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我英]日在雄英 分卷阅读145

分卷阅读145

    顶,用力地抱紧我。

    “…超后悔…”

    我说,嘴唇压在他的胸膛上,品尝着他不断加速的心跳,不断加大力道,把他抱的死死的,“……特别想抱你,可就是抬不起胳膊,怎么也抱不到,喊你你也听不见,简直要后悔死了……”

    袴田维动了动,他没说话,只是伸手扣住我的后脑,让我抬起头,然后他低下头来,侧过脸,强制又极尽温柔地印下一个吻。

    搅动,吞咽,缠绵,交换呼吸。我们紧紧地缠绕在一起,直到脚心被冷风吹到发凉,才慢慢分开了一小段距离。

    “想睡觉了,”我小声地撒娇,看着袴田维那双被月光映的碧绿澄澈的眼眸,他看着我,我们靠的很近,只要眨眨眼,就会被对方眼睑上交错的睫毛戳到眼睛。

    “想抱着你睡。”

    袴田维感觉自己化的像一滩水,他低低地答应了个“好”,就仿佛身体上的酸痛完全不存在一样,稳稳地站了起来,

    他抱着我跨出茶室——   一处不过五平米,却装修格外精致之地,呈方形,地上铺着暗灰色的竹席。围着茶室方形的边界,设计者在墙顶和地面打了一排交错排列的出水孔,只要摁下遥控,茶室周围就会出现一道细密又朦胧的水幕,把它与其他,用淅沥沥的水声隔开。

    然而这样优雅又细致的的白噪声却是一种阻碍,因为我们此刻不需要沉静思考,更适合与电闪雷鸣、暴雨滂沱作伴。

    我亲吻着他的锁骨,慢慢舔舐掉他落下的汗滴,随着那种沾染了清冷的咸味,感到自己徐徐地沉了下去。

    既轻飘,又安定。

    我们互相为对方清洗,碰触着彼此颤抖的私密,亲吻,换了三次水,然后裹进同一张浴巾,把湿漉漉的身体擦干净。

    我有些困倦地窝进他的怀里,疲惫酸痛却极度舒适,一点也不想恢复体力去破坏这份难得的完美,然而就在这时,袴田维脚步顿了顿,我感到他的心跳停了一下,才从他的胸膛前抬起头,用余光捕捉到了桌面上刚刚熄灭的蓝光。

    “没什么。”

    他说,并没有去拿起手机,他把我的头按回去,抱着我继续不急不缓地往卧室走去。“睡觉吧。”

    然而遗憾的是,那种从小养成的对电子设备的敏感与戒备,让我在手机屏幕灭下去的一瞬间就看清了短信的内容。

    [父亲:收拾好了,出来,我在楼下]

    我们一起喝了些水,拥抱着躺进被子里。

    我最后亲了亲他,抱着他,听着自己的心跳渐渐平稳,头顶的呼吸开始变化,他轻轻地松开手,把我的胳膊,我的腿都轻轻挪开,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大门被关上的那瞬,我猛的睁开眼,把被子从身上扯开,直挺挺地坐起身来。

    就那么静了一会,我跳下床,开始收拾东西。很快就收拾好了。

    我拎着箱子在床边坐了会,站起来拉开窗户,却老是觉得好像忘了什么,回头看了看,想了好久,才想明白是被子没叠。

    我把箱子扔下了。

    “我就去听一下。”我对自己说。

    如果有万一呢?

    但我其实很清楚没有万一,这世上哪有那么多万一,都是鬼话,没有意义,是自己骗自己。

    路灯还没熄灭。

    只是稍微盘旋了一会,我就在两公里外的小公园找到了他们,袴田维和他的父亲并排着站在树下,他的父亲穿着墨色的风衣,微微花白的金发整齐的向后梳着,个子比他稍矮一些。从后面看,这两人的身姿是一模一样挺拔。

    听觉向下延伸,我坐在树干上,被树冠的阴影笼盖着,透过婆娑的树叶,去听他们在说什么。

    其实他们没说什么。

    袴田维一直没说话,他只是安静地听着,他的父亲也没指责他,只是用淡淡的语气把他的日程表列了一遍,列举了他的每一次迟到,缺席,和心不在焉。

    他们谁也没提我。

    那些甜言蜜语啊,那些保证啊,那些他说的他要和我在一


同类推荐: [我英]日在雄英淫乱家庭的跨年换妻派对(火影同人)火影之木叶的服装设计师救世[快穿]元尊木叶之壕杰忍传重生做军医洗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