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我英]日在雄英 分卷阅读274

分卷阅读274

    …黑暗壮我胆——用膝盖蹭了蹭他,同时扯开他的衣服把手伸了进去,速度极快地顺着他的背脊摸了一把,拽着裤腰连带内   裤一把扯下,于是那硬邦邦的东西瞬间弹跳出来,被我捉住了。

    刹那间,相泽消太喉咙里发出一声沉闷的低吼,被迅猛的电流击遍全身,快感从脚底冲向脑门,却惊恐而僵硬,就像野兽受伤,痛苦地睁大了眼,却压着喘息不想被发现。

    “你……”他还想劝阻,但只说了一个字就卡住了,血液下冲,身体被揉捏套弄——比自己用手…要好一百倍。

    伴随着套弄的动作渐渐激烈,相泽消太弓起了身子,跪在地上,到最后,更是身不由己地坐了起来,颤抖着拉开盖在他性   器上的那只手,坚定地射在了自己的手心里。

    ——可能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事了。

    当他几秒后回过神,发现裤子紧卡着档部,略长的卫衣把一切藏的严严实实,只露着一条隐隐约约的肉线,和关键部位…几乎是惊恐地,他眼睁睁看着它再度昂扬起来。

    “老师,”黑暗里,有人靠近,压低的声音贴着他意图遮挡的手臂,慢慢低下去,“您太性感了,让我咬一口吗?”

    对峙  [我英]日在雄英(无间之花)|

    /7698511

    对峙  [我英]日在雄英(无间之花)|

    152#咬一口

    ——————

    山田阳射快步走在地下车库里,他低头迈进车,一边系安全带一边扭动钥匙点火,余光一瞥,突然看到了车窗外的反光镜——于是这才发现自己还穿着英雄装,不适合进行任何…诸如跳舞之类的娱乐。

    “Shit.”他低声骂道,然后速度极快地探身拉开副驾驶的车抽屉,随意翻了翻,发现里面除了几条数据线和一包烟,什么也没有。

    于是他拉开车门,“彭!”地关上,又顺着来时的路一路往回走去。

    如果把时间倒回两个小时之前,他、根津、13号、横刀一斩、狙击、灵质、还有水泥司和欧尔麦特,八个人坐在一起,讨论了一会爱日惜力的教育问题,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以思想品德教育为主,自然科学知识教育为辅,最不重要的就是战斗相关。

    “信不信我生切了你?!”

    横刀一斩拒绝这个方案,他的暴躁都快具现化成怪兽了——但山田阳射却觉得,前者这份情绪的真实性还有待商榷。

    “是你自己说的她走歪了。”根津如此指出。

    它语气认真,像个回答老师问题的小学生:

    “我不认为爱日惜力需要被教导如何战斗,这对她来说是次要的。而从其他人的讲述中——没错,就是袴田桑,他们之前一同生活了一段时间——我也不觉得爱日惜力具有危害社会的可能,倒是有自毁倾向。”

    “她的价值观还未完全定型。”欧尔麦特说,这次他依旧是以八木俊典的形象出现的,因为经历过一天的变身活动后……他的伤口又裂开了,内脏尤为疼痛。而治愈女郎却偏偏被一通电话紧急召到了北海道。

    “自毁倾向……非常危险,”他双手握在一起撑着额头,眼神幽幽的盯着桌面,谁也看不到他的表情,所以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因为她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死的——不是,不要激动,我的意思不是我期待着她死,而只是陈述事实——

    我是说假如,如果一个人想死,却发现死亡对他而言不那么容易,也许就会期待着……被杀死。而杀人,对于任何人来说都需要勇气,很多人宁可自己被杀也不会选择杀人。所以就需要仇恨……”

    “哪有那么麻烦,想死?自杀啊。”灵质不以为然,“从楼上跳下去,吃瓶安眠药,躺在浴缸里放个血,死不了那是因为不想死,真要想死,怎么也死得了。”

    八木俊典停顿了一下,“没人想死,”他说,语气低沉,“只是活不下去了。”

    “他?”山田阳射问,“不是爱日惜力?”

    八木俊典“嗯”了声,“只是也许,猜的。”

    横刀一斩心中不屑,表面上却皱起眉。

    水泥司和13号从头到尾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什么意思。而狙击知道一些,却没发表评论——因为他对爱日惜力不了解。

    “但这么比喻也太夸张了,他俩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山田阳射反驳。

    “是的,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八木俊典点头,“所以我没说他们相同,只是类似。”

    “所以八木君已经有解决方法了是吗?”

    根津歪歪头,黑漆漆的眼睛一转。

    “说真的,我很不擅长人类情感这一块啊。”

    “是的,问题就在自毁,”八木俊典说,“其实最开始我也不清楚,但是听了横刀前辈的解释后,突然就明白了。她对她的母亲极其失望,那她就不需要母亲。她没有父亲,她就会期待一个理想中的父亲。她的姐姐即将死去,那么她就需要一个像她姐姐一样的替代品。而最容易成功……同时最容易带她去死的,也正是后两种人。”

    也就是这一刻,八木俊典抬头看了山田阳射一眼——他们互相盯着对方的眼睛和闪闪的金发,并在两秒后,像是达成了某种协议一般,同时撤开了视线。

    “居然这么复杂吗?”

    根津很快就顺起来了——怪不得他的好徒弟和爱日惜力才过了20多天就变得跟个疯子一样。因为某人要自毁,潜意识里希望自己被杀死,所以才会折腾出这么多破事。

    “的确很危险。”它咂咂嘴,“不过牡丹花


同类推荐: [我英]日在雄英淫乱家庭的跨年换妻派对(火影同人)火影之木叶的服装设计师救世[快穿]元尊木叶之壕杰忍传重生做军医洗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