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我英]日在雄英 分卷阅读298

分卷阅读298

    孩子吗?”

    “不啊,长了‘哔’的不一定是男孩子。”

    爱日琴音:我的妹妹……这是肿么了???

    ————————————

    上了电梯,却被黑雾瞄准瞬间打包带走的死柄木弔:“放开我——不想死就放开——”

    黑雾:“嘿嘿,我就知道应该到电梯里头等着,死柄木会爬楼,我就从楼上跳下去!”

    番外·回到过去修罗场10  [我英]日在雄英(无间之花)|

    /7722975

    番外·回到过去修罗场10

    番外·回到过去修罗场10

    炮友纷飞的第二天,我成了这个世界上“最有魅力的人”——

    谁封的?呵呵,自称的。

    这真不是我恬不知耻,因为在这一天前我真的难以想象:安静走在路上都会被敌人拿着玫瑰花堵住——没错,对方是敌人,是一个浑身冒蓝火的大哥哥,长得倒是挺好看,就是脑子可能有问题……

    其实是敌人也无所谓,是什么都无所谓,不理会他不就行了吗?但关键是,当时,我新认识的炮……额不,朋友,轰焦冻,正好在徘徊在校门口,手里提着奶茶等我,突然看到敌人,他差点和那个敌人打起来!

    “荼毘?”轰焦冻的表情变得严肃。

    “啊……你啊,”被称为荼毘的人则是啧啧,湖绿色的眼睛一瞟,显得心情不是很好,“……既然你也回来了,那就……新仇旧恨一起算算吧……”

    “等等!”我阻止道,“不是——主要是你们想打架也不能在公共场合打,怎么也得找个阴暗的、没人的、也没摄像头的角落……”

    主要是遇到这种事我也很尴尬啊,那个手里还抱着一人高的巨大玫瑰花束,街上所有人都在扭着头看我们——那眼神,就像看到了活生生的狗血电视剧一样……

    闻言,那两个人都瞥了我一眼,荼毘拖长调子“嗯……”了一声,轰焦冻则是没出声——

    但两人看“负心人”的眼神,一模一样。

    该不会……他俩是兄弟?!!

    爱日惜力,你是魔鬼吗?你做的孽,我还?

    真真切切,我简直痛不欲生。

    荼毘,额,总感觉这是个假名,而且过于中二,不如先简称为他为“黑毛”。

    黑毛不高兴了,那张脸上很明显的露出了讥讽,“哎呀,”他说,语调轻飘飘的,嘲讽感十足,他看着轰焦冻,眉毛不屑地向上一挑,“就你?能行吗?能硬起来吗?”

    “……”轰焦冻没回答,转头看向我。

    “不要在外面找,男人都不是好东西,”他说的还挺认真,语气表情都是,“我们可以用道具。”

    我:“……”

    千言万语也无法诉说我的尴尬,真的。

    黑毛瞬间就怒了,“呵?”

    然后他也看向我,眼神彻底阴郁,“爱日惜力,给你三秒钟,过来,跟我走。”

    “她不会和你走的。”

    轰焦冻说,“她现在是我的。”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

    我抬腿往前走了好几步,打算和他俩理论理论——结果,黑毛嘴角一勾,可能是以为我要跟他走了?他伸手想拉我,我刚要冷笑,轰焦冻突然也一拉我的胳膊,想把我往他身后拽……黑毛就不乐意了——瞬间向前一迈!

    后来就发展成……我被轰焦冻和黑毛同时拉着胳膊抓着手,两人都抓的贼紧,甩胳膊都没用,谁也不放,只能三个人并排……

    说实话,我是懵的。

    但……反正他俩长得帅,夹心了也不吃亏?

    再然后,莫名其妙的,我们就真的找到了一个阴暗的、没人的、也没摄像头小角落……我和轰焦冻站在一边,看着荼毘用板材堵起出口,把玫瑰花往地上一扔。

    为什么突然发冷?

    手心被勾了一下。

    我回过头,发现轰焦冻嘴角上扬,眼睛弯弯眯起,拉扯开一个……分外鬼魅的笑容?

    ——等等,人设不对吧???

    “喂,换张脸,我看不顺眼,”黑毛说,他拉开自己的外套,干脆利落地脱下来,把赤裸的胳膊对着轰焦冻伸出去,手腕一翻,“换我的。”

    “咦~~你居然这么~~大方吗?”

    “轰焦冻”闻言吃吃笑,他转头看过来:“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渡我被身子哦~”

    然后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把小刀,在指间一转,握住,用刀间指了指荼毘。

    “要不要玩三人游戏啊?惜力酱,我的这个形态~好像,还能保持一天呢?”

    “来啊来啊,快来加入我们啊~”

    这可能是我打出生以来遇到的最强诱惑,对面,那个高一些、叫荼毘的黑发青年正在掀起自己的上衣,他低着头,湖绿色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盯着我。

    他原本是没有表情的,只是在胳膊撑着衣服卷过脑袋、遮住脸的那一刹那,他的表情变了——从领口中露出的尖尖下巴向下移动……唇畔带上了奇怪的笑意。

    “好像~很有趣。”

    他把脱下来的衣服拿在手里,手掌顺着腹部倒三角状的骨骼线条探进裤子——

    那一刻我还以为他要掏出他的…!吓了一跳结果却不是……并没有失望,真的。

    他用食指和中指撑了一下裤带,大拇指按在自己人鱼线侧的骨头上,极度收窄腰部活动了一下,然后似笑非笑地看过来:

    “是不是很想咬一口啊,恋骨病患者?”

    “惜力酱惜力酱~看我啊看我啊!他有的我也有哦~!”

    顶着轰焦冻外表的不明人士右手扶着脸,同时左手拉开自己的裤子,低下头好奇的往自己裤子里看,脸颊因为过度兴奋而带上了红潮,一


同类推荐: [我英]日在雄英淫乱家庭的跨年换妻派对(火影同人)火影之木叶的服装设计师救世[快穿]元尊木叶之壕杰忍传重生做军医洗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