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我英]日在雄英 分卷阅读271

分卷阅读271

    子:10(谢谢你的敛息法)

    【落井下石组】

    横刀一斩:10—0↓(走着瞧吧,看看到底谁会输的更惨)

    治崎廻:—10(呵呵,想杀我?让你赔个血本无归)

    欧尔麦特:—10(再见)

    【仇杀黑名单】

    众吾唯我:—50

    轰炎司:—100

    挑衅  [我英]日在雄英(无间之花)|

    /7695022

    挑衅  [我英]日在雄英(无间之花)|

    因为LUNbsp; RUSH讨厌刷盘子,所以在学校用晚餐的人(主要是英雄科的老师们)必须自己刷碗,然后再自己把碗放进消毒柜里。

    “你们根本就不明白,老夫一个人供应几百人吃饭,那是乐趣。但事后刷几百个盘子?NO   THANKS.老夫是厨师,不是洗碗工。”

    明明年纪并不大,却自称老夫的LUNbsp; RUSH站在水池边,手里拎着把真·半米长的大刀,监工般的来回走动。

    “可那边不是有洗碗机吗?”

    等LUNbsp; RUSH走远后,我一边第三遍冲洗玻璃碗,一边压低声音偷偷问。

    山田阳射耸耸肩,他在洗那只装了蘑菇汤的碗,“那家伙只是在享受039;他人干活我聊天039;的乐趣——很幻灭吧?”

    怎么说呢?我侧头看了眼在水池边排排站乖乖洗碗的老师们,甚至角落里还有个空着的小凳子……那个高度,很适合根津。

    “是挺幻灭。”我承认,然后压低声音,“但也正常——不过,个性是[同时做一百人份的饭],他是怎么通过职业英雄评估的?”

    “他的个性是[一眼明白你喜欢什么味道],但我猜…考试的时候他是反着来的,比如用敌人最讨厌的气味进行攻击。”

    “你和他打过架?”我好奇。

    “没有,为什么要和他打架?”山田阳射关上水,“谁会和自己的味蕾过不去。对了,你想要点冰淇淋吗?他中午刚做了一桶……好像是香草味的——LUNbsp; RUSH!你现在有空吗?我去厨房拿冰淇淋了?”

    “什么——?!过分!那是我的冰淇淋!为什么我偷着做份冰淇淋都能被你发现!!”

    LUNbsp; RUSH提着刀,扭头拔腿就冲。

    “因为我时刻都在~关♂注你~”

    山田阳射一跳,蹦过LUNbsp; RUSH剁来的大刀——身为战斗型英雄却当众欺负厨师,他没一点不好意思。

    “E   ON,BOY~你来~抓我~啊~”

    ……是谁刚刚说的“别和味蕾过不去”。

    于是我现在原地,目送傻狗欢脱地上蹦下跳,吊着大刀,一路欢脱地奔向厨房。

    “麦克前辈的性格真好,不管在哪都能和人玩成一片。”13号突然说,语气是纯然的羡慕。然后他走过来将我面前的水龙头关上,又顺手把池边的盘子都收走了。

    “给我,我一起拿过去吧。”

    我盯着他的手指尖看了两秒——的确有点那种和弔哥、治崎廻一样的感觉,非要形容就是………破坏?粉碎?死亡?蕴涵着“无法对抗的力量”,只能避开、或者提前捏碎。

    “怎么样?”横刀一斩不知何时走了过来,推了推眼镜,隔着镜片上的溅水看向我。

    但他刚刚那句问话的对象却不是我。

    “——被她盯着?”横刀一斩接着说,动作亲昵的拍了拍13号的肩膀,“感受到了吗?”

    我感觉自己缺个顺手的麻袋。

    而13号只是好脾气的笑笑,“前辈,您的理论无需通过说服我来证明。”

    我看向横刀,“你又想证明什么?”

    “个性是不容挑衅的身体器官。”横刀一斩回答,依旧是他惯有的那种说教风格。“我们之前在讨论你的个性,确定教学方案。”

    “我感觉你一直在挑衅我。”

    这句话听着好像没什么问题。但我刚说完,气氛就突然一变,也不是杀气,而是说不清道不明的紧张。

    我盯着横刀一斩,而他的脸孔上,渐渐露出奇怪的笑容。

    “我在预备。”他说,动作随意地抄着口袋,破绽满身。“应该可以感觉到?毕竟隔得这么近。所以——这才叫039;挑衅039;。”

    脑海里,菱形的能量结晶动了动,轻轻碰在一起。预备?挑衅?

    10%——30%——50%——100%

    我向横刀一斩走去。其实对我来说,这样做根本没什么特殊的感觉,只能叫“让潜藏的力量换了个地方呆着”,有点类似于结账,把钱从钱包里取出来拿在了手上。

    但是这会儿,横刀一斩好像已经不会动了,只有眼珠在慢慢转动——不过他现在的表情很有趣,好像我们之间的距离不是五步远,而是隔着天涯和海角一样。

    “你好像很紧张。”

    我说,横刀一斩却好像没听见,他盯着我的眼睛看,镜片后的瞳孔放大又收缩——

    然而,我刚要飘起来想去跟他对个眼、挑衅挑衅……就被相泽消太一把提住了。

    于是我转头就顺势把脸贴在了相泽消太的脸上——他的眼睛变红了,鲜艳的像血。

    “行了,别闹了。”

    我脑子里突然冒出“老师喜欢坏孩子”。

    ——可不是么?乖乖听话时不理我,等我学会挑衅准备打架了,才主动过来和我说话。啊,现在甚至连蹭脸都不反抗了……

    归零。我pia叽挂在了相泽消太身上,神态虚弱的一埋头,四肢并用,树袋熊抱!

    “老师——我想学数学!”

    “……”相泽消太被坠地


同类推荐: [我英]日在雄英淫乱家庭的跨年换妻派对(火影同人)火影之木叶的服装设计师救世[快穿]元尊木叶之壕杰忍传重生做军医洗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