性,狂野的让慕梓眼角聚集了一汪泪水。
    李马克寻到慕梓的唇畔,猛烈又小心翼翼地舔舐着她的唇瓣,随着腰腹一顶,慕梓忍不住张开嘴,让他有了可乘之机,舌尖探进檀口,温柔又强势地含住她滑嫩的舌尖,梦与现实在一瞬间交织,虎牙没注意轻轻咬了咬慕梓的舌尖,激得怀里的人一下缩进了花穴,紧的差点把他直接夹出来。
    慕梓的呻吟被堵在嘴里,李马克抱得她紧紧的,她肺活量明明也不小,却也慢慢感受到了窒息的错觉,敏感的小穴也被身下的人大开大合地顶进又退出。
    慕梓何时被这样密集的快感攻击过,不过几瞬便泄了出来,温热的蜜水儿冲击着李马克越发硬挺的欲望,李马克喉间上下滚动,死死扶住慕梓的腰,不让她倒下,待她稍微缓过神后,新的进退开始了。
    “李敏亨,呃,不要做了,真的身子都快散了啊。”
    “嗯,李马克!”
    一个翻身,李马克将慕梓压在了身下,舔舐着她的侧颈,含住她的耳垂,牙齿咬住她的耳廓,这样的慢折磨让慕梓呜咽哭出了声,“你好过分,好讨厌啊。”
    她还是第一次被李马克这样在床上直接做哭了。
    “慕慕,我是你的,你也是我的。”
    身下又开始动了起来,慕梓环抱住李马克的肩,只是跟着他说,“是,我是你的,你也是我的。”
    “谁的?”
    那一瞬间,属于狮子座的占有欲尽数爆发,发狠地想要叼住猎物的脖颈,控制住猎物的脉搏,却被残存的理智制止了,带着一丝狠意和九分柔意地咬了咬慕梓修长的脖颈。
    “是李敏亨的!啊,停下来,别做了,太多了。”
    慕梓一只手搭在李马克宽阔的肩上,一手忍不住摸上了自己的肚子,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只觉得自己肚子都鼓了起来。
    待到鸣金收兵的时候,本就充斥着情欲味道的主卧更是让人一踏进便有些眼花缭乱了,被褥已经全数堆在了地板上,床上的女人被男人拥在怀里,像是被狮子死死守护住的绝对领地。


同类推荐: 覆水(高H)裙摆盲灯修仙修罗场 (NPH)云泥(H)处女调教部(又名:回春阁)辣H巴掌印洗一次头啪一次(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