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杯酒荣华一期花 分卷阅读6

分卷阅读6

    章 幕之八:千草
    杯酒荣华一期花
    卷之一:时空逆流之章
    幕之八:千草
    “雅,你为什么不爱说话呢?我感觉你的性格不是表现出来的那么阴沉哦。”
    “大小姐,你放过我吧!我们才认识两天而已,大家眼中的名门闺秀怎么这么多废话。”
    “因为……不行,我先问你的,所以你要答我啊。”
    “……”
    “好嘛,顶多你说了之后我也说。”
    礼是每天都会穿不同纹样的漂亮和服来上课的学生,也是大家一致公认的校花,更是淑女的代名词。而雅……却是大家都很怕的人,虽然她也很漂亮,但是她从来不说话,也不笑,所以大家都不敢和她说话。而她,也从未主动与人交谈。
    但是,这样的礼却偏偏缠上了这样的雅,整天在这座冰山面前晃来晃去,唯有在她面前,才卸去了仙女般的假象,成为一个叽叽喳喳的俗人。
    雅拿这样的人尤其没辙,只好老实回答:“因为……没有可以说话的人啊……”
    得到这样不算回答的回答,礼文静漂亮的瞳蒙上了一层忧伤。“是这样啊……其实,我也一样呢……”
    “怎么会?礼的周围,总是有数不清的男生和女生围绕着,把你当成崇拜的偶像般效仿,你是……大家憧憬的人物呢……”
    真实的礼,只有忧伤的时候才特别温柔:“可是,那些都不是‘朋友’。所谓的朋友啊,就算为对方去死,也是心甘情愿的吧……”
    雅嘲笑的唇角再度扬起,“死这个字,还是不要随便说的好呢。”
    外表温柔文静,内心却异样惨烈的礼,与掩饰着血腥的本质,尽量与世无争的雅,在那一天,那一刻,突然感觉彼此的相似与不同。
    两人的手握在了一起,同时认真的说:“我们,要做一辈子的朋友。”
    一辈子啊……真的真的真的……
    很久啊……
    伊雅举起了刀,指在礼的前额上:“为什么,这个人偏偏是你?”
    李礼的牙关不停的颤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什么雅静寂寥的茶道达人,什么北区最好的剑道师范,在真正目睹了杀人者的快刀后,根本就丧失了任何反抗或逃跑的勇气。
    ——为什么,这个人偏偏是你?
    李礼很想说点什么,但是微微张开的嘴唇不停的颤抖着,根本没办法镇静。
    举起的屠刀,刽子手眼中痛苦的犹豫与挣扎一闪而过。
    “我……”看到伊雅流露出这样的杀气,李礼双手握住了刀刃,反而强行镇定下来,她居然笑了。
    双手都被刀划伤,血珠一滴一滴,连成细细的血线,滑落在地上。
    “我……早就知道你很痛苦,但……没想到是这样的……”李礼的手只是握着刀锋,却并没有阻止的意思:“动手前,可要想清楚啊……李礼,死不足惜……只是你……千万不要哭……”
    “一个人,很寂寞的,不过不要哭……”
    李礼微笑的闭上了眼。
    人心,很冰冷。
    世界,很冰冷。
    伊雅的体温,和镜子一样冰冷。
    但是即使这样,她也知道,李礼是不同的。
    杀了李礼,她就跟杀了自己没有分别了。
    没有李礼,也不会有伊雅。
    或者说,因为没有李礼,伊雅只是个名叫‘伊雅’的凶器。
    伊雅也闭上了眼,用力刺了下去。
    ——为什么,这个人偏偏是你……
    第10章 幕之九:朽叶
    杯酒荣华一期花
    卷之一:时空逆流之章
    幕之九:朽叶
    伊雅醒来的时候,躺在天花板很高的房屋里。
    如果那个奇怪的建筑可以叫做天花板的话。
    伊雅面无表情的看着周围来来往往穿着奇怪的男男女女,按住发疼的额头。
    好像,记得是在暗巷里,不得已要下手杀害自己第一个大概也是最后一个的唯一好友时,一道闪电不偏不倚劈在了自己的刀上。
    常识来说,金属兵器应该是导电体并且自己会被雷劈死。
    果然坏事做的太多,老天爷是长眼的。
    怪就怪在,这道闪电劈到刀上后,并没有预想般的顺兵器导入体内,而是溅出五颜六色的火花。
    天空诡异的大亮,隐约耳边听到了什么人轻轻说的话:
    “成全你的心愿吧……不过,由于穿越现在太流行,所以从人工改为机械控制,因此,附加条件不可控制哦……”
    穿越,什么意思?
    如果礼在的话,她一定懂吧……
    伊雅昏昏沉沉的支撑起身,旁边一个穿着和礼差不多服饰但衣料明显不在一个档次的女孩看到她挣扎起来,惊喜之色溢于言表:“大家快来啊……清雅殿醒来了!谢天谢地殿下果然命不该绝啊……”
    恩?日语?
    伊雅狐疑的看了那女人一眼。的确,很像日本人,还好因为任务需要,她学了很多这个年纪本不用学的东西。原来,我因为闪电劈到而昏迷,被这家人救了啊……日商么?巷子一地的尸体都被他们


同类推荐: 我有一座恐怖屋大禁婆冥王大人,晚上好恐怖女主播通灵大明星茅山鬼捕恐慌世界捉鬼龙王之极品强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