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长阙书 分卷阅读25

分卷阅读25

    搭上她的肩膀,劝慰道:“没事了,我们回家。”

    朝廷的惩罚很快颁布,‘顾暮’被罚为军妓,于增援军队一起前往瀚北支援。

    自那日后,徐婶的糕点铺子不久也关闭了。顾暮每每走过西街的地方,总会在空荡荡地铺子前驻足。

    她望着铺子前沾了灰的招牌,只觉得自己的前十六年都似一场梦。

    杜思齐出征还没回来,宛莲便常在顾暮耳边念叨着自己的心上人,念着顾暮心烦的很没少冲她发货。叶惘之如愿进了新军,还被派了个不错的官职。

    听他说瀚北这仗很难打,圣上对朝堂之事似乎已是疲倦。新军成立了没几日,便也没有专门官员前来督查了。

    宛莲不知从哪儿打探了消息,说顾将军的尸骨被曾经退伍的士兵收敛,埋在了西山南边的土坡上。

    某日叶惘之去校场训练,顾暮买了纸钱独自往西山去。

    山路崎岖,她顺着山路走了许久,才找到宛莲所说的那个山坡。到了时辰,远远传来了明籁寺的钟声。

    顾暮弯下腰来,抬手擦拭着木板上的灰尘。木板上简单用锅灰写上了一个顾字,立在土堆里,就成了一座小小的坟。

    她取下腰间的峨眉刺,用刺尖在地上划出个小圈来,复又将纸钱点燃了放入圈内。黄纸焚烧,黑色的灰烬徘徊着向天上去。

    烟将顾暮的双眼熏得落下泪来,她轻转刺身,用尖锋斩下自己的发。复又抬起手,将手中的青丝置入火堆之中。

    火焰很快吞噬了发丝,顾暮一张张将手中的纸钱放入火中。她看着纸钱焚烧,缓缓合上了眼,泪水终于侵染了脸颊。

    等到纸钱全部焚尽,顾暮仍是站在坟前没有离去。天空上飘下些许白色,落上她的发顶。

    姑娘伸出手去,掌心上便落了一片雪花。

    原来已是入冬了...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卷写完了,我已经变得很佛系了。单机也很快乐呀,感谢每天看文的小可爱们!哈哈哈哈,我去奋斗了,么么哒。

    明天第二卷,自己给自己加油,冲鸭!

    ☆、双舟

    已然入夜,屋内却还透着光。

    欧阳尚卿冲一旁的侍女比了个手势,示意对方莫要出声,而后便缓着动作推开门。

    屋内点着烛灯,案前人正俯首作画,桌旁边还放着一些空白的稿纸。欧阳尚卿低着头揉了揉鼻子,掩着唇轻咳了声。

    案前人闻声抬起头,露出一张白净的脸来。这公子浅褐色的眸子尽显温柔,唇角含有几分笑意,恰好应了那句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他凝眸看清来者,神色便是一暖,扬唇道:“不知这么晚了,太子殿下为何事前来?”

    欧阳尚卿眉稍轻挑,也没理会那人的调侃。他走上前去,俯身看向桌案上摆着的卷轴。卷轴上应是画着一副山水行舟图,可这幅画显然是刚起笔不久,有些地方还留有空缺。

    欧阳尚卿凝眸细思一番,便在卷上空白处上轻点了点,起唇道:“皇兄,你看这处再添上一只行舟如何?”

    他口中的皇兄,便是刚被贬下太子之位的欧阳尚初。

    听弟弟如此说,欧阳尚初却是轻笑回道:“独舟便可表达意境,又何需要再添一只?”

    欧阳尚卿望着兄长含笑的眸子,也品出对方的话语中的调笑意味来。

    他不觉轻扯嘴角,颇显无奈地解释道:“兄长可莫要笑我。这几日闲来无事,我也得空学了丹青。你看这双舟并行于水上,岂不是更有情调?”

    说到这儿,他从欧阳尚初手中取过画笔,轻俯下身来。笔尖轻划在绢纸上,很快就绘成了一只小舟。

    双舟并行在曲水之中,果真多了分意思。

    欧阳尚初见此,不觉仔细观察卷轴来。墨迹还未干,单单几笔却是尽展画工,看来自家弟弟确实是花了心思。

    他复又将笔接过。笔尖在一旁的小碟中沾了些许青绿,为画上添了一片杨柳。

    待到画卷完成,欧阳尚初才露出满意的笑来。他将毛笔搭在笔搁上,轻笑道:“你还真长进了不少,想必定是费了杜丞相一番心思。”

    欧阳尚卿听出皇兄的赞赏,心里自是免不了有几分得意。他正欲将所带的礼物拿出,却又听那人说道:“先不谈画了。瀚北的战事可有进展?”

    他便轻轻抿唇,移开摆在腰间小袋上的手,老实答道:“战况吃紧,前途难测。”

    这八个字沉重无比,压低了欧阳尚初的眉头。他下意识的想再问些情况,但又觉得以自己现在的身份,已是不再适合询问军情。

    话语止于唇前,他覆在桌案上的手却是将画纸攥起。

    欧阳尚卿察觉到了兄长的顾虑,叹道:“兄长莫要多心。要是想问什么,直接开口便是。”

    听他这么说,欧阳尚初的神色稍微缓了些,轻声道:“不必了,我也只是忧心外患。尚卿,你可


同类推荐: 换种姿势撩男神斩朱砂(完结)儿媳高能[快穿]快穿之炮灰的逆袭快穿之婆婆熬成媳回到九零年[女穿男][女尊]甜牙齿[ABO]军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