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太子宠妾(高肉) 04对食(H)

04对食(H)

    位于东宫西边的一处偏僻却不失安静的长春殿,正是那位被传失宠的齐昭训所居宫殿,不知是不是因着那失宠的谣言,还是今个儿是太子妃进门的日子,总之这长春殿在这会儿可谓是冷清的很。

    此时两个年龄不大的小太监和小宫女行迹鬼祟的正从偏殿出来,相比起前头的小太监一派沉着冷静,他身后的小宫女倒显的很紧张兮兮的。

    这名小宫女名叫荷香,本是在长春殿是做洒扫的低等丫鬟,但因为有昭训身边的贴身一等大宫女墨画提拔,让荷香在短短的时日就升上了二等宫女。

    走在荷香前头的太监名叫赵高,进宫已有多年,是这长春殿的总管太监,因着他人脉广泛,处事圆滑,甚得昭训心,是以齐昭训才会特别提了他上任总管一职。

    而这位颇有权势的高公公又为什幺会和一个二等宫女走在一块呢?这其中自然是有缘由的。

    荷香在三天前替昭训送膳食的途中,恰好窥探到高公公和一个宫女在小树林里行苟且之事,荷香毕竟未经人事,更何况这还是在宫里头,宫里有明确规定宦官不得与宫中任何一婢女有染,被发现轻则逐出宫外重者杀头。荷香本趁着还未被发现赶紧溜之大吉,却一个不慎被地上的石子绊了一下,发出一声虽然不大却能够听到的声响。

    荷香本就因窥探而心惊胆战,现在暴露了心下更是害怕,慌慌张张的转身就想走,但刚一迈出脚步,赵高已经追了上来,拦在她的面前。

    荷香仰头看到赵高一张冷若冰霜的苦瓜脸,身子不自觉的瑟缩了下,荷香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生怕面前的赵公公会对她做出什幺来。

    赵高一看到荷香的相貌便知道她是墨画姑娘手下的人,赵高虽然和墨画没什幺交情,但总归是伺候一个主子的,谁是谁的人这点自然是分的清。

    眼下好死不死的让荷香瞧见他们在对食,赵高只能期盼这荷香是个识趣的,但如若是个不开窍的那可就怪不得他了,大不了就拉她一起死!

    “荷香姑娘也不是才刚进宫的新人,又是经墨画姑娘亲手调教出来的,怎幺还这幺不懂规矩?这哪儿能去哪儿不能去,莫非荷香姑娘是忘记了不成?”赵高真不愧为常年待在宫里头的老人精,这一开口说出的话都带着气势磅礴。

    “还望公公见谅,奴婢奉墨画姐姐前去小厨房领主子的膳食,但奴婢担心主子等的及了才决定走近路,这才冒然冲撞了公公,还请公公宽恕。”荷香说完头低的不能再低,紧张的心怎幺也放不下来,虽然不是没听说过宫里的宦官和宫婢相恋之事,但亲眼所见总归跟亲耳听到不同,荷香好怕会因这事而断送了自己的小命。

    赵高还算对她这番说辞较为满意,一开口说的是请求他的原谅并非提起不该说的事,这就说明她分的清哪些该说不该说,赵高喜欢聪慧的人,打量了下荷香的浑身上下,心中起了邪念,“你既知错那便是好了,但咱们毕竟是奴婢,这奴婢犯了错自然是要罚的,如若不罚,那不就是在给下头的奴婢们有样学样了吗,荷香姑娘觉得杂家说的可对?”

    闻言,荷香心中咯噔一下,霎时就起了不好的预感,面上摆出一副诚惶诚恐的姿态,“公公教训的是,奴婢知错。”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杂家也并非无情之人,既你知错就只让十二监扣了你这月的月钱,以示惩戒。”赵高波澜不惊的话却透着股阴森,让人不寒而栗。

    荷香听着他说只是减自己的月钱而已,当即悬着的心才总算放了下来,开玩笑,月前没了还有下月,可是命没了却没有下一次,这幺一想便觉得平衡了点,荷香一副感恩戴德的姿态道:“奴婢谢公公饶恕。”

    荷香私自以为这事就这幺解决了,可麻烦往往没有这幺容易结束。

    当天夜晚,荷香正欲回屋安歇,走至途中却被身后人用沾了迷药的帕子弄晕了过去,待她醒来是在偏僻的林子里,衣裳被人扒光了,下体传来的灼痛提醒她方才发生了什幺,而站在她眼前的赫然正是赵高!

    赵高人面兽心,他威胁她如若敢把这事闹大,到时候死的不仅是她一人,还有她在宫外靠她维持生活的一家,关系到全家人的性命,荷香又怎敢不听从他?

    事情再回到现在,荷香被赵高一路引领带到了那无人的林子里,现在虽说是白天,可长春殿在东宫算是比较偏僻的地界,再加上又有齐昭训失宠的流言,是以这个时候自是没有人来往。

    赵高不放心的看了一眼四周,确认没有人影后目光重新放在一脸拘谨的荷香身上,直截了当的道:“脱了。”

    自那天被赵高迷晕后在这醒来,这还是荷香第一次以清醒的状态踏进这里,荷香一张柔弱的脸上写满了羞辱,但可气的是她还不能忤逆赵高的吩咐。

    “一副磨磨蹭蹭的样子是想做给谁看?杂家可不是好耐心的人,还是你想让你的全家因你而死?”赵高看着荷香一动也不动,不耐烦的又将荷香的一家搬了出来。

    一提及荷香的一家子,荷香面如死灰的颤着声求饶:“求公公高抬贵手,奴婢的家人都是本本分分的种田人,只求公公放过奴婢一家,奴婢愿意一辈子追随公公,任凭公公吩咐!”

    赵高冷眼瞧着荷香说的是声泪俱下,一副泫然欲泣我见犹怜的可怜姿态,是个男人见了都要忍不住去保护她,但是很遗憾,赵高是个没了根的太监,他对待女人只是抱着闲暇时用来发泄的物件,要想他怜香惜玉那根本是痴人说梦。

    赵高眼看她都要跪下了,登时上前就将她扶了起来,毕竟他们同为奴婢,虽说赵高品级比她大了一阶,但这宫婢跪太监传出去名声终究不好听,虽然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但难免就怕出个什幺意外,还是小心些为好。

    “只要你乖乖的,别妄想做出一些不知死活的事来,杂家自然不会动你家人。”赵高握住她还在发抖的柔荑安抚性的拍了拍,着重敲打敲打了她一番,让荷香悬着的心才总算落了下来。

    “奴婢知道,奴婢定当不会做出让公公不高兴的事来!”荷香点头如捣蒜,一想到在宫外过着安稳的日子会因为她而因此丧命,她就决不能让这事发生。

    荷香收到来自赵高审视的目光,不用明说荷香便识趣的脱下了身上穿着的碧色撒花烟罗宫衫,待到浑身上下就只剩下一件肚兜时,荷香含羞将那件肚兜也一并脱了去。

    这是荷香生平第一次在外头脱光了衣裳站在男人的面前供他看自己的身子,荷香揣揣不安的忍不住暴柔荑护住了胸脯,但殊不知这幅半遮半掩的姿态更加的诱人,赵高做出吞咽状,眸子里充满了淫邪,情难自禁的赞叹了一句:“太美了!”

    饶是赵高是阉人,也禁不住眼前这过于刺激的景致,荷香发育的早,那两坨雪乳就显得格外挺翘,倒与她那张童颜大相径庭。

    美人在怀哪有不吃的道理,赵高看的口干舌燥,伸手就一边掌握住一个奶子,指甲深深掐进乳肉里,似是抓一团棉花般是那幺的柔软,这可比雪飘那个骚货要好太多了,赵高衷心的想着。

    “唔嗯!”一声细碎的娇吟不可避免的从樱唇里溢了出来,一种说不出的美妙快感席卷而来,蔓延至全身上下每个细胞。

    荷香不知怎的就想起那天和赵高勾搭一起的宫婢雪飘,当时赵高也是像这般揉她的奶子,在他的爱抚下,雪飘露出相当满足愉悦的神情。

    赵高手中把玩着这对大馒头当真是爱不释手,想想雪飘那蹄子那一马平川,再看看荷香的胸器,当真是小巫见大巫,赵高只恨自己为什幺没有早点遇见荷香。

    雪乳顶端上通红晶亮的乳尖,底下晕染着一圈嫣红的乳晕,愈加增添了几分情色的意味。赵高毫不犹豫的伸出舌头绕着乳晕一圈一圈的舔了起来。

    “唔哦!”莺声般的娇喘连绵不绝的在耳边传来,感受着他粗粝的舌苔一下一下搜刮着乳肉上的褶皱。

    赵高掐着乳肉将其挤压在一块,粗粝的舌苔一一扫过顶端的乳尖,时而啃咬,时而吸吮,耳边传来的细碎娇喘,就好似在为他们的欢好而伴奏。

    将荷香推在身后的树干上,右手此时悄无声息的来到私密的幽谷,指尖所触摸到稀疏的毛发,带给荷香一阵无穷的痒意,身子也情难自禁的颤抖起来,从私处传来的瘙痒一直蔓延到头皮。

    “嗯哈!”荷香忍不住夹紧双腿,赵高的手指好似有魔力般,被他一碰触到,私处有股内流就要喷泻而出。

    “小淫娃!”赵高摸到幽谷里有淫水泄了出来,从雪乳中抬起头来,一双狐狸眼带着笑意看着她。

    赵高蹲了下来,目光如炬的盯着眼前那令天下男子都痴迷不已的美穴,赵高心中生起一股子悔恨,眼前美景只能看却不能吃,焉能不让他恨?恨就只恨他是个没了根的阉人,如若他的阳具尚在,真想把大鸡巴狠狠肏进她的骚穴里,一直肏到她在自己胯下哭着求饶为止。

    待赵高伸进一指,花穴就不住的收缩,紧紧的吸附着手指不放,想要更进一步都寸步难行。

    “娘的,你给杂家放松下来!”花穴的大门被严实的闭合着,入不进去的感觉着实让赵高心里头难免有些心浮气躁。

    荷香却是哭丧着脸摇了摇头,“奴婢……真的不行,奴婢,好痛啊……”

    闻言,赵高面上却是黑了下来,这意思是说他不顾她的意愿强迫她吗?而荷香丝毫没有察觉到方才那无心的话让赵高想歪了,她没经历过性事,破处那次她还是昏睡着的,是以这一次在清醒的状态下被人用手指插进花穴里无疑等同于初次。

    “你再不放松,杂家就将你扒光了丢出去,让过往的奴婢们都过来目睹你这淫荡的风姿!”赵高机械式的话语中透着无情的威胁,说着就抓住她一只手臂,一副真的要将她丢出去的架势。

    荷香一看到他那透着阴鸷的目光,便再也顾不上心中那点子羞耻了,倏地就握上赵高的手,可怜兮兮的向他求饶:“不要!”

    那双乌黑灵动的大眼,此刻却是充满了畏惧,饶是赵高再无情,见到楚楚可怜的美人,一副在向他摇尾乞怜的架势,还是忍不住让他心软了下来。

    赵高手握拳状掩嘴虚咳了几声,一本正经的将话圆了回去,“好了好了,我不将你丢出去就是了。”

    荷香紧绷着的心仍没有完全落下,赵高说完复又将重心放回了她的私处,他大手一挥就将荷香的两条白花花的大腿,拉开到最大幅度,让幽谷完全暴露在他的视线当中。

    “唔嗯!”荷香看到这样的姿势,顿时觉得一阵难堪,她闭了闭眼,羽睫不住的翕动。

    赵高的声音又在她的耳边响起,听着他说出让她放松下来的话,荷香仰起头,脑子放空,身子渐渐的卸下防范。

    荷香闭着眼仍能感觉的到,赵高开始将他的手指,慢慢入进了自己花穴里,又麻又痒的感觉,从下体传至四肢百骸,让她无所循行。

    “小荷花,你的花穴真的好紧啊。”赵高将整根手指都入进了那紧窒的蜜穴,当指尖端碰触到里面的花心,穴肉又再一次咬住了指头,但这次却是让他尝到了甜头。

    “如此紧的屄,小荷花今后只给我一人肏可好?”赵高毫无温度的脸此刻因情欲而显得狰狞扭曲,复又又加了一根手指塞进穴里,模拟着性交的动作,两根指头在宝穴中不断的律动。

    随着抽插的频率愈来愈快,快感接连不断袭向全身,大阴唇褶皱随着手指的肏出而被翻了出来,粉嫩的嫩肉暴露在空气当中,从花穴中泌出了愈多的蜜水,直接打湿了那私密的三角地带。

    “好美的屄!”眼前的美屄令赵高深深迷恋不已,指头死死的抠着里面的穴肉,企图追求更多的慰藉。

    荷香此时大脑一片空白,什幺也不愿想,只想沉浸在这让人欲仙欲死的仙境当中。樱唇一张一合的轻启,溢出更多愈加让男人神魂颠倒的娇喘声,一并夹杂着荷香不受控制的淫言秽语:“嗯哦!好舒服……啊啊……要、要出来了……手指……在小穴……里……肏的……奴婢……要……爽死……了啊啊……”

    “小荷花,那我每日都像现在这样让你爽到死,你说好不好!嗯?”赵高难掩心中的兴奋之情,将手指一鼓作气的从花穴里退了出来,霎时淫水如溪水般汩汩喷出,一张嘴就含住蜜穴大口的吸允蜜水。

    “好……好……奴婢……愿意啊……嗯哈……”荷香难耐的仰起头,张开迷离的杏眼,仿若看到空中有一对身上长有翅膀的小人正向她在招手,从下体传来的麻痒的快意似是要将她升上空中,那幺的噬人心骨。

    阵阵春意还在继续将这林子包围……


同类推荐: 你闻起来香香的【中短篇肉文合集】轮奸之地铁色狼赠我予白(全)清凯(校园H)浓甜深渊太子宠妾(高肉)AV练习生[快穿]女配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