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我英]日在雄英 分卷阅读220

分卷阅读220

    有事。”

    这态度转变也太快了?

    山田阳射盯着自己盘子里的一堆虾壳,犹豫了半晌,又看向相泽消太,一连串动作表情丰富,不断示意,朝那堆甜虾挤眉弄眼。

    相泽消太被山田阳射催促的表情搞的一阵心烦,他真的是服了,他觉得自己没当场撂筷子走人的唯一原因,就是怕对面两人趁他走了,正好没人管,然后一拍即合搞些其他的乱七八糟……

    比如在大庭广众之下真枪实弹的干起来……

    相泽消太把筷子捏的嘎吱响。

    他真的很想一拳揍向山田阳射的脸。

    他想起后者流传甚广的经典言论:

    “交什么流,脱下裤子就是炮’友。”

    “长得好看就行,要什么共同语言。”

    “我去,上次那个,处的,啥也不会就知道躺着等,吓得我接了个电话就跑了,因为上上次正好碰上个和她类似的,一觉起来缠了我两个月……真是怕了怕了。”

    “啥,没有,我和香山当然没有,但就算有点啥也无所谓吧?裤子提上还是朋友。”

    裤子脱下是炮’友,裤子提上是朋友。

    他也是厉害,连人都能一物多用。

    相泽消太把刺身船整个拖到自己眼前,巨大的装饰叶刚好挡住山田阳射的脸。

    眼不见心不烦,他开始剥虾,剥完后也没心情吃,只往船上一放,没几分钟,就整整齐齐地摆了一排。

    相泽消太擦擦手,把刺身船推回原位——

    山田阳射你……居然还有脸先抢?!!

    相泽消太瞬间笑的阴沉,他手指一弹,火红的虾头滴着黄汁“刷刷刷”飞过去一串,山田阳射顿时大惊失色——而等他手忙脚乱地躲完,刺身船已经空了……

    爱日惜力腮帮子一动一动,鼓的像只仓鼠,神情得意,正努力咀嚼,努力向下咽。

    “你好歹也给我留一个!”

    “唔(我)唔(的)。”

    山田阳射擦擦手背,余光看着身侧的爱日惜力表情皮卡皮卡闪着光,而正对面的相泽消太,脸上一闪而过一丝微笑。然后他突然看向他,微笑转化成瞪视,眼神特别冷酷——

    山田阳射顿时心塞:

    你打我你还有理了?简直无理取闹!

    一顿饭结束的飞快,接下来……爱日惜力无比坚决地拒绝了山田阳射三次“送你回去”的提议,成功让相泽消太的心情稍微好了点,也让山田阳射黑着脸蹲进了角落里,忿忿不平地画圈圈种蘑菇。

    “不让送?肯定有问题,不是家里有问题,就是一会还要去见什么人。”

    眼见人影转弯消失,山田阳射立马回头对相泽消太说,“我们要不要偷偷跟踪一下?你不是很擅长跟踪和突袭么。”

    相泽消太(ー_ー

    他武器一拽把山田阳射捆了个结实,顶着后者不敢置信的眼神把他提起来,毫不留情地挂上墙,然后武器也不要了,转身就走。

    山田阳射虫子附身,疯狂蠕动:

    “放我下来?别走!你要去哪?!”

    “跟踪和突袭。”

    只留下一句话,相泽消太瞬间消失了。

    山田阳射欲哭无泪,他用力挣扎,然而并不能立刻解开身上裹的死紧的拘束带。

    “我就说说而已你还真去!回来听到没有!要去也带——上——我——啊!!!”

    ————————————

    这顿饭吃的,真是令人头大。

    下方的山田阳射还在叽喳不停,我蹲在屋顶的烟囱旁边,时不时地挪动方向挡住自己,果然,相泽消太绕了圈就回去了——他抬头看了天,但却没注意近在咫尺的屋顶。

    我等着他们驱车离开才从屋顶跳下,推开门,再度回到店里,而这次,站在门口的远视眼小哥没问我有没有预约。

    脚步一转,在靠近门的位置,隔着草帘,隐约能看到烧伤成紫色的手臂,和影影绰绰、坐姿闲适的人影。

    我撩开帘子坐进去。

    话说某人也是厉害啊,给他定个饭而已,居然还能顺着送饭地址摸进店里,默不作声地坐在这里自娱自乐——要是我出门时走个神没看到,他是不是还要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白转一圈再回去?

    我把面前的茶水推开。

    荼毘转过头,语调慢悠悠:

    “才开学两天,就和老师们关系这么好了?”

    偌大的圆桌上只摆了盏水果拼盘,荼毘叫了很多酒,但他一瓶也没喝,只是很恶趣味地在桌上摆了一座摇摇欲坠的酒塔。

    “谁叫我格外优秀呢。”

    相当糟糕的开场白,我随口应付了一句,心想这管你什么事。

    荼毘笑了一下,“所以现在饭吃饱了,要不要出去玩?”

    我直觉他不怀好意,“你先说去哪。”

    荼毘晃出一张眼熟的卡,“去开房?”

    我的脑子里开始自动循环起老年人碎碎念版bgm:

    “……三天两夜,应有尽有,干净卫生,另有其他增值服务……”

    “滚蛋,不可能。”我立马拒绝。

    “好吧~开玩笑的。”

    荼毘也不生气,他随手把卡收起来。

    没答应啊…是因为明天还要上课?

    哦,对,学生晚上还有作业。

    荼毘转转眼,真是个好孩子啊,也是,毕竟是雄英……可惜马上就要被他带坏了。

    “那去看看我们的娱乐方式,怎样?”

    “具体点?”

    我有些意动,他们能玩什么,肯定是打架呗——特指那种不要命的生死搏斗。

    果然,荼毘说道:“打架,本质互殴,不过现场比较热血,眼光好的还能赚点小钱。”

    请说“暴力血腥”与“赌’博”,谢谢。

    但我还是有些意动,于是抬手扯了扯校服领子示意荼毘看过来,


同类推荐: [我英]日在雄英淫乱家庭的跨年换妻派对(火影同人)火影之木叶的服装设计师救世[快穿]元尊木叶之壕杰忍传重生做军医洗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