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我家老醋坛子 分卷阅读22

分卷阅读22

    “谢谢你请我来听这场音乐会,真的非常震撼。我先打车回去了,你路上小心。”
    听到“打车”二字,昌珩神色一变。
    游芝芝心想:这下坏了。
    果然,昌珩再次向她提出学车邀请,“明天下午三点后我空着,你来练车?”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游芝芝刚才还是个文文静静的小淑女,现在仿佛突然被激活了一般,撕下淡然疏离的假面具,苦着脸道:“我对路考真的不抱希望了,暑假去找教练折腾吧。”
    昌珩见她鲜活的样子,忍不住抿唇浅笑:“你不笨。”
    我当然知道我不笨,我还很聪明,游芝芝心里悄悄白了他一眼,“只是少根开车的筋。”
    说话间,网约车师傅给她打电话。
    游芝芝接起,“师傅您好……我就在定位的这个地方啊……不是马路对面,就在银鹿湖音乐厅门口……啊?我不知道这是哪个门”,她问昌珩,“这是哪个门啊?”
    昌珩接过她的电话,自己为司机指路,把她带到适合搭乘的士的地方,“你似乎方向感不太好。”
    游芝芝不得不承认这是事实,她其实一点都不喜欢出门,就算逛商场,每次她都想从哪个门进去再从哪个门出来,没一次能成功的,这都成她的执念了。
    进了地铁站就感觉进了迷宫一样,不百度永远找不到最优出站口。
    她不说话代表默认,车到了后,昌珩为她拉开后座车门,她坐了进去,正要摆手,昌珩从另一侧坐了进来。
    游芝芝吃了一惊,昌珩十分自然地道:“我回学校拿个文件,正好一起回去。”
    这样也可以?这个理由也显得太蠢了吧?你开车岂不是更方便?
    游芝芝已经不愿意为他浪费心力了,修改完最终地址后,低头刷手机。
    本想看她家崽崽的最新团综,又怕昌珩再次看见,毕竟这人上身那么长,眼神稍微偏一点就能把她的动作尽收眼底。
    她只好点开墨墨,开始默背单词。
    这样显得她比较上进。
    “太浮,底子不扎实,风险太高。”不知怎么,游芝芝又想起这句话来。
    妈的,真恨不得跟他一起回学校,加班加它个天昏地暗,让他看看她游芝芝到底有多踏实。
    游芝芝想到这儿猛然发觉,她的相机还落在学校,她今晚还想把片子剪出来发掉的。
    没办法,经过她租住的地小区,她连忙告诉师傅:“不下去了,我也去学校。”
    师傅闻言“呵呵”笑了两声,“这么黏乎,你们俩刚在一起吧?”
    “没有。”
    “是。”
    两人同时开口。
    游芝芝呼吸一滞。
    余光里,昌珩皱着眉望她,她深深地低下头去。
    车内气氛诡异,司机师傅干笑了两声,也不说话了。
    下车后,两人在校门口站定。北门的保安室里亮着灯,明明才八点不到,值班的保安师傅却已经半仰在椅子上睡着了。
    游芝芝坏心眼儿地想,若是此刻他醒过来看见昌珩,一定会惊得从椅子上跳起来。
    不过昌珩平常应该都是走西门,北门的师傅应该不认识她。
    她真是心大啊,这种时候了还能想这些。
    游芝芝低头看脚尖。尖头鞋实在太成熟,她还是喜欢圆圆钝钝的鞋头,穿着也更舒服。
    她听见昌珩开口:“进去吧。”
    游芝芝跟着昌珩穿过初中部长长的历史走廊,往小学部走。
    校园到处灯影憧憧,晚风吹来各式各样的花草香,游芝芝深深地吸了一鼻子,听见昌珩问她:“我以为我们已经在交往了。”
    “嗯,这和我理解的不太一样。”游芝芝为了掩饰自己的紧张,习惯性撩了撩头发,她要违背佳佳姐的意志了,“我们……不太合适。”
    是根本就没有一miu miu合适的地方。云泥之分,天壤之别。
    昌珩停住脚步,游芝芝也不自由自主停了。
    “具体哪些地方?”
    游芝芝本想像面试答辩一样列出一二三,但脑子实在又混沌,只好说:“我们年龄差距太大了。”
    昌珩没想到会是这个答案,顿了顿,才道:“我其实也不算十分老。”
    确实不算老。
    游芝芝“嗯”了一声,没再说话。
    昌珩叹了口气,又沉默了会,才道:“回你办公室去吧。”
    游芝芝点点头,犹豫了一下才问:“那陆阿姨那边,是我说还是你说?”
    “我来说。”
    两人在喷泉前分道扬镳。
    游芝芝越走越快,脚步越来越轻盈,等到了办公室,迅速打开门,灯都没有开便靠在门板上大喘气。
    她捂着剧烈跳动的胸口,只觉得自己像是要浮在半空中。
    半响,她才平静下来,打开灯,坐在座位上发呆。


同类推荐: 悖论H( 续更)脱下老师的裤子(师生H)娇喘对象是同桌(h)钢铁森林吃肉之旅淫乳皇和竹马睡了以后(H)同桌你清醒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