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我家老醋坛子 分卷阅读120

分卷阅读120

    动作?”
    游芝芝不好意思承认自己做事三分钟热度,忙着转移话题,拿出一件烟粉色半臂,“这个你眼熟吗?我上学期给学生讲唐诗的时候专门穿到学校去的,结果被你警告不要穿奇装异服。”
    是有这回事,昌珩坦然认错,并为自己辩解道,“实在不是我挑剔,你这件形制花色都不对,反而误导学生。”
    哈,没想到直男竟是个汉服警察。游芝芝好笑地问道,“你又知道了?”
    他跟着导师做过一段时间的古代服饰研究,10年在权威期刊上发表过两篇论文,对此还算有点发言权。
    游芝芝一听他说起论文,头都要炸了,赶紧求饶地推他进浴室。
    游草草这家伙养成了习惯,只要听见哗哗的水声,务必要在门外守着叫。
    游芝芝在嫩嫩的喵喵声中翻箱倒柜地找她的成长相册。
    男朋友一洗完澡,她就招呼他到床上来了解她的过往。
    昌珩用的全是她的洗浴用品,身上散发着她的香味,微笑着掀开被子——
    一条黄金大蟒蛇静静地卧在粉色的床单上,长长地吐着红信子。
    他淡定地伸出两根指头,将它捏起扔在想要看好戏却最终一脸失望的游芝芝身上。
    她就知道吓不到他。
    她把宜家淘来的蟒蛇玩偶扔到在玩偶堆里发疯的游草草身上,舒服地窝在昌珩怀里给他看自己小时候的照片。
    一般来讲,情侣之间进行到这个环节,就说明感情已经很笃定了,愿意把对方全然接纳到从前和以后的生命中。
    昌珩特别享受她窝在怀里翻着照片的温馨时刻,如果她没有在介绍完初中毕业晚会后突然把相册往后翻、直到翻到她和前男友合照的话。
    游芝芝坦荡荡地指着照片上一脸阳光揽着自己的大男孩向他介绍:“我的初恋男友,校篮球队主力,偶像是小皇帝詹姆斯,擅长的乐器是埙,分手原因是他觉得篮球比我重要。我那时候刚上大一,还太幼稚,现在才明白有多对不起人家。”
    昌珩一语不发。
    她自顾自检讨完,接着往后翻,指着一张剧照中穿着复古西装梳着油头的男生道:“第二个男朋友,喜欢演话剧,偏爱扮演徐志摩,我们一开始处得挺好的,有矛盾也能及时解决,可后来他发现我喜欢冰心奶奶,就跟我吵了一架,非说我对林徽因有偏见,于是我们就分手了。”
    “哎”,游芝芝碰碰昌珩,“她们俩是真的不和吗?《我们太太的客厅》究竟是在讽刺谁呀?”
    昌珩一脸不高兴地将她手里的相册抽走放在床头柜上,“我怎么知道?”
    欸欸欸,她还没讲完呢,后面好些个男生更加奇葩。
    他将枕头上零零散散的小布偶一个个捡到她那边,安安稳稳躺下来,“睡觉。”
    为防止她睡觉时太过放飞自我,游父游母特意把她的床换成1米2的单人床,平时睡她一个都嫌施展不开,再加上一个人高马大的昌珩,自然是挤的。
    游芝芝迫不得已和他紧紧挨着,没一会就觉得有点热。
    她坐起来把房间温度又调低了两度,借着朦胧的光看着床下可怜巴巴坐着的游草草,心里软得一塌糊涂,她摇着昌珩的手臂,“真的不能让它上来一起睡吗?我保证它不会碰到你。”
    昌珩将她拉到怀里抱着,闭着眼睛道,“不能。”
    臭男人,妨碍他们姐弟相亲相爱。
    游芝芝从他怀里挣开,转过身去生了一小会的闷气,马上又转过来,八卦兮兮地问他:“我都跟你说过我两个前男友了,你也给我讲一讲你的前女友呗。”
    她不好意思直接问他退婚的事,就只能这样拐弯抹角地打听。
    昌珩睁开眼睛,目光正对上她的。
    幽暗的光线下,女孩眼中仿佛有星星闪烁,看得他心跳加速,不知是因为心动还是因为被勾起了心事。
    “没什么好讲的”,他平静地道,“这么多年过去,记不清了。”
    所以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谈恋爱了吗?游芝芝美滋滋地又往他身边凑了凑。
    “一定有的,你想想嘛。”她试着威胁他,“你不想的话,我可就说了啊,我第三个男朋友是在别墅开趴认识的,他桌球玩得很好……”
    昌珩无可奈何,只好打断她的话,“行了,我说。”
    第68章 夜话
    游芝芝登时把耳朵竖得尖尖的,心也提了起来。
    昌珩淡淡开口:“她是个优雅的女孩,总是很安静。”
    优雅,安静,这两个词和她没有一丝重合的地方,他天天说她是小疯子。能和他志趣相投的女孩,一定也很有才华。游芝芝脑海中开始自动放映珍妮弗·康奈利在《美国往事》里跳舞的画面。
    那女孩一定也是这种自带圣光的仙女吧?相形之下,自己说不定会被衬成妖魔鬼怪。
    她闷闷地“嗯”了一声,示意他接着往下讲。
    昌珩却道:“就


同类推荐: 悖论H( 续更)脱下老师的裤子(师生H)娇喘对象是同桌(h)钢铁森林吃肉之旅淫乳皇和竹马睡了以后(H)同桌你清醒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