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个性曾为人间失格[综] 分卷阅读72

分卷阅读72

    中岛敦!!!” 死柄木开始尖叫了。他的喊声几乎要掀翻整个屋顶。

    近来,对方的脾气变得越来越差劲了。他是一点就着的火药桶吗?

    男孩听见声音后迅速站了起来,他把珍宝重新放进了书架里,换了一本《安徒生童话》出来。

    他像过往一样打开了死柄木的房间门,然后又轻轻合上。

    少年正用那双红瞳看着他。

    这不就和孤儿院里一样了吗?男孩心中想。他的思想飘散在迷迷茫茫不知何人制造的雾气里,死柄木弔已经扯住了他的头发。对方似乎是把他当成了欧尔麦特——模样的沙包。

    他和那个欧尔麦特一点也不像好吗?

    死柄木只是自顾自地咒骂着:“欧尔麦特……死……去死啊!”

    真的要痛死了。

    他疼得眼泪汪汪。

    潜意识里的白虎安安静静地坐在他的身旁,他身上散发着无尽的温柔的光辉。

    半个小时以后,死柄木弔打累了。他像是力竭了一般坐在地上,边上的椅子在他的触碰之下已经化作了一片灰烬。

    男孩费力地抓过童话书,翻过了即将开始的,今天的新故事。

    《幽灵船》

    “……船长惊恐地发现,桅杆上面帮着一个失去了一条舌头的男人……”

    讨厌,虽然知道童话的原版大多数都是这样的,可他一点也不想念这么可怕的故事。

    他偷偷瞄了一眼死柄木,发现对方已经睡着了。

    呼——可以,休息一会儿了。

    男孩扯过毯子,把那个靠在床头的少年给遮了起来。

    好痛好痛好痛——此时的他又开始叫唤他的疼痛;他的心也在叫唤着他的悲惨。

    来回往复,循环到底。解不开的结,莫比乌斯环。

    死柄木在睡梦里的时候是最让男孩放松的。但是对方似乎天天被噩梦困扰,每一个梦里都有让他痛哭流涕的事情。

    “妈妈……”

    啊,是个缺爱的孩子呢。

    虽然他也没这么资格说啦。

    男孩拉了拉自己被扯得乱七八糟的头发,悄悄离开了这个房间。黑雾还在吧台后面慢吞吞地擦着本来就干净的不得了的杯子。

    他有些羞愧地移过了脑袋,这样一来,两个人的视线就不会对上了。

    男孩放轻脚步走在过道里,他想要去其它安静点的地方走走。

    过道不长,但是幽黑神秘,没有灯光来照明。

    男孩扒着墙壁,缓慢地向前走去。前方有几丝灯光从似乎是门的地方泄露了出来。

    门?

    通向哪里?

    渴望压倒了恐惧,可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渴望的东西是什么。

    狭窄的门被他打开了。

    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堵墙壁,墙壁前方摆着一块巨大的落地镜。镜子的石框边上篆刻着一些奇怪的符号;似乎是文字。

    男孩明明不认识那些文字,却能读出那些字眼的含义是什么。他似乎在哪里见到过这些字……从某本古老的书里。可他依稀记得那本书是空白的,没有一丝内容的,可那些奇妙的字眼像是直接深深地映刻在他的脑子里。

    带着悠久的,超越人类社会的历史。

    “——”

    他听见自己的嘴巴不自觉地念出那晦涩的文字,每一个音节都在嘴里千般回转。

    他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回忆之镜”

    充满了回忆的镜子。

    那泛黄的镜面似乎是因为他人的到来而兴奋得泛起了涟漪,一阵阵的水波向外波动。

    男孩恍惚了一会儿,再次睁眼,发现自己似乎来到了镜子里面。

    他就在镜子里面,随着黑暗,空气,孤独,一起度过那漫长的时光。

    某一天,那扇破旧的木门被人打开了。一道纤细的身影摇摇晃晃,像是喝了酒一般地走了进来。

    女性。身上穿着花点的深色和服。

    毫无意义她喝了酒,脸上带着醉醺醺的酡红。

    是太宰小姐。

    男孩忘记了自己在镜内,也忘记了对方只不过是一段回忆。他因为恐惧而向后走去。

    女人毫不迟疑地坐在了地上,她袖子里的那个酒瓶应声落地。

    男孩觉得女人像是在看她;但对方只不过是再看这面回忆之境。

    镜子里有什么呢?

    太宰小姐想要回忆的东西是什么呢?

    男孩身后出现了画面。他原以为自己会看到对方的家人,对方的朋友,对方的爱人,可是通通不是。这个年轻女人的回忆所展现在男孩眼前的,只不过是一个怪物。漆黑的,又或是五彩斑斓的。它(请容许使用这个词,男孩无法分辨那个物体到底是男是女,是否拥有性别)有着硕大的脑袋,可是脖子下面的身体却细小伶仃,像个竹竿。

    奇怪的巨婴。

    在男孩眼中,黑色的“巨婴


同类推荐: [我英]日在雄英淫乱家庭的跨年换妻派对(火影同人)火影之木叶的服装设计师救世[快穿]元尊木叶之壕杰忍传重生做军医洗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