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我英]日在雄英 分卷阅读88

分卷阅读88

    体会到幼时被孤立、如处孤岛的那种感觉。

    认清现实是个很有趣的过程——泪虹光心想——他并没有伤心,他觉得这是做事不够谨慎、所应付出的代价,他不应该在家实验个性。

    “我没见过爱日洪。”我说。

    姥爷和爸爸对我来说都是陌生人,但我起码还见过爸爸几次。至于姥爷,姐姐只和我提过一点——【我们的妈妈和别人的妈妈不一样,是因为姥爷也是和妈妈一样的人,家庭观念代代相承,是刻在骨子里的东西,谁逃不过去】

    我不可能成为和妈妈一样的人,因为她没时间把自己的习惯传染给我。

    手握方向盘,横刀一斩很郁猝。

    爱日洪这家伙真是作的一手好死,管生不管养:亲女儿是欧尔麦特死忠粉——不知道;亲外孙女是众吾大人点名要的灯塔——也不知道。

    众吾大人没倒前,整天买凶除内奸。

    众吾大人倒下后,得了大病还脚不沾地,满世界找灯塔。

    最后大病,临死还惦记着任务,死不瞑目。结果目标灯塔是亲孙女,就在眼皮子底下散养着,野草一样自由疯长。

    难怪医生恨不得把爱日洪的遗体从太平洋捞出来挫骨扬灰,横刀一斩也想。

    “打过我算什么本事,我可是体能废柴的科研人员,有本事你去打欧尔麦特啊。”

    停下车,横刀一斩放下手刹,抱怨了一句。

    “打欧尔麦特?等哪天欧尔麦特当街行凶,且正好被我碰上再说。”

    说着,我打开门下车。“我喜欢安定社会。”

    “随你喜欢什么都行。”

    反正我现在已经不指望你听话了。

    横刀一斩心很累,众吾大人只叫他跟着爱日惜力,然而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看看他眼角的皱纹……啊呀,不好意思,居然没有皱纹,那就看看他眼中的红血丝吧——

    照了照后视镜,横刀一斩心情稍微好了点,红血丝也很少,几乎没有,这可真是太好了!

    泪虹光脑子拐过几道弯,摸清了爱日和横刀之间的关系,他一瞬间有点想笑,这是什么打法?死皮赖脸熬好感度?

    保持警惕,不要被表象蒙蔽。

    泪虹光跟着下车,他手里的牌太少,甚至根本不能算是个玩家,但这的确很有意思——被卷入和欧尔麦特相关、和这个世界最上层相关的阴谋。

    更有意思的,是他发现孤岛并非只他一座。

    “他们几个应该不知道?”他问。

    就算下车晚,导致一开始落后了几步——泪虹光低声笑了一下,同时步子迈的稍微大了些。果然,等他再抬头时,前方的人停下了脚步。

    “不知道,也没必要知道。”我回答。

    泪虹光笑笑,“那你不怕他说出去?”他用视线扫了下横刀一斩,示意,“——或者做点对他们不利的事?为什么要叫他们来参加这么危险的合宿。”

    “说出去就说出去。被花盆砸死也是死,反正大家都要当英雄,火灾海难枪林弹雨,谁能保证自己下一刻还活着?合宿能提升实力,没理由不叫他们。”

    横刀要是真打算对医院里的姐姐冰姨动手,我也没办法。

    她们需要专业的设备和药物进行治疗,远走高飞不现实,一直守着也不可能。

    更别说百和爆豪各有一堆亲属,都不用横刀亲自去,随便花点钱,从地下请个雇佣兵,按荼毘那个级别算——爆豪说不定能活,反正百肯定跑不掉,亲属就更别说了。

    怎么想都是A的错。

    他强他有理,打不过又想活,可不就只能憋着。忍耐,等待,熬死他。

    “小朋友们想多了。”

    横刀一斩耸耸肩,对这种程度的冒犯,或者说挑拨离间不以为意,“接受长者馈赠只有好处,我才懒得花这么大功夫杀人,我的时间很宝贵。”

    这种话能信?随便听听忘了吧。

    船上两小同时在内心翻了个白眼,不再搭话。

    渐渐的空中飘起雨滴,小岛渐近,我看到瘦了一大圈的百站在海滩前,豪迈地揭开领子,从胸口抽出一把红色的伞。

    最近这两天她一直在熟悉枪/械零件,两天瘦五斤,一天四顿饭都补不回来。

    于是我的注意力瞬间就被转移了:今晚做点什么宵夜?什么东西热量高,能更有效的补充脂肪?麻辣小龙虾再加一个十二寸的榴莲千层?

    “横刀一斩,我警告你最后一遍:不许抢百的宵夜。她送给你你也不能吃,我会告诉她你高血压犯了。”

    爱日惜力转眼就不见了,横刀一斩还没来得及回话,她就瞬间转移般出现在岸边,欢欢乐乐地钻进八百万的伞底。

    冰凉的雨滴落在脸上、镜片上,渐渐加大。横刀一斩摘下眼镜,突然涌起一股恶作剧的心,他一脚轰在油门上,船身陡然倾斜,溅起屏障般巨大的水花。

    泪虹光被淋了一身,瞬间湿透,但他依旧稳稳地坐在那,手扶着栏杆,脸上不见惊慌,也没有不满。

    “比你爷爷强多了。”

    横刀一斩随口赞叹了一句,也没管身后的人能不能听清。

    虽然他自己喜欢废话连篇,但他更喜欢和干脆利落的人交流。有啥说啥,说完就走,互相尊重互相理解——你看,众吾大人就从不嫌他说废话,从来都听他说听完再做评论。

    所谓树倒猢狲散,散掉都是看不清形势的傻子,没听过另一句话么——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离开能过的更好?做梦。

    浑浑噩噩,单纯为活着而活着最没意思。

    过去,他看谁都是笨蛋,和同龄人无法交流,得过很多奖,不论干什么都最快最好。

    遇见众吾那天,他在巷子里撸流浪狗,听到


同类推荐: [我英]日在雄英淫乱家庭的跨年换妻派对(火影同人)火影之木叶的服装设计师救世[快穿]元尊木叶之壕杰忍传重生做军医洗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