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我英]日在雄英 分卷阅读272

分卷阅读272

    往前一晃,又后退了一步才稳住。一时间,崩溃之情溢于言表。

    于是乎,等山田阳射背了一屁股“帮忙寻觅食材”的外债、带着冰淇淋从遥远的厨房出来后……发现所有人都没走,都坐在餐桌边——还多了个正在扒香蕉的根津。但却唯独没了爱日惜力和相泽消太。

    “他俩呢?”他有点不舒服,但没表现出来,依旧语调很活泼地问。

    “学数学去了。”横刀一斩回答,用餐巾纸擦拭着眼镜,突兀地笑了下,又补充道,“两分钟前刚走,你可以去追——正好顺带给她补补英语。”

    “哦,那没必要。”山田阳射把盘子放下,然后巡视了一圈,感觉有点不太对劲,狙击脖子上怎么都是冷汗?

    根津扒好香蕉,然后从怀里变魔术般的掏出一沓资料:横刀一斩的入校申请,20页,三万字,包括一万八的“爱日惜力之优秀”,和一万二的“无人可教”。

    “来来来,各位分着看一下,”根津不紧不慌地说,“横刀,我真的误会你了,原来你真的是关爱学生、心系社会的好同志——所以什么时候给我也来本这样的彩虹屁?”

    “随时都可以。不过更重要的是爱日惜力现在有点走歪,”横刀一斩带上眼镜,露出为难的表情。对上根津,必须提高警惕。

    毕竟他不是为了暴露自己而来的。

    有嫌疑没关系,洗掉就行——就算洗不掉,也要把“为什么这么做”的理由找好。

    “爱日惜力的家庭情况比较复杂。她的母亲是个企业家,离异后没有再婚,姐姐重病住院。从我得到的资料来看,她从小就一个人居住,孤僻,顽固,缺乏畏惧心和同情心——更不妙的是——我觉得你们可能也都发现了:她总是在避开监控,随时都在观察周围的环境,主动开口讨论的话题全都是[xx的个性],而且,会下意识去盯他人存储个性的器官——那种评估的眼神,13刚刚体验过。

    别看她那么快就移开视线,估计在心里已经把13号活生生打死一百次了。”

    横刀一斩叹气,众吾大人真是料事如神,要是没有他……就爱日惜力这性格,估计一进雄英就被上面发现管控了——

    不听话?卡你姐姐。

    特效药,断!外国治愈者,不给签证,不让入境!总之,有的是“办法”。

    那群人才不会管什么“适得其反”,毕竟NO.1的欧尔麦特那么听指挥,跟块砖头似的,哪里需要哪里搬,一个电话到现场——就是这样才惯的某些人脑子进水、无法无天。

    “她要是真想干什么,”横刀一斩摊开手,这次的无奈很真实,“大家刚刚也都试过了,也就Eraser·Head个性特殊还能动弹。”

    “哦,我们还有欧尔麦特呢,”根津耸耸肩,很是不以为然,“你也太上纲上线了。爱日同学还是个孩子嘛,想找个对手很正常——谁年轻时还没想过毁灭世界啊?”

    横刀:“抱歉了,我就没有。”

    13号:“嗯,我也没有。”

    狙击:“没有。”

    山田:“谁会有这种想法?可怕!没想到!您居然是这样的校长!!!”

    众人纷纷投以谴责目光。

    根津:“咳,请当我什么都没说,是你们幻听了——等等,怎么开始谴责我了?不应该是爱日惜力吗???”

    横刀一斩山田阳射:“可她还是个孩子啊!”

    咬一口  [我英]日在雄英(无间之花)|

    /7696822

    咬一口  [我英]日在雄英(无间之花)|

    相泽消太的风衣扣子上刻着樱花。

    这是我从他怀里抬头时,突然发现的。

    所以等到他拉着我把我带出餐厅,一起走在向下的楼梯上时,我才对他说了这件事,并莫名感叹了句:“不像你的风格。”

    相泽消太果然一顿,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扣子,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样。

    “外套是山田挑的。”他看着我说,并没有避讳山田阳射的名字。但是紧接就松开了手指,放开了拉着我的手。

    我并没有太在意。

    刚刚的拉手并不含有旖旎的成分。或者说,起码在我看来,对于刚刚的相泽消太而言,他并不是拉着“喜欢的对象”,而是舍己为人舍生取义,一马当先地带走了即将爆炸的炸药包。

    这就又和我今天下午的心情重合了。我看向相泽消太的手,也许是这个动作提醒了他,他松开手的动作突然由慢变快了,看起来很果断,却反而有了些奇怪的暧昧。

    “看来他很喜欢这种素净风格。”我说。

    相泽消太停住脚步,“所以?”

    “所以你俩是关系很好的朋友。”

    我怀疑我是故意提起这个话题的,但这不是恶意,而是不想让相泽消太继续逃避——因为逃避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我和百也是。”我接着说,“她喜欢风格可爱的衣服,但觉得自己不适合,她总说自己太高了,又说家里人要求她大方得体,总之羞于去尝试自己喜欢的东西。就只能不停地劝我买,看我穿,然后自己去穿〖与个人风格相适应的〗成熟又稳重的衣服。”

    “然后?”相泽消太看着我问道。

    “然后?然后我就发现,我的确很喜欢她推荐的那些可爱风格的衣服。再就没有然后了。”我回答道。

    “但人和衣服不一样。”他沉默了一会。

    这算是正面回答了,但有点模棱两可。

    我忍不住皱起眉,每次都是这样,每当我觉得“我们之间已经没可能了”,准备和他say   go


同类推荐: [我英]日在雄英淫乱家庭的跨年换妻派对(火影同人)火影之木叶的服装设计师救世[快穿]元尊木叶之壕杰忍传重生做军医洗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