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风月天香不知数 番外之诞龙子闺房行乐H

番外之诞龙子闺房行乐H

    却说陆为霜怀胎十月,这日分娩,家中早已准备停当。
    陆雨和依依昨日便来了,依依在屋里陪着陆为霜,陆雨和韩雨桑在廊檐下等候。
    鬼市的夜空中传来沉闷的雷响,滂沱暴雨,倏忽便至。地面溅起无数水花,廊檐下的灯笼在风中摇摆,在朦胧的雨夜里变成一团团晕黄的光源。
    陆雨看着身边的韩雨桑,这个一向从容的男人此时也不免面色焦急。
    一道闪电降下,天地一瞬间亮如白昼,雨势更疾,哗啦啦地敲打着一切。
    “星雨出生时,也是这样的雨天。她的哥哥,并不是我,和她的父亲也像这样在殿外等候。”陆雨忽然说起这话。
    韩雨桑怔了怔,转脸向着他道:“我知道陆兄其实是日月仪的器灵,而霜儿也并非真正的星雨。”
    陆雨道:“她都告诉你了?”
    韩雨桑道:“陆兄的事,是霜儿告诉我的,她的事,是我猜的。”
    陆雨道:“霜有心事不喜欢明说,却又希望身边的人知道,其实女人大多如此。她们觉得自己说出来的事便没意思了。”
    韩雨桑笑道:“陆兄很懂女人,我只懂霜儿。”
    这话说得很有几分明哲保身的意味,陆雨也笑,道:“妹夫太自谦了。你是怎么猜到霜已经不是星雨了?”
    韩雨桑道:“她们容貌体态,声音气息都一模一样,别人或许很难分辨,可我是瞎子,看人用心而非用眼。她来鬼市找我时,便和过去不同了。”
    陆雨感叹道:“无怪乎霜为妹夫舍弃了大好河山,甘为人妻为人母。”
    两个时辰后,雨渐渐停住,房门打开,两人疾步而入。
    房中不闻婴儿的啼哭声,只见陆为霜满头是汗地躺在床上,依依坐在一旁,手里捧着个光华流转,浅金色的蛋。
    她从未见过龙蛋,满眼好奇道:“这是个男娃还是女娃?”
    陆为霜有气无力道:“两头圆就是个女娃,一头尖一头圆就是个男娃。”
    依依仔细看了看这颗蛋,道:“原来是个小外甥!”眨了眨眼睛,又问道:“那若是两头尖呢?”
    陆为霜笑道:“那就是个不男不女的怪物罢。”
    韩雨桑听她的声音虽然疲惫,心情却很不错的样子,悬了半日的一颗心方才放下。
    依依见他们来了,站起身让到一旁。
    “霜儿受累了。”韩雨桑坐下摸了摸陆为霜汗涔涔的脸,拿手帕替她擦着。
    陆为霜道:“六郎抱抱孩子罢。”
    韩雨桑小心翼翼地从依依手中接过龙蛋,生怕一个错手,摔了这无比珍贵的小小生命。
    他俊秀的面孔在龙蛋的光泽中满是一个父亲的怜惜,柔情,然而在这样欢喜的时刻,他的眼前还是一片漆黑。即便孩子孵化成人,他也看不见他的模样,心里该有多么失落。
    陆为霜想着这些,眼圈一红,几欲落泪,连忙侧过脸去,不让陆雨和依依看见。
    陆雨何等了解她,笑道:“妹夫,我看这孩子资质不凡,不出二十年便可结婴了。”
    韩雨桑从未听说过有人能二十岁结婴,但手中这颗龙蛋灵力充沛,俨然已有结丹期的修为,天资可见一斑,二十岁结婴怕也不是不可能。
    他正想着,陆为霜转过脸来,道:“放屁!区区元婴,何须二十年?十岁结婴,五十岁化神,不然就把他扔进万魔血渊自生自灭!”
    韩雨桑感觉龙蛋颤了一颤,忙道:“霜儿,孩子开心便好,修炼之事不必强逼。”
    陆为霜不理他,指派陆雨道:“天法门的《无常诀》最适合结丹期修炼,还有轩辕谷的《太苍易变术》,阴山派的《天火叁玄册》,青玉门的……”一口气说了十几个门派的修炼秘籍,道:“都给我弄来。”
    她已非星雨,陆雨也已自由,本不必再受她使唤,可是为了外甥,有什么不能答应的?
    两人兴致勃勃地讨论着如何教孩子在叁年内练完这些秘籍,韩雨桑感觉龙蛋的灵力波动大减,好像霜打的茄子,蔫头耷脑,可怜见的。
    韩雨桑于心不忍,带着龙蛋离开了这对毫无人性,连孩子都不放过的兄妹。
    龙蛋孵化需要九九八十一天,将近叁个月,陆为霜怀胎十月,已是耐心耗尽,生下龙蛋,休息了两日,便出去逛了。
    于是孵蛋之事,韩雨桑责无旁贷。
    他给龙蛋搭了一间温房,布下重重结界,层层机关,如此还不放心,一日要去看上四五回。
    陆为霜与他已有许久不曾行房事,这夜吃了几杯酒,春情上脸,一手勾了他的脖颈,四唇相贴,舌叶纠缠,酒香情浓,好一番缠绵。
    韩雨桑揽住她的腰身,不过数日,又是纤纤一把。她这身子实在养不起肉,就是怀孕时,较之一般孕妇也是瘦的,凸显的肚子格外大。两人那时也弄过一回,分外小心,不敢深入,反倒弄得她不上不下,满腹怨气,蹭了他一晚上。
    这会儿没了顾忌,韩雨桑将她抱到床上,解了衣衫,一摸胸前那两团玉脂,丰腴大不如之前,不免有些遗憾。
    “我这处是不是小了?”陆为霜明知答案,偏要问他。
    韩雨桑矢口否认,又谬赞一番,哄她开心了,翻身将他压住,以两瓣花唇摩擦着阳具,一面俯下身子,把乳尖送到他唇边。
    她并无奶水,韩雨桑嘬吸了几下,笑道:“我听说沐灵山上有一种草药,女子吃了可以分泌奶水,此处也会更丰满。”
    陆为霜眼睛一亮,摸着他的脸笑道:“我的儿,明日我便采那药来喂你奶吃。”
    韩雨桑听她这没正经的骚话,又恼又爱,狠狠掐了一把她的臀肉,按着她将那物挺送进去。穴口已有沥沥春水湿了阳具,里头层层迭迭,暖烘烘,湿漉漉,龟首一下便抵住了花心。
    陆为霜叫了一声,抬腰下沉,兀自套弄起来。
    这穴儿和杵儿也是小别胜新婚,挨挨蹭蹭,挤挤压压,快感异常强烈。淫水汩汩,湿了两人交合之处,奏起一室水响。
    韩雨桑托着她的臀儿,挺胯深抵,听她喘息越发急促,玉体一阵轻颤,泄了出来。
    酥麻四散,快美非常,陆为霜眯起眼睛,吁了两口气,继续套弄起来,节奏不似之前的如狼似虎,更添了几分温情。
    雨点沙沙打在窗棂上,远处的街道上传来一声梆响,悠长之后又是一声。
    快感翻涌,将至巅峰,韩雨桑拍了拍她的臀儿,示意她加快动作,不一时粗喘着射出滚滚浓精。
    追更:pο1⑧u。com(ωoо1⒏ υip)


同类推荐: 覆水(高H)裙摆盲灯云泥(H)巴掌印处女调教部(又名:回春阁)辣H洗一次头啪一次(H)孕妾(古言 高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