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ABO】合欢gl 045

045

    “所以,为什么我的衣服是脱着的状态。”秦合欢指了指自己的身上,勉强用着手掌遮挡住了重要的部分。

    “我怕你太热,所以帮你衣服脱了。”杀手白睁着眼睛说瞎话,还理所当然的将手中的衣服递给了秦合欢。

    秦合欢还是盯着她,却没有任何言语,默默的穿着衣服。黑暗之中,杀手白能看到秦合欢的身材,被黑夜的遮盖,美的如同维纳斯。

    她似乎一点都不在意被杀手白的注视,将那衣服稍微披上,弯下腰去捡其他掉落的衣物。

    “看不出小朱你平时生活这么放荡。”

    “啊?”

    杀手白有点不明白秦合欢的意思,仔细一看,地上散落的都是秦合欢的衣服。刚才因为太过激动,她甚至把秦合欢的衣服丢的老远。

    “不好意思,刚才忍不住就这么做了。”话语间,秦合欢已经捡起了地上的内裤,捡起的瞬间,杀手白的呼吸都停止。

    她能看到秦合欢那完美躯体所弯成的弧度,在月亮的微微照耀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秦合欢的动作极其自然,还能跟着杀手白继续开玩笑,“所以,你为何脸我的内裤都要脱。”她指着自己的性感内裤,笑的更加魅惑。

    杀手白好不容易淡化的情欲再度挑起,刚才那一次根本没有让她满足,但她不得不掩饰自己眼里的贪婪。

    想要把秦合欢的美丽刻在心中,当做一辈子的珍藏。

    然而,秦合欢已经走向了浴室,并没有追问更多的话。

    有那么一瞬间,杀手白甚至想要说出她对着秦合欢到底做了什么。可她不敢,她怕迎接她的是秦合欢的耳光。

    “小朱。”

    “小朱。”

    秦合欢的声音再度响起,杀手白这才回应做出了回应。

    “合欢姐,怎么了?”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差点咬掉舌头,她突然想起来,秦合欢最讨厌别人把她叫老。

    “你下次叫再叫我姐,等轮到给你做尸检的时候,我可能会下手狠点。”秦合欢的声音幽幽传递,可那句话足以让杀手白将她之前所说的话咽了回去。

    “合欢妹妹。”

    “我也不是你妹妹,你进来。”秦合欢的女王姿态还是不改,她的口吻依旧强硬,压根没有商量的余地。

    杀手白犹豫了一下,她总觉得这可能是秦合欢的陷阱,然而,即使是陷阱,作为小朱的她也要进来。

    浴室早已被水打湿,杀手白拨弄水雾,就见秦合欢站在那边,她抱着那件衬衫,用来遮盖自己的酮体。

    水珠顺着她的脖颈滑落,她抿动着唇,继续说道:“这水是冷的。”

    “哎,我看看。”杀手白顿了一下,想起了刚才自己的用水过度,立刻上前想要查看,谁知道手忙脚乱之间,莲蓬头开的最大,反而将杀手白打湿。

    杀手白却能感觉到温暖的热水,而现在,她已经变成了落汤鸡。

    “骗你的。”秦合欢笑,她笑的就像是恶作剧得逞的孩子。“不过,我不知道你这么想要跟我一起洗澡。”她挑逗着杀手白,杀手白自然不是傻子,看秦合欢如此的愚弄她,将那莲蓬头对准了秦合欢,两个人在水中一阵胡闹。

    “小朱,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至于吗?”秦合欢有些无奈,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的浑身上下已经湿透。

    “我这不是帮合欢姐……不,合欢你洗个澡吗?”杀手白呵呵一笑,她其实所做的只是报复。

    “跟小孩子一样。”秦合欢有些无奈,她当然明白杀手白的小孩子气。不过,没想到,杀手白会玩的这么上瘾。

    现在,就算她身上其实已经算是一丝不挂,浴室里面的其他衣服也遭殃了。

    “对不起。”杀手白又意识到了自己的过火,虽然对于杀人的欲望已经被其他的事情所掩盖,但杀手白还是无法控制住自己。

    她跟着秦合欢道歉,抬头却还是被所看到的风景弄的不知道应该看哪里。

    湿身的秦合欢更加的美丽,她双手抱着乳房,当水珠滑下的那一瞬间,更加性感。湿漉漉的头发披散着,她的表情显得十分无奈,却还是遮掩着自己的要害部位,那种神秘感,让杀手白更加产生了一种原始的冲动。

    她不得不后退一步,怕自己又不小心做错事情。

    然而,除去杀人的欲望,性欲是最难抵抗着。

    尤其是,秦合欢是个极品的尤物,当这身体被精心的保养,再加上之前性爱的滋润,那种吸引力更加致命。

    杀手白突然间很想哭,她没有想过有天还能看到这样子的秦合欢。

    双目恢复清亮的她,是杀手白觉得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怎么了,这幅表情看着我?”秦合欢笑了笑,她随意的勾上了杀手白的肩膀,朝着她靠近。

    杀手白没有动作,就像是手足无惜的小学生,能感觉到秦合欢的体温,能看到她脸上对着自己展露的笑颜。

    “没,没什么。”杀手白低下头,她兴庆秦合欢自己被睡奸的事情。

    应该是说,作为普通的女人,谁也不会想到,一个女人身上会有着性器。

    “真的?我怎么听说你们科的人总爱说我们法医科的人坏话。是不是你师傅跟着你说了点什么?怎么觉得你都没有认真的看过我。”

    “没,师傅什么都没有说。”

    “真的?”

    “嗯,不过我的同事们,各个都说着你……”说这句话的时候,杀手白正好抬头,看到了秦合欢的双眸。

    那双眼眸绽放着光亮,清晰的倒映着杀手白的人影。然而,杀手白想起了这张脸并不是她的,她现在是朱xx,而不是那个已经被枪决的杀手白。

    “她们说你很漂亮,都想想要你成为她的女朋友。”

    “嗯,就听到这么一点传闻?”

    “是的。”杀手白点头回应,却见到了秦合欢的表情怪怪的。

    “他们没有告诉你,我曾经跟着一个连环杀手同居了半年。”

    “这个没有。”杀手白一怔,虽然这种传闻时常听到。而被秦合欢拒绝的人,总会拿着这个借口说秦合欢。

    说秦合欢喜欢重口味的,而不喜欢普通人。

    当然,这种事情杀手白不可能会说出口,那些说这种话的男人,早已被杀手白用着各种手段驱逐去了其他区域。

    “真的?”

    “真的。”乳房贴得更近,滑腻的像是充分发醒的面团,当贴着胳膊的时候,那乳房就会随着胳膊的压力被挤压微微朝着两边扩散。

    杀手白不由得咽了一口口水,通过这个角度,她能看到秦合欢那坚挺的乳房上面红色的樱桃正在发起诱人的邀请。

    “合欢,如果……如果没事的话,我先出去了。”杀手白不敢继续待下去,她感觉那股热量会让她崩溃。她快忍耐不住了,而她,也根本不是一个会忍耐的人。

    秦合欢却当做不知道,她特地选了杀手白最为喜欢的方式。可似乎,她低估了杀手白的忍耐力,原本的杀手白,是自己撩动一下裙摆都忍不住会扑上来亲吻她的色胚。

    而现在,她的忍耐力却有一点点进步。

    秦合欢也不急,她开了太阳能,不用担心短时间内会感冒。而现在,则是她慢慢调教杀手白身体的最好时机。

    “没事,既然进来了,我们就好好洗洗。”她笑的更加灿烂,用着手指在杀手白已经湿掉上的衣服轻轻的摩擦。

    “别,不用。”杀手白的颤抖更加厉害,她感觉到兴奋,这种欲望让她变得更加难以控制。她开始哀求秦合欢,“合欢,真的不用,我原谅你的恶作剧。”

    挣扎之间,乳房在秦合欢的手被变换成各种形态,杀手白想要逃开,秦合欢却玩弄的更加起劲。

    “小朱,你还是很有料的,姐姐我帮你摸摸,可以变得更大。”秦合欢的笑容更加灿烂,因为杀手白挣扎的太过厉害,她干脆一只手直接牵制住了她的双手,另外一只手则将她绑起,毫无任何保留的玩弄着杀手白的乳房。

    以前无法看到摸到的,现在都摆在眼前。

    就算杀手白改变了容貌,可她的身材却没有任何的进行改变。比起天堂国人要更加白皙的肌肤,就如同陶瓷娃娃一般精致。

    秦合欢一直很好奇杀手白到底真实的模样长什么样子,可她怎么看,都发现在杀手白的脸上根本看不到任何的人皮面具。

    杀手白也趁着这个机会逃出了浴室,免得再度遭到秦合欢的毒手。

    她们围绕着床面打转,杀手白如同受惊吓的小猫,拼命的躲避着秦合欢。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躲,总觉得若是抓到,仿佛就会失去重要的东西。

    但只是几下子,秦合欢就停了下来,她想到了还在睡觉的新人法医。这一看,这新人的耳朵被警用的耳罩所挡住。

    而她的脸上,则盖着袜子。

    秦合欢继续一看,发现那个袜子有些眼熟,仿佛就是自己今天穿的那双。不管如何,杀手白这个行为都有些过分了。

    “她怎么样了?”

    “嗯,喝醉了,睡得很死。”杀手白停止了躲避的动作,然后也看向了新人法医,老实的交代了自己所做的事情。

    秦合欢也低下头,把自己的袜子捡了起来,然后转身从口袋里面拿出了安眠药,配合着水,又朝着新人法医的嘴里灌区。

    “哎?你这是?”

    “怕她睡不好,给她加的特别服务。”

    “可是你怎么会带着安眠药。”

    “从很久前,我就开始失眠了,所以总是随身带着。”秦合欢解释着自己为什么带着安眠药,又朝着浴室走去,显然想要再度洗一下。

    杀手白心中一疼,却也不敢多说点什么。

    在这几个月,她对于秦合欢的生活几乎是一无所知,克制着自己去想念秦合欢的全部。

    若是她看了第一眼,会忍不住看第二眼,到了最后,杀手白所为秦合欢做出的牺牲都白费了。

    听到水声再度想起,杀手白追问:“为什么会失眠呢,是因为尸体看多了吗?”

    “白痴,尸体看多了就会麻木,失眠当然是因为其他的原因。”浴室里想起了秦合欢的声音,她似乎逐渐变得清醒,说话的语调也正常起来。

    杀手白觉得秦合欢一定没有注意到她刚才所做的举动,还在为自己的睡奸沾沾自喜。她哪里知晓,在浴室后面的人,正对着她这幅蠢样子摇了摇头。

    秦合欢正在感慨,就算这般做了,这个木头似乎也看不懂自己的暗示。

    她赤着脚继续前进,忽而酒劲再度上涌,随着碰的一声,秦合欢在浴室里摔倒了。

    不用喊叫,外面的杀手白再度冲了进来。

    这一刻,她自然毫无保留的看着秦合欢的酮体。杀手白先是一愣,紧接着她连忙把秦合欢抱了起来,然后低着头查看她的受伤情况。

    还好,只是简单的擦伤,并没有伤筋动骨,但秦合欢却疼的倒吸一口凉气。

    “那我在外面等着你,你自己一个人小心点。”杀手白还是有点放心,哪怕这么说着,她的眼睛还是朝着秦合欢看着,怕自己一个不注意,秦合欢又在摔倒了。

    “没事的,这点问题根本没有什么。”明明说的这种话,秦合欢甚至连路都站不稳,这种状态让杀手白更加不放心的出去。

    “我只是有点晕,没事的,没事的,你出去吧。”秦合欢摸着太阳穴,感觉刚才感觉不到的酒劲再度上涌,她是真的觉得恶心。

    明明发誓着以后再也不喝酒,但看着杀手白跟着旁边的小姑娘聊的开心,让她没有注意,就不小心喝多了。

    “那个,反正我们都是女的,要不我看着你洗吧。要不我真的很担心你在浴缸里猝死。”

    “你这小姑娘怎么说话的,不过也是,我现在这状态,腿还有点不利索,要不干脆你帮我洗吧。”话一出口,秦合欢就觉得后悔了。

    就算以前瞎子时期会让着杀手白洗澡,那是因为她看不到东西,可现在不同,她所感觉到的不仅仅是体温,还会看到杀手白的表情。

    “我……不行。”即便是杀手白,也终究还是被逼的面红耳赤,心中更是复杂。

    “合欢姐,我说个话,你不要生气。”

    “问吧。”秦合欢决定不管眼前的白痴说点什么,她都绝对不会生气。

    “你……你是不是性饥渴。”话语的同时,一个不明物品朝着杀手白丢了过来。杀手白连忙用着手指一挡,结果打开一看,竟然是秦合欢的内裤。

    她已经被杀手白的言语逼急,却又无奈打不到她。

    “算了,当你童言无忌,你要是她,我早把你揍在地上。”秦合欢放弃了,她只希望杀手白抓着她的手可以松点,眼睛不要那么死死的盯着。

    她觉得十分害羞,甚至想起了之前她对着杀手白做过的那么多不要脸的事情。

    “她?”

    “是啊,她,我以前的恋人……不应该,说是炮友吧。”秦合欢想起了她跟着杀手白甚至没有真正的告白过,她们每次所发生的事情,只有理所当然的性爱。

    偶尔她主动,偶尔被动,她以为自己的人生之中堕落到只剩下性,没有想到,她还会因为杀手白有着重新看到了太阳的机会。

    杀手白的嘴唇蠕动着,最终还是什么也没有说,秦合欢能注意到她握了握拳头。

    若这个人不是那个白痴,秦合欢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有出生。

    可她不明白,这个对什么都不在乎的白痴为什么要跟着她疏远。

    是因为她老了吗?还是说,因为她找到了新的爱情。

    “合欢姐你以前的生活还真是丰富。”

    “去掉姐字行吗?我知道我已经三十出头了,四舍五入几年就又四十了。”秦合欢比出一根手指,她瞪着杀手白的时候也很美。

    杀手白被这冷笑话所逗笑,不过还是没有靠近。对于她现在来说,秦合欢就是一头会吃人的洪水猛兽。

    “你师傅真的没有瞎说我什么坏话,你怎么看到鬼一样,你有的,我也有。”秦合欢继续缓和,她的脸皮厚的连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不,真没有,师傅觉得你很好,又漂亮又能干。”

    “那你到是帮我洗澡啊!”

    “是,秦法医!”杀手白被吓,嘴里一哆嗦,就立刻冲了上去。

    不知道身体本能的对着秦合欢的命令无法抵抗,还是她身体先背叛了大脑的反应。

    秦合欢的嘴角勾起一抹微笑,不管是什么原因,今天晚上,她势必都会把杀手白这个白痴拿下!

    ————————————————————

    大家好啊,大家下章见。这几天xx上每天写一万字,所以脑力晚上到这边的时候就有点跟不上了,不过我会努力的多写点,搬家真的是把我的钱包掏的见底了。

    然而,我现在后路,一旦我没钱了,真的就是饿死街头那种。毕竟,我已经没有可以回去的家了。【卖萌的我。。。是不是有点惨了。】


同类推荐: 浓甜深渊赠我予白(全)轮奸之地铁色狼【ABO】合欢gl别来无恙林洛儿的被肏日子淫液香水系统(NP,H)一见男主就腿软(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