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我英]日在雄英 分卷阅读65

分卷阅读65

    ,可我要是成了通缉犯,姐姐怎么办?之前光顾着生气了,竟然忘了这么重要的事。

    永远别把解决问题的期望寄托给他人。

    被愤怒所掌控、头脑发热、急于一时的复仇快意,这都是失败的前兆——道理我懂,但理论与实际有区别,怒气上头,很容易就走了反路。

    谢谢你能和我说这些。

    我彻底想明白了:只有谋定而后动,才能把损失降到最低。

    ……不客气。

    相泽消太觉得不太对劲——她居然能听进去——他狐疑地转头看了眼,爱日惜力正冷冰冰的看手机,犹如冰块上冒起的寒雾。

    她的睫毛长且黑,像对翅膀——这时,翅膀扑闪了一下,她抬眼看过来,冰雾融化,相泽消太惊了一瞬,不得已移开视线。

    好看吗?放下手机,我闲闲地问。

    没概念,不知道。相泽消太看着前座的椅背回答。

    我顿时就笑了,你怎么知道我问的是什么?

    风景吧。

    我正想继续逗他玩,却见手机界面一换,耳机里响起铃声,来电地址横滨,来源未知。

    脑子里瞬间转过很多东西,我起身,出去接个电话,一会回来。

    弔,还是……横刀一斩?

    ——————————————————

    众吾大人,这样,您能看到光吗?

    隐约。

    桌子上摆着未动的食物,众吾坐在椅子上,医生正在给他做每日例行的全身检查,情况相当糟糕,好不容易长起来一点的眼睛又恶化了——都不用想,医生敢肯定,众吾大人昨天一定又违背他的嘱咐,私下里看什么东西了。

    『红外线扫描』还有吗?

    众吾敲了敲扶手,问道。

    能用的就剩两个,医生说,这几年人手不够,监管不力,不少『种』抓到机会纷纷自尽了,两个新生儿都不到5岁,个性还不稳定。

    树倒猢狲散,众吾没有太意外,只是语气淡淡地吩咐道,下午带过来。

    当初就应该让博士把治愈女郎抓来。

    众吾大人的细胞活性太低了,『超再生』x3也就堪堪维持着基本生命,他的身体千疮百孔,已经完全失去了自我愈合的能力。

    这是废话,众吾没有回应,他就是杀了博士,博士也不会把修善寺治愈抓来给他。

    任由医生在他身上挂着仪器,众吾回想着昨天从雄英传回来的入学测验视频除了『高温』,爱日惜力居然还有其他个性——他在心里哼笑,这双眼废的可真值。

    这时,紧急联络电话突然响起。

    是博士。医生看了一眼,说道。

    众吾接起电话,横刀,他罕见地叫了博士的名字,语气里是被违逆的不悦,有事?

    哎呀,众吾大人果然生气了。

    横刀一斩有些无奈,他从冰箱里取出一听可乐,撕开环喝了一口,唔,没过期。

    正所谓狡兔三窟,这里是他备用的二号据点,条件差了点,但好在绝对安全。

    我暴|露了。横刀一斩直接说了重点,爱日惜力知道了你我和死柄木的关系,她刚刚和我摊牌了。

    然后呢?众吾问。

    爱日惜力为什么会知道——弔不可能说,但总会有迹象可寻,这也不算意外,或者可以说是惊喜了——『不把他人当傻子』一向是他的优良品格,可惜事实却是他总把其他人想的太聪明。

    脑子是个好东西,很多人都没有,都不如脑无,至少后者能打。

    她想与您对话。横刀一斩捏着可乐罐,她说方式时间地点都随您方便。这话实在没法改的更委婉,所以他干脆就直说了。

    众吾没有说话。

    横刀没有出声打扰众吾,秒针咔哒咔哒一圈一圈走过,几圈他也没数,终于听到那头的众吾说道,可以,你现在就去找她,找到后联络我。

    OK,正事说完,横刀也舒了一口气,那估计得等明天,她现在在东京,身边还跟着那个Eraser。我就说死柄木怎么那么生气,原来是被人绿了。

    啧,他和爱日才打了不到三十分钟,Eraser就坐不住了,那严厉的语气,他这问心无愧的都抖了一下。

    爱日惜力在考试中暴出的实力足够引起雄英方面的重视和保护。他们需要新一代的『和平的象征』。

    众吾对两性八卦不以为意,今天睡了明天照样捅死,美丽又鲜活的肉体如过江之鲫。

    至于安德瓦和更下面那几个NO,众吾直接忽略了,他们和欧尔麦特差太多——甚至还不如那个17岁的通行百万——   这群人全加起来,一起上也不如欧尔麦特的一拳威力大。

    个性是天生的。至于努力?有用,但是用处不大。

    说起个性……挂掉联络器,众吾抬起手,医生在他的腋下塞了两个球状物,然后又扎了一根管子在他的脑侧,液体输送进来,阵阵刺痛严重干扰了他的思考。

    爱日惜力的第三形态,那个力道……

    强行排除疼痛干扰,众吾思索着。

    她并没用全力,那个机器明显不够她发泄——如果她的个性是『力量』,那么她和欧尔麦特,不,和『one.for.all』相比,谁的力量更大?

    力量的比较不好说,但是她这胆子……想和他谈谈?倒是和他一样大——这里特指曾经的,年轻的他。

    众吾笑了一下。

    真的是好多年没有想起过小时候了,因为那段时光太久远——就算他记忆力不错,也很难常回忆起一百几十年前。

    他活的够久,要不是all.for.on


同类推荐: [我英]日在雄英淫乱家庭的跨年换妻派对(火影同人)火影之木叶的服装设计师救世[快穿]元尊木叶之壕杰忍传重生做军医洗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