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长阙书 分卷阅读14

分卷阅读14

    着,一会再给我。”

    叶惘之将刺接过别在腰间,蹲下身来莞尔道:“好。下去时记得小心点,千万别摔着了。”

    顾暮眨眼道:“放心好了,我在后巷等你。”

    李管家在院内来回踱步,饭菜都不知道热了多少次,少爷与顾姑娘还是没有回来。

    他不断朝门口张望着,终于盼来了敲门声。老管家来忙快步上前,为外面人打开府门。

    顾暮一只手拿着峨眉刺,另一只手拿着行囊被叶惘之拦着腰入了门。

    李管家看那姑娘眼睛红地同个兔子一样,头发衣服也是乱糟糟的。他不免心生同情,忙赶着步子走到二人面前,叹道:“少爷,西厢房已经备好了。”

    顾暮微微一怔,不觉抬头望向身边人。叶惘之见此,安抚地对她点点头,而后才回道:“我带她去吧。李叔,一会麻烦送些热水和姜茶来过来。”

    他复想起了顾暮手上的伤,又补充道:“再带些伤药来吧。。”

    李管家连声答应,便退去一边准备事宜。

    看着李管家离去的背影,叶惘之侧头对顾暮说道:“走吧,我带你回房间。”

    ☆、朝政

    房间内暖和的很,燃着的木兰香充斥着整间屋子。

    顾暮刚一落座,李管家就敲响了房门。

    侍女们端着将热水与伤药从屋外进来,将物件都摆放在桌子上。

    毕竟是第一次借住在别人府上,顾暮多少有些不好意思,忙站起身来道谢。

    等侍女们将东西全部布置好,她才长舒着气坐下,避着伤口将外袍脱下。

    叶惘之用毛巾沾了水,拉过顾暮的手放在自己膝上,小心为她擦拭伤口。毛巾刚碰到指甲上的裂痕,蜷起的手指就往回缩了缩。

    他见此,不觉皱起眉头,放轻了擦拭的力道,嘴上却是责备道:“往后做事可不许再如此莽撞。”

    顾暮知晓他是心疼自己,便点头应了。她看着叶惘之将毛巾放入水中洗净,又擦拭起自己的另一只手来,不禁问道:“路上你说要给我个惊喜,是什么?”

    叶惘之闻言望了顾暮一眼,稍稍莞尔,并未回答她的疑问。

    他将姑娘的伤口都擦拭干净,又上好了伤药,才从怀中掏出小布袋来递给面前人。

    顾暮凑上去瞧了瞧,问道:“里面是什么?”

    叶惘之从桌上端起姜茶,放在唇边吹凉了些,才说道:“徐婶叫我带给你的红糖。”

    顾暮闻言眸子顿时一亮,她满是兴奋地开口问道:“你见着徐婶了?她最近怎么样?身体还好吗?”

    叶惘之看她如此,不觉轻笑道:“都好。在临安居里你就念叨着玉脂膏,今日我替你买了些,这样可能当做惊喜?”

    顾暮连连点头:“当然算是惊喜。”

    身边人闻言,将姜茶放入顾暮手中,回道:“你先将这茶喝了,暖暖身子。糕点等之后再说。”

    顾暮手握茶杯,在抬眸时无意瞥见叶惘之潮湿地袖口。她心中微动,复又将茶杯放下,开口道:“姜茶的温度刚好,你也来喝些。”

    叶惘之本想拒绝,可见那人将茶杯朝自己推来,眼中满是关切。他便不好再拒绝,忙低头喝下一口,说道:“你先喝着,我替你拿玉脂膏来。”

    顾暮听他如此说,便将拿起碗一口饮尽。姜的辛辣一下子冲上鼻子,她不由得龇牙咧嘴道:“好了,喝完了...”

    叶惘之笑着刮了下眼前姑娘的鼻子,从一旁的行李中掏出个纸袋。

    他将袋子给展开,拿出几块糕点放在小碟子上。又将小碟推到顾暮面前,轻笑道:“尝尝吧,看看还是不是一直念叨的味道?”

    瓷碟子上的糕点外皮细腻,透过薄皮还可以望见里面的豆沙馅。每块糕上面都有一颗相思豆,小小的一粒点在白色的糯米表层上很是好看。

    顾暮伸手捏起一块,放在唇边咬了口。唇齿间尽是软糯香甜的味道,和记忆中无半分差别。

    姑娘缓缓低下头望向手中糕点的缺口,有细腻的豆沙馅从中溢出。她不觉轻轻眨眼,压下了眼底泛起的湿润,轻声道:“惘之...”

    公子闻言,便抬步走上前,略带疑惑地扬起眉来。

    顾暮伸出手环抱住身前人的腰,将脑袋埋在对方怀中,不说话了。

    叶惘之轻唤着姑娘的名字,却只听见怀中人浅浅的呼吸声,顾暮竟是靠着自己睡着了。

    他不觉垂眸轻笑,叹道:“傻丫头。”

    叶惘之小心翼翼地将沉入梦乡地顾暮抱回床上,轻着动作为她掩好被角。复又依着床头坐下,在烛光中望着心上的姑娘。

    他复弯下腰来,吻上姑娘的额头。烛光宛若是细小的明珠,悬在唇额之间,将二人包裹在微光之中。

    顾暮睡得不大安稳,偶尔还会呢喃几句。叶惘之凑近了听,才只听见她喃喃道:“娘亲…”

    鸟啼渐渐,日头初上。

    朝堂中百官肃然而


同类推荐: 换种姿势撩男神斩朱砂(完结)儿媳高能[快穿]快穿之炮灰的逆袭快穿之婆婆熬成媳回到九零年[女穿男][女尊]甜牙齿[ABO]军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