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我英]日在雄英 分卷阅读36

分卷阅读36

    大的爆炸声吸引了全城机器,没人跟的上他的速度,贸然跟他抢只会被炸飞。

    黑烟滚滚,爆豪胜己一人占尽了A场所有1、2分。

    目前得分——70。

    他没有休息,打这么几个玩意远远达不到他的极限,掉头就向轰隆作响的街道跑去。

    3分机器巨大无比,并非所有人都能战胜,大部分人见到只能掉头就跑——就算如此,A场好歹还能打救援分,挽留几个个性不错的苗子。

    “释放0分机。”

    根津平静地按下按钮,没有必要再看,做出跨场抢分壮举的爱日惜力当然不会放过这七头彩蛋——虽然她误会了这七个机器的真正意义。

    这七个大家伙论【对敌】真的是0分。

    她的抢分行为绝对算不上【救援】——但是却成功阻止了其他人得到【救援分】。

    “飞这么快简直就像作弊。”

    “那个叶隐透、蛙吹梅雨、和切岛锐儿郎都不错,就是倒霉分到E考场遇到爱日惜力。连个救援分也没法给他们打,0分淘汰也太可惜了。”

    “这么下去,连B考场【对敌】得5分的也能进入排名了。”

    “申请启动二次考核程序。”

    “申请爱日惜力爆豪胜己免除第二次考核。”

    “附议。”

    “附议。”

    “附议。”

    都是成绩惹的祸  [我英]日在雄英(无间之花)|

    /7611308

    都是成绩惹的祸

    “……嗬……嗬……”

    ——213分。

    合着汗水的灰尘模糊了防风镜,我抬起胳膊蹭了蹭额头的汗,又看了眼表,还剩最后一分钟。

    A考场有爆豪,B考场有绿谷——前者不必多说。后者虽然看起来人畜无害,但既然能被欧尔麦特看上还安排了亲信专门督促他,必然也不简单——所以这两个考场几乎没必要去看。

    抽搐的胳膊渐渐放松平缓,我扒开缠在手上绞丝链。刚刚时间紧张没空想些杂七杂八,这时倒开始觉得手心黏糊,剧痒无比。

    我垂下手,细胞活化性增强,伤口交织愈合,嵌在肉里的石子和碎渣不断被新长出的肉丝顶出,合着血淅淅沥沥落地。

    不远方突然传来开裂声,我抬头,一只三十多米、比楼还高的庞然大物破开大楼,钢铁铸成的身躯在阳光下散发着幽青的暗光。

    狭窄的街道不足供它通行,0分机挥舞着巨大的机械手臂,开辟出一条道路,它的脑袋360°来回转动着,毫无目的地摧毁着目之所及的一切,每前进一步,大地都在震颤。

    “哈——!!”

    50倍——我大笑,身影原地消失,出现在它背后一拳洞穿,带着一身的电噼啪作响的破碎零件整个人透体而出——蹂身而上,一脚重重在机器表面踏出巨大的皲裂——100倍——每一块骨骼,每一条筋,每一块肌肉都在鼓动,迸发——皮带崩碎袖子断裂!!

    “哈哈哈哈哈!!!!!”

    无数股细小的力量,在极短的时间不断聚合,溪流归海汇集成一股充沛的力量。

    这股从未释放过的惊人的力量洪流势若奔雷,以摧枯拉朽之势沿着我的身体传递到高高鼓起的手臂。

    气浪翻滚,鸣声如同万条钢弦同时拨动。

    顺着这股力,无需压抑也不用思考,我顺势挥出蓬勃的一拳——

    刹那间,力量倾泄而出向0分机席卷而去,将后者瞬间压散,湮没成灰。

    还未痊愈的伤口再度崩开,这次我都懒得给它愈合了,烟雾顺着气流反冲而上,我升高避开,转头看去,另6只高大的沙包还在各自的考场轰隆隆到处乱走。

    坚硬结实,行动迟缓,砸坏也不用赔钱,想怎么打就怎么打……我瞬间做出决定,顺序:D—E—F—G—B—A。

    还剩一分钟。

    时不我待。

    ——————————————————

    从开场到现在,九分钟,切岛锐儿郎几乎跑遍了整个考场,到处都是被打了个对半的机械残骸,除了面色惶恐不断搜索的考生,一只“活的”机器也看不到,0分,始终是0分。

    不少人直接放弃了考试,他们或坐过站,交流了一下信息后就在路边盯着空气发呆,一言不发。

    全都是一个人干的,八成是之前那个脱离了人群的爱日,可是没人在考场内看到过她,她是怎么攻击的,何时攻击的,她现在在哪,没人知道。

    就算知道也没用,差距太大,还是放弃吧。

    蛙吹梅雨没有放弃,她灵活地跃动在楼顶四顾观察,从开始到现在,考场内一直保持着极度安静,除了跑动声,没有一点儿其他声音。

    就算个性是『蛙』,连续跳跃九分钟也是很累的。然而,再次瞟了眼跟着自己不断转动的摄像头,蛙吹梅雨知道,她的坚持还是有意义的。

    脚下墙壁突然震动。

    高楼破顶,相对于人类简直称得上巨无霸的机器转动着关节从藏身处起身,破碎的水泥从它军绿色的钢铁皮肤上块块滑落,发出尖锐刺耳的摩擦声。

    【0分机器,可以被击败,不要浪费时间】

    她本应该立刻跑开,她很清醒她打不过这个东西,但是——蛙吹梅雨一低头,她看到远方有几个人正拼命地跑过来,领头的男生红发竖起,他跑的飞快,仰头看着0分机器,面色狰狞。

    蛙吹梅雨抬手摸了下脸,热气未消的薄红晕开,沿着她的手指滑下。

    吧嗒吧嗒吧嗒——

    时间仿佛在放慢,那其实是极速的一瞬间,一连串的血滴越过蛙吹梅雨,落在楼顶的红瓦上、向地面成水滴状倾斜着坠落


同类推荐: [我英]日在雄英淫乱家庭的跨年换妻派对(火影同人)火影之木叶的服装设计师救世[快穿]元尊木叶之壕杰忍传重生做军医洗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