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我家老醋坛子 分卷阅读47

分卷阅读47

    的声音蒙上了一层沙砾,变得粗噶含混起来,一听便是醉了。
    游芝芝本来只想给予他口头警告,见他这样油腻地撒酒疯,心里便发了狠,拿出从警察老爸那从小磨练出的防狼17式之第三式,抬起脚后跟,用了吃奶的力气跺在卫晋的脚面上。
    可惜了,她今天穿的是平底鞋,没有细高跟的杀伤力。
    卫晋仅是浅浅地哼了一声,“好歹我们关系不错,至于下这么狠的脚吗?游芝芝你可真是六亲不认……”
    你是我哪门子亲戚!
    游芝芝没办法接受高中男神喝醉后这般无赖。她要面子,也替卫晋臊得慌,不敢惊动保安室的人,只好先好言诱骗:“你先放开,我再跟你好好说话。”
    卫晋摇头,“放开你就跑了。”
    “我不跑。”游芝芝忙道。
    卫晋就跟没听见一样,自顾自地说:“我这些天一直在想,如果能跟你在……”
    他醉了,话说得比平常慢,游芝芝焦急万分,眼看北门道闸内放出一辆黑色的车,她再顾不得什么,趁着卫晋放松了警惕,猛地往下一出溜,右手手肘迅速曲起,向他的蛋蛋捣去。
    她爹说了,这招阴损,慎用。所以她也没敢用什么力气。
    不过效果也够可以的了,卫晋的话断在口中,慢慢松开了她,虽然强撑着,但腰仍是不由自主地弯了下去,白皙的额头上隐约可见暴起的青筋。
    游芝芝害怕得往后退了两步,“学长……”
    卫晋的酒好像一下子醒了,手撑着膝盖不断喘息,一脸便秘地冲她摆摆手,“……没事,缓会就好。”
    她站在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又是后悔又是解气,正不知道该怎么办,那辆黑色的车在他们身前缓缓停下。
    车窗降下,露出昌珩那张标准的冷漠脸。
    “怎么回事?”他仿佛校风纠察队的队长,用堪比强光手电的目光扫视着狼狈的卫晋。
    “昌校……”游芝芝刚想开口解释,昌珩不耐烦地道:“我没问你。”
    他长臂一伸,敲了敲车门。
    卫晋抬头,见是上回在日料店遇到的游芝芝的领导,尽力理顺了呼吸,直起腰故作镇静:“没什么。”
    “‘没什么’。”昌珩眯着眼慢慢重复了下他刚才说的话。
    游芝芝在旁边直冒冷汗。
    总觉得他语气怪怪的,再加上他眼神似有若无地扫过卫晋刚才受过创的部位,嘴角还带着隐秘的笑意,她觉得吧……他刚刚应该什么都看到了。
    当着领导面捣蛋这种事的耻度太高,游芝芝几乎不能承受,很快脸脖子根都烧了起来。
    卫晋的脸色比她还要糟糕。
    他们俩这样红着脸无措地站着,像极了被教导主任撞破的早恋学生。
    昌珩忽地没意思起来。
    “上车。”他对游芝芝道。
    游芝芝想也不想就拉开副驾的门。
    她怕昌珩一走,自己还没来得及跑回学校,卫晋就又把她制住。
    她现在可算知道了,什么男神,喝了酒就是个醉鬼,只会用力气欺负人。
    他们家离学校不算远,不过是二十分钟的车程。游芝芝惊魂未定,又怕昌珩问什么,只好没话找话跟他套近乎。
    毕竟她昨晚可是有护驾之功,自觉在他这儿也算有面儿。
    “昌校,您身体怎么样了?”
    游芝芝刚说完也觉得不对味儿了,连忙改口:“您不发烧了吧?”
    昌珩没理她。
    游芝芝锲而不舍地表达着自己的关心,“您就是太爱工作了,身体累到了,免疫力就容易出问题。平时多……”
    察觉到昌珩扫过来的凌厉,她的声音渐渐没了底气,愈来愈小,“……休息放松就好了。”
    说完她也不再开口,也不怎么敢刷手机,专心侧头看风景。
    真特奶奶的煎熬。
    她下次再上昌珩的车就自剁双脚!
    在电梯里一前一后站好,昌珩好似突然被破解了语言封印,对她道:“如果你下次要用这招,最好直接跑掉,别傻站在那儿给人当活靶子。”
    游芝芝有时候心大得厉害,差不多已经忘了刚才那一茬儿了,一时没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电梯已经到了。
    她正要致谢道别,忽然看见昌珩站住脚步,一本正经地道,“我的免疫力没有任何问题。”
    罕见地发起烧仅是因为他头天晚上抽空去打了场自由搏击,中场休息的时候被个新来的蠢货泼了桶冰水。
    这算什么?游芝芝不禁想起她常跟家长说的话——“平时较忙,有问题请集中反映在班级群,我会抽时间统一回复。”
    所以刚才昌珩的脑子在忙别的?
    她十分郑重地点点头,努力表示自己完全相信他有个健康的好身体。
    众所周知,人体在30岁以后会走下坡路,他都32了,一定很介意别人说他身体差吧?b


同类推荐: 悖论H( 续更)脱下老师的裤子(师生H)娇喘对象是同桌(h)钢铁森林吃肉之旅淫乳皇和竹马睡了以后(H)同桌你清醒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