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我英]日在雄英 分卷阅读53

分卷阅读53

    道,“私人原因,已经克服了。”

    根津抖了一下,人类的道德观——不管看多少次,都觉得真的真的太有趣了!!!

    “唔?让我猜猜看是怎么克服的,因为听到学生有难责任心爆发,准备迎难而上了么~”

    相泽消太擂了下心脏……

    “是的,你猜的没错哦——刚刚说让他当班主任什么的,都是为了激励你的『合理虚伪』啊!”

    今年的A班,简直麻烦到连我都要秃顶呢——所以,毛发还算浓密的相泽君,请加油啊。

    根津哈哈笑着挂断了电话。

    玩弄人类真的好快乐!

    哈哈哈哈哈!

    简直是它的生命之源!

    ————————————————————

    打车回酒店的路上我差点睡着,半睡半醒间,司机突然刹车一踩,解开安全带推门就跑,转眼钻进欢呼的人群消失不见。

    “欧尔麦特!!!欧尔麦特!!!!!”

    司机跑了,路也堵了,十六车并行的主干道被人一圈圈围的水泄不通,荧光棒加横幅,宛如天皇巨星在街演。

    ……连街边的摄像头都擅离职守,纷纷转向去追欧尔麦特的动态了。

    也是,就这路况,根本不可能有车超速。

    我打开车门,腾空离开声势浩大、激情澎湃的“吸欧现场”。

    我拿出手机查路线,突然间,一道影子擦身而过。我瞬间抬头,正对上前方欧尔麦特180度扭过来的脸,两丛兔耳朵一样的金毛一点也不萌的支棱着,标志性的两排大白牙在阳光下闪着白色十字星。

    于是,我就这么看着欧尔麦特刷——地一声远去,看着他因为扭头不看路,一步之差踩空楼顶,掉了下去。

    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打开一看,妈妈。果然,她就在现场。

    常年把望远镜挂在脖子上的爱日洋子瞬间发现了女儿,她激动的声音都变调了,惜力惜力!!快追过去!!!

    我把手机拿的远了点,哦了声,冲着与欧尔麦特掉下去的相反方向飞了一段,随意转了一圈,看到一个突然冒头的熟悉身影于是,飘过去顺手一拍他。

    欧尔麦特走了。

    八木俊典猛地回头:!!!!!

    那好吧——对了,惜力你还会飞?

    爱日洋子觉得奇怪,她的家族基因里应该没有与飞行相关的个性,难道是秉目那边的?

    我对八木挥挥手,算是打了个招呼,对啊。

    眼尖地突然看到了一个圈内同人大手,爱日洋子瞬间突破人群游了过去,那你去干自己的事吧,我去买个本。

    再见。

    挂掉电话,手机连续滑下推送,我随意看了两眼,《#欧尔麦特再度现身Y市》、《#路人实拍:欧尔麦特》、《X市暗中町特大杀人案案——》

    手指几乎是下意识地滑过这条信息,页面跳转,“……四号下午三点,暗中町周边区域遭到不明人士袭击,截至目前,共18人确认遇害,15人下落不明,八栋建筑损毁,嫌疑人为一黑兜帽男子……”

    四号下午三点。

    一缕长长的金发垂过来,淡淡的海风和柠檬,还有,我侧头,随着呼吸逸散开的血味。

    18人死亡,15人下落不明……?

    有那么一瞬间,八木俊典几乎要忘记隐藏身份,立刻就要摸出手机定机票——

    看完了?我问了句。

    啊,八木俊典脸色有些苍白,眸中火光跳跃,看完了,不好意思,我有点事需要先走。

    可以借你手机给根津校长打个电话吗?

    整个雄英我就认识两个人,而这个时间,相泽消太还在监考,很快结束,用我自己的手机打,他有可能不接未知来电。

    昨天那十几通来源未知的电话。

    第一通是中午两点,最后一通……昨晚开机时我瞄过一眼,两点五十一。

    凶手死柄木弔,个性:崩坏。

    这个结论几乎可以完美地合上一切线索。

    一种很奇特的冰凉感。

    可以,等下。

    八木俊典简单编辑了一条短息,『爱日惜力找你有事,有空吗』,点击发送。

    三秒后,根津回过了电话,你好,这里根津。

    您好,根津校长,我是爱日惜力。

    暗中町杀人案,我的朋友可能遭受了歹徒袭击,他孜身一人无父无母,我想问能不能通融通融,我想尽快赶到现场确认一下。

    请节哀。可以。

    独自前行  [我英]日在雄英(无间之花)|

    /7611440

    独自前行  [我英]日在雄英(无间之花)|

    柠檬色的阳光洒满卧室,屋内灌进蔷薇味的风。

    死柄木睁眼醒来,恍惚间,他看到床头坐着一片被光模糊了轮廓的幻影,母亲回头看过来,笑着对他说了些什么,伸出一只没有温度的手,贴上他睡得热烘烘的额头。

    在他完全睁开眼前的上一秒,幻影破碎了。

    一碰就碎。

    就像昨天下午,溃逃破碎的人群一样……

    多么振奋人心的场面啊……

    死柄木弔用手盖住脸,只露出一只眼,看着吊灯投在天花板上的阴影,他躺在床上,面容渐渐扭曲,神色癫狂。

    【首先要学会管理表情】

    【不要轻易泄露怒火和恨意,不要空口威胁,不要提醒对手,更不要解释自己的个性——未知与无限可能,这两样加起来,才能让人畏惧又尊重】

    不行啊老师……根本做不到……

    为什么——为什么——

    你醒了吗?死柄木。

    门外传来布料拧干水分


同类推荐: [我英]日在雄英淫乱家庭的跨年换妻派对(火影同人)火影之木叶的服装设计师救世[快穿]元尊木叶之壕杰忍传重生做军医洗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