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太子宠妾(高肉) 06新生

06新生

    翌日卯时,齐璎迷迷糊糊的醒来,入目的并不是她所熟悉的房间,而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一瞬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复又重新闭上了眼,等待从梦境醒来,再次睁开眼看到的还是同一个地方。

    齐璎这会儿已经觉得惊悚了,忍不住在手臂上用力的掐了一下,有痛觉那就代表这不是做梦。

    发觉自己并非是在做梦,那么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又是什么鬼?是幻觉,还是鬼影?

    一旦跟这些天方夜谭扯上边,心里的恐惧就源源不断的涌了上来。齐璎此时回想起事发前的时候,她被她的男朋友给欺骗,本以为他是个心地好又有上进心的男人,但结果他却是个货真价实的人渣,齐璎不仅发现他背着自己还和另一名女生有亲密来往,还发现他甚至是骗了自己的钱,以往他所说的那些甜言蜜语都是假的,这个事实无疑是给她当头一棒,齐璎自幼家里很穷,十几岁的时候就不得不缀学一人出来打工,那个时候她年幼不懂得人情世故,以为别人对她好她就会以为他是真心实意的对待自己,但到头来她一直所信任的人却是骗她骗的最久的。

    ……

    后来的事齐璎便怎么想也想不起来了,齐璎挪动着身子坐了起来,四肢竟是一点力都使不出来,就好像是才刚大病初愈一样。

    齐璎视线四处打转了一下,这里的景象她虽然陌生,可却又觉得似曾相识,待齐璎理好心绪,心中却是有了一个不切实际的猜测。

    正在这时,耳边传来一个女孩银铃般的声音:“主子,您终于醒了!”

    齐璎循着声音望去,只见是一个身着古代宫装的女子露出一副惊喜若狂的面孔看着自己,齐璎听到那女的嘴里还在说着她听不懂的话,“谢天谢地!菩萨显灵,主子终于醒过来了。”

    齐璎本来是半信半疑的,但在看到此女所说的话,以及她身上穿的衣服便足以确定,她穿越了。

    而女子——也就是墨画,自顾自的激动了半天,此刻才注意到主子似乎是一句话也没开口,墨画有些挂心的说道:“主子,你没事吧?”

    闻言,齐璎很沉着的开了口道:“我,我没事……那个你……你过来一下。”

    墨画却是愣住了,总觉得今儿的主子和以往的主子很不一样,连说话的腔调都仿佛变了个人似的,尤其是那句我,要知道主子以往可都是自称本主,而且对待奴婢一般也不会称你,都是直接叫名儿的,墨画心里虽然对主子今日的变化疑惑不已,但主子的命令终究是要听从的。

    “主子有何吩咐?”墨画笔直的侍立在床前,面上冷漠的不带一丝情绪。

    隔着帷帐,齐璎可以看到她长的是个什么样,嗯,就是很平常大众脸,如果她能多表达出一些表情,这个妹子放在现代就是一活脱脱的软妹,齐璎如是心想。

    齐璎是个适应能力强的人,基本上让她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待上一天,就能够完全习惯这个地方,更别提现在突然从21世纪的现代社会穿越到不知是什么时候的古代,在找不到回去的办法之前,齐璎只能硬着头皮以这具身体生存下去了。

    齐璎仿照古装剧里的台词不动声色的说道:“我觉着我这脑子里面空空的,什么也想不起来似的,你可知我这是怎么了吗?”说着,煞有其事的将手指放在两边的太阳穴上按了按,欲做出一幅痛苦的样子。

    “主子,您说您想不起来了是说您想不起来您是谁了吗?”墨画张大了眼,显然是被主子这番话给吓到了。

    “是啊,你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吗?”齐璎面上做出一副什么都不记得的姿态,全然将失忆演的是淋漓尽致。

    墨话一声不响就跪了下去,唯唯诺诺的道:“奴婢不敢胡乱猜疑,主子还是请了太医过来看看吧。”

    见此情景,齐璎内心小小的唏嘘一下,这还是有人第一次在她面前下跪呢,愈加觉得这封建社会还真是没有人权,不把人当人看。

    “唉,不用了,反正我现在觉着也没哪有不舒服的地方,你先跟我讲讲我失忆前的事吧,看我能不能想起什么来。”齐璎处之泰然的拒绝了她的好意,开玩笑,让太医看如果让太医看出她不是原主那就gameover,虽说太医不会神通广大到连一个人的灵魂是不是原来的都能看的出来,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哦,是。”墨画心里虽是对眼前这个主子感到有些怪怪的,但是瞧着主子精神似是比昨天好多了,便自动忽略了这一点。

    待齐璎将这具身体的信息都理清后,已经过了一刻钟,原来这是一个叫做大周的架空朝代,而现在又是大周朝第三位皇帝在位的第二十九年,而原主则是那位正开帝的儿子——也就是当今太子的众姬妾之一,不仅如此,原主貌似还是那位太子的真爱,齐璎在听到那太子为了原主不去宠幸别的女人,暗道那太子还真是个痴情种,不过后面又知道原主被人陷害,致使那个怀孕的薛良仪落胎,那太子可是一字都不相信她呢,又不禁感慨身处帝王家的男人还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虽然这些都跟她没什么关系,但既然自己已经穿越到这里来了,且还占用了人家的身体,自然是不可能让她在这里继续自生自灭,虽她对种马男没什么好感,但到了这时候也不得不承认那所谓的太子,算是她名义上的丈夫还是她的衣食父母。

    跟众多女人共同用一根黄瓜虽然是膈应的慌,但反正她也对那太子没什么感情,就当做是免费享受性爱,齐璎想通之后,便觉着没那么郁闷了。

    “墨画。”齐璎模仿着原主的语气说道。

    “有什么吩咐,主子?”墨画仍跪在地上,整个人都显得颤颤巍巍的。

    齐璎怎么说也是个接受过现代教育的人,看不得一个差不多跟她同辈的人平白无故的朝自己下跪,哪怕这在阶级分明的古代下跪乃是天经地义的事。

    “你先起来再说。”齐璎兀自开口说道,伸手就将面前的帷帐给拉开来。

    “奴婢谢主子。”墨画循规蹈矩的依礼谢恩方才能起身。

    “关于本主失忆一事,你先莫要宣扬出去。”齐璎神色子诺的说完,便让墨画扶她起来。

    闻言,墨画虽纳闷主子为何不让消息传出去,在她看来,主子失忆的事传出去说不定还是挽回太子宠爱的一个机会,但她作为一个奴婢,自是没权去左右主子的想法。

    “是。”墨画顺从的应道,搀扶着齐璎在化妆台前落座。

    现在差不多是辰时初了,太子大婚的第二天,理应所有的姬妾都要去给太子妃请安。

    “主子,今日您需要奴婢梳个什么发式。”墨画如往常一样开口说道,全然忘了主子的“失忆”这一茬。

    待她说完后才猛地就想起失忆的事,不禁暗骂一声猪,偷偷地抬起眸子看向铜镜里主子的脸色,见她并没有不悦才放心了。

    然而她的这一小举动,倒是都被齐璎给看在眼里,暗自庆幸还好她没穿越到一个宫女身上,要不然光是说句话都要揣摩半天。

    “就随平时一样吧。”齐璎对这古代的发型没那么讲究,反正这发型都是给某个人看的,什么发型还不都一个样。

    “是。”墨画轻声应道,手持玉梳在如墨的青丝中往下梳着。

    墨画给齐璎绾了一个倭坠髻,以齐璎这个现代人的标准来看并不算差,墨画再在发顶上插了支金海棠珠花步摇,更增添几分清新脱俗的风姿。

    待整理好仪容之后,墨画便伺候着齐璎着衣,独立了二十几年的齐璎这还是第一次享受了一把被人伺候的感觉,也难怪古代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都追求权势,谁人不爱过这种日子呢。

    齐璎低头审视了一遍身上穿着的衣裳,一袭藕荷色镂金丝钮牡丹花纹蜀锦衣,下面是一件撒花纯面百褶裙,这样一看活脱脱就是一副标准的古代女子装束。

    墨画在一旁候着见主子一脸愣神的姿态,忍不住出声提醒道:“主子,是否该用早膳了?”

    闻言,齐璎回过神来,尴尬的点了点头,“用吧。”

    墨画到长春殿的小厨房取了早膳过来,早饭还算正常,一碗清粥一叠豆包,宫里的女人普遍吃的少,毕竟身为太子的女人自然是要严格注意自己的身材,以免长肉导致身材臃肿。

    齐璎这会儿也觉着肚子有些饿了,便不再顾虑那么多拈起银箸开始用膳。

    待齐璎吃完了穿越过来的第一顿早饭,墨画抬头往外看了眼天空,小心翼翼的提醒道:“主子,这会儿差不多辰时中了,是否该去正殿给太子妃娘娘请安才是?”

    第一天去给正室请安就迟到了这可是要落人口实的。

    齐璎拿着杯子漱了漱口,从容不迫的说道:“嗯,这便去吧。”

    墨画在旁看着主子今日的精神是比昨日好的太多了心里感有点不可思议,虽然这么想有点以下犯上,但昨日主子那半死不活的模样让人觉着她下一秒死了也不足为奇,可是过了一晚却仿若变了个人似的生龙活虎,这一点真的让墨画百思不得其解。

    然而齐璎才不会管她怎么疑惑呢,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的谋划怎么在这宫里头生存下去。


同类推荐: 你闻起来香香的【中短篇肉文合集】轮奸之地铁色狼赠我予白(全)清凯(校园H)浓甜深渊太子宠妾(高肉)AV练习生[快穿]女配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