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杯酒荣华一期花 分卷阅读38

分卷阅读38

    看走眼,原来这个居然就是天下四人斩之一的魂之悼者。”竹夜清雅兴致勃勃的想:虽然早听说此人一副华丽行头,拿着把折扇到处招摇,打扮的堪比王公贵族,没想到真人的气势比传言更甚。
    在双方一触即发的时候,同时响起两个声音。
    “拿下!”信雅卿懒洋洋的提高了声音。
    “慢着!”魂之悼者居然也是不慌不忙的道。
    信雅卿带着一抹玩味笑意的打量着他,悠悠然道:“你有胆子接全灭影之里的任务,凭什么这个时候说‘慢着’?”他说到‘慢着’的时候,学人家那副柔雅傲慢的腔调居然学的有模有样的,使本来杀气腾腾的众人都在心里笑得打跌。
    “因为我现在打算放弃了啊。”魂之悼者保持着悠然的微笑,从怀中掏出一张委任状和一个钱袋,扔在了空地上:“所以,我是否可以走了?”
    没想到这个人斩会这么干脆,该说他狡猾还是识时务呢?不过杀手并非死士,看到情况不利全身而退才是最主要的,凭这一点,信雅卿就肯定自己这些徒弟武艺上或许能够与之相比,但是某些方面还差了很多。
    “这可是自砸招牌的行为哦。”信雅卿提醒他。
    “命都没了还谈什么招牌。”这人不屑一顾的道。
    “有趣。”信雅卿起身,笑容满面的向这边走来。看到他没有一丝杀气的笑容,这人总算松了口气,看来不会有事情了。
    正当他松了口气准备互相客套两句就走人的时候,听到了信雅卿含笑吟吟的重复了一遍刚才的命令:“拿下。”
    惊愕中的魂之悼者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已被水牙的忍术‘河咒缚’给拿了个结实,突如其来的变化使他忘记了挣扎,愣愣的看着一脸狐狸笑的信雅卿:“怎么回事?”
    信雅卿笑笑没有说话,不过旁坐的竹夜清雅明白,这个影之里道场从今又要多一位被软禁的人士了。
    第35章 幕十九:鸣动的春
    杯酒荣华一期花
    卷之二:名剑天下之章
    幕十九:鸣动的春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世故老道的年轻人。
    他成熟英俊,文武双全且家世高贵,并且还很会赚钱,无论跟人抢男人抢女人都没有输过,足见魅力之盛。他是真宫寺信雅,朝廷的大员,武林的至尊,暗杀界的大牌,雅士中的名流。什么人他没有见过?
    可是他看不懂这个人:外貌教养来看,他是俊秀的王孙贵族;从武艺来看,他是名列天下四人斩的绝顶高手,这样的人当然有品位,就如他前额垂下的那比较诡异的两缕金发般,他给人的的感觉整个就是裹在金色阳光里的。
    可是,这个人却绝不仅仅于此。
    “春天来了啊——”
    “是啊——”
    “初春的天气还是有点冷啊——”
    “没错——”
    就这样没营养的对话几乎每天都要来上一个时辰。信雅卿本来就有闲,而那个被他软禁的年轻男人却也不急不躁的附和着,就如清雅一样,他未必甘心被关在这里,但是每天被影之里的各位高手轮流过招一番,再好的体魄也会觉得床褥是如此亲切的。
    信雅卿决定正经一点,于是他问了‘魂之悼者’的名字。本以为他滑头的很,谁知这人却没一点神秘感的告诉了他:“北条狂介。”
    听到这个名字,不仅是信雅卿一时半会调整不过来表情,就连陪坐的各位子弟以及清雅,都愣在了当堂。
    世上居然有这样好笑的事情:某公卿先是来影之里拜托信雅卿杀掉一个叫做‘北条狂介’的无冕公卿,被信雅卿强硬拒绝后恼羞成怒的回去重金请人雪恨,暂且抛开人家两个徒弟不说,谁知他请来的另一位高手‘魂之悼者’就是自己千方百计想要杀掉的‘北条狂介’。天道不公,不公至此啊——!想必那买凶的人知道真相后,一定会吐血的。
    听说了这回事后,北条狂介很认真的想了想,然后笑着说:“既然近卫卿都可以是杀手头子,大藏卿又为何不能是天下人斩?”
    “北条殿,听说你是小田原北条家的分支,怎么会稀罕朝廷的官职?”众人都在暗自好笑的时候,还是信雅卿最先反应过来,问了这么一句。现在是战国乱世呵,朝廷根本没有实权也没有财力,那些劳什子官位说着好听,其实跟摆设没有两样,而北条家是这群雄割据时代中很强大的一家,这样的武家名门,压根就不鸟朝廷的。
    “很简单的,”北条狂介淡淡的道:“在十五年前,本家因为过于受民众尊敬,引起主家的猜忌,于是就被灭了门,当时我不足十岁,在牢里关了四五年安分守己,终被怜悯开释,但是勒令不许再踏入北条领半步。如此——而已。”
    “那么,练剑是为了报仇了?”信雅卿听说过一些这件事,他只是没有想到,狂介说起来的口气这样冷漠。
    “报仇?”狂介狐疑的看了他一眼,“找谁报仇?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以什么理由报仇?何况报仇这种事情啊——”他嗤笑道:“就算报了又能怎么样呢?难道死去的亲人族人就能够活回来?还是说,能比现在快乐呢?”
    信雅卿看着北条狂介坦然的神


同类推荐: 我有一座恐怖屋大禁婆冥王大人,晚上好恐怖女主播通灵大明星茅山鬼捕恐慌世界捉鬼龙王之极品强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