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我英]日在雄英 分卷阅读112

分卷阅读112

    次是真的没办法了,“我帮你,”他顿了顿,说道,“我帮你们,反正他也喜欢你,条件就是我们昨天……不管发生了什么,都要当做没发生过,刚刚那种话也不能再提。”

    我抬头看了看普雷森特的表情,这次是认真的。

    对我没坏处,于是我一口答应下来。

    “可以。”我说。“但是怎么帮我说的算,你不能私自行动,一切都要按我说的来。”

    不出声就代表默认,我吃掉最后一口玉子烧,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时间刚刚才过去十八分钟,相泽消太开着车,就算一路绿灯也到不了家。

    我起身走到窗口,点开地图开启导航,背后的普雷森特一直没出声,我知道他在犹豫什么——但是,既然他都亲手把自己的弱点送了出来了,我为什么不用呢?

    “昨天晚上的一切,我都会守口如瓶,”我加重语气保证道,“我听说Lunch·Rush开了个流动店,今晚,我要你把相泽约到那里去吃饭,然后你现在就把地址给我。”

    “……然后你到了我走?”

    山田阳射觉得自己喉咙发干。

    他突然产生了自己在把相泽消太往火坑里推的错觉,与此同时,他觉得自己好像也被无形的网缠住了,越是想挣脱就网的越紧。

    正所谓是“一步错,步步错”,想要维持一个谎言,就要用无数个谎言来填。

    “不,各吃各的,一切照常,剩下的你就别管了。”

    ——————————————————————

    摸着小猫薄薄的耳朵,我坐在窗台上,看着相泽消太在茶几上倒好水,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会,没说什么,就走进了卧室。

    他没关门。

    我听到床陷下去,被子掀起,翻身,舒服地喘了一口气,声音很性感——却只有半声。

    紧接着又是翻身,翻身……声音渐渐消失。

    依旧没脱衣服。

    连袜子也没脱,我真是服了。

    【相泽?他喜欢裸   睡】

    脑子里转过这句话,我决定,抽空一定要夜袭相泽消太见识一下。

    我把怀里的猫窝轻轻放下,飘进洗手间洗了把手,悄无声息地脱掉鞋,又脱掉丝袜,移动到卧室门口静静地听了几秒。

    呼吸频率,正常。

    ……这入睡速度,简直和我一样快。

    于是我露出头看了眼,看到相泽消太背对着门,侧躺在床上,睡姿,嗯,怎么说呢,很……优美规范。

    ——绝对是装睡。

    我无比确认这一点。

    轻飘飘地落在床的一头,我盯着假睡状态的某人,看着他没盖到被子的那部分胸膛缓缓起伏着,仿佛很有热度的样子。

    在这之前,我还真没见过有谁会在家里的主卧里摆一张单人床,明明空间那么大。

    我默默地掀起被子的一个角,在脑子里规划了一下,发现自己根本不可能不动声色地钻进去。于是我把手里的被角松开了。

    一不做二不休,我换了个姿势,很干脆地挨进了相泽消太怀里,然后就着被子抱住他,慢慢地,慢慢地,彻底落下重量。

    ——压死。

    稍微蹭了蹭,我闭上眼调整呼吸,进入装睡状态。

    头顶的呼吸每3.5秒循环一次,相泽消太心脏搏动的速度比我的要快一点,间隔很小,几乎交缠在一起,两股心跳同样的强劲、规则——这些都可以控制,我漫无边际地思考着,等待他放弃装睡。

    然而,相泽消太的耐性比我想的还要好,为了更自然,我甚至稍微动了两下——从轻抱变成熊抱,最后进化成了八爪章鱼抱——都到这个程度了,他也没动一下。

    难道真的睡着了?

    睡到被贴身八爪章鱼缠绕都没反应?

    我就不信了…反正我不困,我等。

    屋内非常安静,没开空调但是开着窗户,偶尔有风灌进来,不算热。

    能听到路边有鸣笛声,和阵阵蝉鸣。

    其实仔细想想,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追相泽消太——哦,是了,我记得是普雷森特先喊的【我帮你追他】,然后,我就高高兴兴地答应了。

    对啊,其实我本来没准备追相泽消太的,没错,我是挺喜欢他,但是真要考虑交往……仔细思考一下,我应该更喜欢弔哥那样乖乖听话的类型,而相泽消太这个人跟“乖”这个词完全搭不上边。

    关键是他还老拒绝,这样的高岭之花,平常看到调戏一把倒是挺有趣,但是真要认真追她……累惨了也不一定追的上。

    而且我好像也没那么多闲工夫追男人,我还欠A一个暴肌静冈,我还要锻炼,要防着横刀一斩阴我,要杀安德瓦,要和百一起建立联名事务所,要挣很多钱,要去各国交换做任务,寻找能够治愈姐姐和冰姨的治愈者——世界这么大,几十亿人里总会有那么个人,拥有能够治愈她们的个性。

    所以谈恋爱……就算花很多功夫成功把相泽消太追到手,满打满算,最多也就只能高中三年。

    我突然有点困,也许我真的喜欢被人抱着睡觉,起码…被人覆盖的感觉比被子要好。

    最好的是深海,绝对黑暗,绝对安静,绝对不会被打扰,一旦真的沉下去,就可以放下心睡到天荒地老。

    身下的人动了一下,从束缚中抽出了胳膊。

    胳膊被拿起,我平稳着呼吸,任由带着温度的胸膛慢慢离开。

    我等着相泽消太起床离开,旁边还有一个卧室,我猜他会去那边躺下继续睡,等他走了我也就该走了,晚上还约了百一起吃饭,吃完饭定动车票回家,明天上午去东京找霍克斯,下午回去看冰姨,大后天等横刀出来,换个地方又是新一轮的


同类推荐: [我英]日在雄英淫乱家庭的跨年换妻派对(火影同人)火影之木叶的服装设计师救世[快穿]元尊木叶之壕杰忍传重生做军医洗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