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我英]日在雄英 分卷阅读87

分卷阅读87

    机凑到耳边。

    “横刀说他刚刚把你发给我的短信删掉了,有什么事吗?”

    山田阳射疯狂地比口型打手势——上啊!冲啊!!Plus   Ultra!!!

    相泽消太嘴角抽了下。

    “没事。”他冷淡地说。

    恨铁不成钢,山田阳射一把夺过手机,一蹦三尺高,弹簧一样瞬间远离了相泽消太的攻击范围,“他快得相思病了啊,出来不到两个小时看了几十遍手机!”

    “你胡说什么?!!”

    相泽消太大惊失色,从腰间抽出武器,一抖就把五米开外S型跑的山田抓了正着,下一秒就把他的嘴捆了五层,封的严严实实。

    捆嘴能阻碍山田阳射发声?笑话!

    “唔唔——你在哪?我帮你把他打包送去!”

    “谢谢您的好意,我可以自提。”

    “唔啊啊!相泽放手啊!我下巴要掉了!”

    “对了,我们能加个好友吗?”

    “   PlusUltra7474841——额!”

    “你俩,够了!!!”

    变态穿传3代  [我英]日在雄英(无间之花)|

    /7611784

    变态穿传3代

    太阳深埋在滚滚的乌云中,森林里蝉鸣一片,空气很闷,好像要下雨了一样。

    普雷森特很快就通过了我的好友请求,然而我俩没工夫聊天,我关上手机,发现不过短短几分钟的功夫,天色就彻底黑了下来。

    “水呢?”

    越野车的后备箱大开着,里面整整齐齐的放着9个密码箱,十字纹黑皮,铝制外壳,并排着码在一起。我随便挑了一个掀开,全是不同型号的塑料袋,连着开了三个都没找到装水的箱子。

    “一箱喝完了?看情况……户外训练得暂停。我们先回去,找人去接那俩。”

    横刀一斩抬头看看天,对我说。

    “好的。”

    我点点头。暴雨天的山林很危险。

    阴影中有东西在移动,一个麋鹿头型的女性从黑暗中走出来,她的头顶有一对分叉无数、宛如树冠的巨大鹿角。

    横刀一斩对她点了点头,女子转身后掠,迈步的动作比真正的麋鹿还灵敏轻巧,悄无声息地越进幽静的密林,纤长的身影消失在黑暗深处。

    我发现横刀一斩爱好自然元素——从室内装修到手下形象,都离不开森林和动植物。

    ……森系混搭朋克,让人窒息的品味。

    “你还能动吗?”横刀一斩转头问泪虹光。

    “不能。”

    泪虹光回答道。他隐蔽在厚重的阴影里,正闭着眼休息,后腰顶着树干,上半身略微前倾,汗水沿着下巴一滴滴砸进敞开的领口。

    他的对面是一头瑟瑟发抖的熊,牵引人员用婴儿小臂粗的铁链拴着它,死死拽住,一针又一针的为它注射安定。

    血水湿润了泥土,空气里的血锈气浓重,配合着逐渐压下来的乌云和“呜呜”的风啸,现场仿佛刚发生了屠杀般鬼气森森。

    泪虹光直起身,眼睛睁一下闭一下,眼神涣散,仿佛下一刻就要原地晕倒。

    我走过去搭了把手,原本只打算扶他一把,没想到我刚一碰泪虹光的胳膊,他就很自然的身子一歪,把半个人的重量扔到了我的肩膀上。

    “不好意思,我没力气了,可能要麻烦你带我回去。”

    就算濒临昏迷,泪虹光依然不愠不火。

    “没事,不过能不能换下姿势?”

    我实在不习惯被人从背后贴近。

    “随意,麻烦你了。”

    泪虹光爽快地同意了被公主抱。

    “你就这么走了?也不管我?”

    收拾完东西抬头一看,横刀一斩顿时不干了,他无视艰难拖熊前进的手下,一个飞扑挂上树,两三下爬到树顶,手握成卷放在嘴边,“要走带我一起走——!我知道你带的动——!!”

    我瞬间加速——不想理他。

    “中午刚答应了八百万好好对我,一下午就反悔——?”横刀一斩恨不得化身为人猿泰山,“我要告诉她:要下雨了——爱日惜力居然把我扔在森林里不管……!!”

    我只好停下飞回去——也许是高学历加成?百对横刀相当尊敬……

    “都八十了还告状,你要点脸行吗?”

    “五十八虚岁谢谢。”

    厚脸皮是无敌技能。

    最后的结果是:开车回站点,走一段路再一起坐船。

    休息了一会,泪虹光的脸上恢复了一点血色,眼神逐渐清明。

    “你要是想去一线,就必须加强体能训练。”

    观察到他缓过来,横刀一斩随口道。

    “就算使用注射器,想在战斗中把眼泪注入敌人体内也是个难题,更别提操作个性还有体力限制。”

    泪虹光闻言笑了笑,没说话。

    “你和横刀认识?”

    我才发觉他俩熟稔的过了头。泪虹光根本没在个性分析课上提及他能“撕裂”,怎么就堂而皇之开始练习了。

    泪虹光回头看了我一眼,“我爷爷和横刀老师认识,他俩看着都很年轻,听说你姥爷也是。”

    泪远山太郎在得知合宿负责人是谁后,二话不说就把孙子卖了,而且卖的很彻底。

    泪虹光从不指望真心的关切——可能是受爷爷影响,父亲只会说些场面话,和听起来很有道理、做起来很难的哲学;母亲沉迷于旅游购物和贵妇间的下午茶;哥哥们成年后都住在外面,能不回家就不回家。

    ——然而亲缘淡薄不代表会互相伤害,泪虹光还真没想过自己会被家人出卖。

    被爷爷拿着录像询问时,他曾明确回复过爷爷,不愿让他人知道自己的个性。

    这件事更像一个教训,泪虹光再次


同类推荐: [我英]日在雄英淫乱家庭的跨年换妻派对(火影同人)火影之木叶的服装设计师救世[快穿]元尊木叶之壕杰忍传重生做军医洗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