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我英]日在雄英 分卷阅读234

分卷阅读234

    起来——

    带着霉味的风迎面扑来,我伏低身体,双臂环上身下暖乎乎的虎躯,搂住抱紧——两秒后,忍不住把脸也埋了进去。

    强韧的肌肉在皮下伸展、收缩,脊柱灵活的像甩动的鞭子,心脏跳动的咚咚声中贯穿着哗哗的水声流动……

    呜呼,幸福。

    大老虎什么的——香,真香。

    ————————————————

    蔓延酒店的大火已被扑灭,然而加急赶来的医疗车只接到了暴肌,警方拉线统计伤亡人数——可惜大火掩盖了一切,伤亡人数……居然为0。他们在现场一遍又一遍地搜索,哪怕用紫外线照遍所有角落,也没找到任何一点血液反应。

    外界,暴肌静冈昏迷不醒,“小欧尔麦特”无影无踪,英雄与警方一无所获,现场的娱乐记者发挥想象,对着镜头尽情猜测——

    “一定去追纵火犯了”、“说不定是被敌人抓走了”、“其实她和敌人是一伙的”……

    喧闹的咖啡店门口停下一辆车,站在玻璃门内的侍者看了眼车牌号,拉开门侧的手闸,放下车位前的金属阻挡。

    银白的轿车缓缓开进车位,停稳,熄火,两侧的车门却始终紧闭着。

    车内光线昏暗。

    地臧正靠在后座上与手下通讯。

    “之前的司机找到了?”

    “确保死亡。”

    “再确认一遍暴肌位置。”

    “依旧被关押在警方的医疗车上。”

    监控器的分屏之一,棕褐色的老虎从地底冒出,长长的身影略过绿化带,一闪而过。

    天臧关上监控,“现在劫车太危险,半小时前,欧尔麦特在附近出现过。”

    地臧转头看向哥哥,“治崎和暴肌的危险程度太高……如果他俩突然醒过来,我们压制不住。”

    “你想杀掉他们。”天臧皱起眉。

    “我认为应该杀掉他们。”地臧点点头。

    “不行。惜力小姐说过她要和治崎交流。”

    天臧叠起腿,态度明确地否决道。

    “翻修师不会和她交流。”

    “没事,惜力小姐会操服他。”

    “……哥你居然会开玩笑……”

    “认真点,我没开玩笑。”

    认真你麻痹啊,地臧嘴角抽搐。

    “好吧,那接下来我们先确定欧尔麦特在不在,如果他不在附近,稍后我派人劫车。”

    “可以。”

    一千零一夜  [我英]日在雄英(无间之花)|

    /7648286

    一千零一夜  [我英]日在雄英(无间之花)| 一千零一夜

    129一千零一夜

    十分钟后,我被虎刺颠的七’晕八素、头昏脑涨,整个人奄奄一息……

    ——朋友,骑过没加护具的疯马吗?

    屁股被硬邦邦的骨头硌着,狂风呼呼吹头,这种上下颠倒、左右不分的感觉……呕。

    “…停一下。”

    我拽着虎毛勒了把虎刺的肚子,勉强运用起快宕机的大脑,随便找了个借口。

    “身上太黏了,让我去洗洗澡,很快的。”

    就这样,两分钟后我成功下虎,并支使着某虎去帮忙买衣服买鞋,自己则随便找了个酒店开了个房,然后一头扎进了浴缸。

    浪,太浪,最近真的太浪。

    从此干脆绰号“爱日真太郎”。

    浴缸外头有个液晶屏,泡在水里闲着也是无聊,我摸过遥控打开电视……啧,居然是刚刚的事件回放?——我换台——还是?——再换台——怎么还是?

    一连换了八个台都是“美少女拳打脚踢肌肉男”,我盯着电视上那张喷满红色马赛克的脸……强忍了两秒,缓缓吐出一口气。

    这情况不对啊,声势搞的也太大了,我又不是欧尔麦特——等等!欧尔麦特!

    我突然想起之前在楼道里,暴肌静冈和小姐姐说他来晚了的原因是因为他“看到了欧尔麦特”。而欧尔麦特……他今天下午刚刚现身雄英,担任了A班的英雄实践课老师,这个消息肯定已经传出去了。

    我,“小欧尔麦特”,今年考上雄英。

    欧尔麦特,今年突然担任了雄英的老师。

    欧尔麦特刚刚现身商业圈。

    紧接着,我就在他附近抓捕了暴肌静冈。

    多完美的徒承师业,多感人的师徒情意!

    光是上课练还不够,放学再加课外实践。

    其实我早就该想到的……

    因为欧尔麦特的每次现身都会带来一大群记者。是,他本人是溜得很快,毕竟随便一蹦都五十多米,一会就跑没影了。但追着欧尔麦特到处跑的记者和粉丝,还被堵在路上。

    正好就是这伙人,围观了我殴打暴肌。

    欧尔麦特的死忠粉……行吧,利大于弊。

    果不其然,等我翻出手机、略过一大堆的未接电话与短信连上网时,舆论趋势已经一边倒地扑向了一边:

    暴力的反思:以牙还牙,惩恶扬善

    新的时代:血性,不再是男人的名词

    暴徒落网,最大功臣却成刑事罪犯

    我挨个点开,挑着重点看了看,内容么……基本和我想的那些差不多,名誉好坏都无所谓,但这件事所涉及的未成年人暴力、和无执照使用个性……很麻烦。

    麻烦事只会越来越多。

    我拨通横刀一斩的电话。

    “喂?跑哪了?找你都快找疯了!”

    横刀一斩接电话接的很快,语速更是快的像机关枪一样,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还活着吗?受伤了吗?情况怎么样?暴肌刚刚被人劫走了你知道吗?真特么巧了,警方还没来得及给他验伤,还有我这边已经给你找好律师了。你现在在哪?快点回来跟我走一趟程序,三小时就能结束。


同类推荐: [我英]日在雄英淫乱家庭的跨年换妻派对(火影同人)火影之木叶的服装设计师救世[快穿]元尊木叶之壕杰忍传重生做军医洗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