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我英]日在雄英 分卷阅读121

分卷阅读121

    一样的别墅里,装修也全欧式,甚至还雇佣了带证的女仆和执事。

    说起执事,我突然抬头看向霍克斯,之前就觉得他的礼仪怪怪的,举止有点过于华丽,又总感觉仿佛在哪见过——原来是百家里那个从英国来的花哨执事!

    霍克斯咳嗽了一声,“怎么了?”

    为什么突然盯着他,连眼球都不转了?

    话说他今天穿的什么来着,额,好像是随手套了昨天的衣服?但是一直挂着应该没皱,肯定不会被看出来吧?

    我本想说没什么,但是转念一想,这种推测问问也没什么,“你家里有人在做管家,执事一类的工作?”

    霍克斯有点惊讶,狭长的眼眶里闪动着太阳的金色光泽,敛在背后的翅膀扇动了一下,他想了一会才回答道:“收养我的人的确是个管家,整天教我待人接物、种花修草、和保养银器。”

    “听起来你不喜欢。”我说。

    “非常厌恶。”他笑了一下,“完全隶属他人,被困在宅邸里,没自由,也不能自己支配时间。相当糟糕。”

    我点点头,表示理解。

    “所以选择了当英雄是吗?”

    “……说实话,英雄这个职业其实可能和你想的不太一样。上学时我原本以为:英雄啊,就是见义勇为,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结果毕业才发现,英雄其实就是国家公务员兼明星的混合体,根本不存在自由。只要上班,不管有没有事,上面都要给你布置任务——哦,偶尔会有周末双休和假期,no.2~10,轮休——还得艹人设,注意公共形象。”

    霍克斯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他只是想吐槽,等他突然反应过来自己说的话不适合小孩子听时,已经把不该说的都说完了。

    霍克斯顿时尴尬,为了掩饰这点,他又端起茶喝了一口,从脑子里扒拉出品茶的礼仪,假装自己对冷透的茶水特别感兴趣。

    场面一时寂静。

    这时,手机闹钟响起。7:50了。

    我拿起笔记本,站起身,“总之,非常感谢你在百忙之中抽出这段时间,限定款在双肩包夹层里,这个包算额外谢礼,茶水钱已付过了。就不继续打扰了,再见。”

    等等,这就消失了?

    霍克斯不敢置信地眨眨眼,眼前空无一物。

    ……难道是嫌他太啰嗦不正义,还是觉得他破坏了她心目中的英雄形象???

    不是吧……???

    悲伤,逆流成河。

    绿德瓦大草原  [我英]日在雄英(无间之花)|

    /7611815

    绿德瓦大草原

    与轰焦冻约好后,我提前了几分钟到达公交车站。8~9点是上班族群聚的高峰期,这段时间的东京,交通情况实在是恐怖。

    我站在比较远的地方,地铁和公交前人头攒动,放眼望去,乌央央的全都是人。

    一波人成功上车,更大一波人还在车外头仰着头,车门贴着最后一人的鼻子尖勉强关上,左右两侧把他的眼镜都挤歪了。

    然而我并没见识到轰焦冻被挤的双手护胸喘不动气的画面,他很明智地选择了打车,其实我也是打车来的——所以,那我们为何还要约在公交车站见?

    轰焦冻穿了套红白蓝配色的休闲服,衣冠整齐,鞋帮雪白,身上没带多余配饰。

    他下车,扶着车门直起身,看到我后也没打招呼,直接就走过来了。

    等轰焦冻走近了,我闻一股淡淡的清香,是玫瑰味的洗衣液。

    “高峰太挤了,我们10点半以后再走?”

    我抬头看了轰焦冻一眼,正好看到他眨了眨眼。我这才突然注意到,轰焦冻不光头发红白分界明显,就连两眼的睫毛颜色都不同,左边的睫毛是浅淡的银白,右边则是接近黑色的红棕。

    我忍不住盯着轰焦冻又仔细看了看,发现他右边的睫毛更长,明显比左边更翘一些。

    ……不知道他头发的质感,摸起来是不是也有区别。

    尽管一直保持着安全距离,轰焦冻依然感到了些许不自在。他罕见地有点想往后撤,又对这种疑似示弱的行为有点犹豫。

    好在打量的目光很快就移开了。

    轰焦冻莫名其妙松了口气。

    我推测,轰焦冻白色那边的质感应该和冰姨差不多,柔软顺滑,而左边的红毛…看起来应该比右边略硬些?可能还会有点渣手?

    ……手痒,但是,忍了。

    “你有想去的地方吗?”

    一起合宿了三天,还是在同一个训练场地,然而直到单独相处时,我才发现自己对轰焦冻一无所知。

    “随便找个地方坐坐?”

    轰焦冻看了眼爱日惜力手里提着的电脑包,电脑是个人私密物品,所以他没开口说帮忙提。

    “行。”去哪都一样,我没意见。

    轰焦冻没说去哪,我也就没问,反正这边我也不熟,跟着他走就是了。

    一路安静,但不熟的两人都没觉得尴尬,也没人去刻意找话题。

    附近有家生意不错的奶茶店,也卖精致的糕点,轰焦冻对这家店印象深刻,因为平常都在学校写作业,回家会经过那家店时,他经常会看到班里的女生在里面坐着聊天,偶尔还会隔着玻璃挥手,和他打个招呼。

    次数一多,轰焦冻每次经过那家店都会下意识往里瞥一眼,隔着玻璃往里看看。所以,尽管他没进去点过东西——但他其实很熟悉那家店的当季新品,包括哪款点心最受欢迎。

    走在前面,轰焦冻撩开帘子却没有进去,他侧身低头看下来——莫名的,我被他“低头看”这个动作刺了一下,说起来,轰焦冻也就才15岁?他


同类推荐: [我英]日在雄英淫乱家庭的跨年换妻派对(火影同人)火影之木叶的服装设计师救世[快穿]元尊木叶之壕杰忍传重生做军医洗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