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我英]日在雄英 分卷阅读245

分卷阅读245

    [我英]日在雄英(无间之花)|

    /7661483

    地主婆,超富!

    凌晨五点的街道,只有十字路口的摄像头亮着红灯。行道树的叶子轻飘飘地晃落,掉在车轮边的空地上。

    波臧兄弟一前一后提着暴肌,把他像扔货物一样扔进横刀一斩的后备箱。我站在旁边看着,不发一言,只等他们转身走过来时才点了点头,率先拉开车门迈进车里。

    隔着贴着黑膜的车玻璃,我看到横刀一斩蹲在后备箱前兴趣满满地一抬手,切开暴肌静冈身上的束缚,然后又切取了他胳膊上的一小方块肌肉组织,打开手电筒,像观察宝石那样对着光看。

    这幕要是被人偷拍下来再挂到网上,估计横刀以后走在路上,都会被路人点着名对朋友说:看!是那个变态。

    收回目光,我拿起旁边的文件夹,里面只有三张A4纸,最开头的物品一栏是数字代号,跟在代号后面的一排排格子里,要么是一片空白,要么印着密密麻麻的数。

    完全看不懂,我随意翻了翻,放弃了。

    ——就应该把这几页纸给袴田维拍一份。

    “第一张死秽八斋会近三年的进货报表,后两张是他们上年的财务流水。”

    后排响起哗哗翻页声,天臧回头解释道。

    “他都买什么了?”我问,其实心里也知道,八成还是那几样见不得人的东西。

    “他们没买什么,”天臧回答。

    心想正好趁这个机会给爱日大人做个科普:

    “我们现在是日本地下世界的唯一货源。为了安全起见,作为批发价的第一手货我们只卖给常年合作的老伙伴。死秽八斋会还不够格,他们只能走零售价,或者拿二手货。”

    虽然什么都不懂,但我起码能看明白最后的合计:98.63万美元。不到11000万日元。

    于是我想起百从国外定的那个黄铜小吊灯,9万多美金,原本计划装进宿舍,后来因为住校被欧尔麦特黄了,又因为吊灯风格和她家原本的装修风格不符,只拆开看了一眼就扔进了楼底的仓库。

    “真惨。”

    “不惨,而是白手起家很艰难,惜力小姐。”

    天臧的回答很中肯。

    “作为国内的源头商,我们有史以来做出的最大让步是利润6:4。通常都是8:2,也会根据进货量微调,但变动幅度不会超过1%     。如此这般层层盘剥,最后分给小组织的利润极其微薄。”

    所以买家买到的东西也贵到离谱,我腹诽,脑子里转过抵押荼毘换来的那几台枪。

    “在翻修师掌权前,死秽八斋会的业务只有看场子收保护费和运输生意。”

    正在开车的地臧开口说:

    “他们有四辆带照大车,还向我们租赁了地理位置不错的活动场地,在黑’帮里算混的不错。翻修师的个人能力超强,再过几年应该能带着死秽八斋会挤进大型黑帮。反正据我所知,所有的黑’帮都邀请过他。”

    然而我的关注点却是:“向我们租地?”

    天臧一顿,突然恍然大悟:“对不起,我忘了您没有接受过相关教育,作为家臣,我们也是爱日家族的一份子…”

    “我是问租地。”我打断他。

    “租地……有什么问题吗?”天臧没明白。

    “就是字面意思,比如有哪些,和总面积。”

    “是这样的。在我国国内,绝大多数的平民窟、危楼聚集区、极度破烂却未拆迁的建筑群、有建筑却无人居住的荒地、鬼城,都是爱日家族的地产。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山林。

    复杂的建筑群是为了方便黑’道们进行保密活动,但偶尔也会租给普通人掩人耳目。简单来说就是【散养】:羊毛出在羊身上。”

    我……惊呆了。

    原来家里这么有钱吗?厉害,这还只是地而已,界限居然是“国内”?虽然可能都是些乱七八糟的荒破地……但这么听着真是……

    太富了,而且富的太直观了。

    “那……这地荒吗?”我情不自禁地转过头,看向窗外的平房。

    “我回头给您查查。”天臧回答,嘴角带了一丝微笑。

    所以,用钱让治崎迴低头……可行吗?

    我思索了一会,觉得有戏。

    毕竟我根本就没打算让治崎迴原谅我,更没打算治的他心服口服,只要能想个办法让他暂时忍耐一会,安静点,别自杀,也别闲的没事跑到雄英门口追杀我,这就可以了。

    ——众吾唯我,治崎廻。

    ——ALL.FOR.ONE,Overhaul。

    我心想,要么把这两个个性都到手,要么直接向众吾唯我低头。这两个选项,不管我选哪个,姐姐和冰姨都会好起来。

    但这有个前提条件:我必须想办法弄清楚治崎的『Overhaul』的具体内容。万一他的个性根本不能治好姐姐和冰姨?

    低头容易,反悔难。

    如果不接受,众吾只会设计圈套诈我,但如果我选择先低头、再反悔,他估计会把我露出来的所有【弱点】……都杀掉。

    这件事,必须慎重选择。

    我盯着虚空中的一点,把已知的所有条件都列在脑子里,又过了一遍。

    不确定因素很多,但的确看见了希望。

    ——赌了。

    “我看上治崎廻了,想让他开心点。”

    我说,然后晃了晃手里那两张纸。

    “但我不懂具体怎么操作,帮我列个表,把他想要的给他,头一次也不用太夸张,给点拒绝不了的甜头就行。”

    “……”手指在方向盘上敲了一下,地臧皱起眉:“请原谅属下多言,但是翻修师绝对不会因为您


同类推荐: [我英]日在雄英淫乱家庭的跨年换妻派对(火影同人)火影之木叶的服装设计师救世[快穿]元尊木叶之壕杰忍传重生做军医洗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