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ABO】合欢gl 024【H】

024【H】

    只是几秒,杀手白已经行动了,她深吸一口气,把秦合欢压在了窗户玻璃之上,她开始隔着睡衣抚摸着秦合欢的乳房。疼痛感瞬间占据了上峰,可杀手白却仿佛一点也没有注意到秦合欢的轻快,她揉捏着柔软丰满的乳房,在手中渐渐的变成各种形状。

    鲜红的睡衣刺激着杀手白本能的欲望,只是轻轻的拉扯了几下,那藏匿在睡衣之下的乳房就毫无意外的暴露,白皙的肌肤上留下了鲜红的痕迹,秦合欢瞬间就感觉到了空气之中的冰冷。

    “白痴,我的睡衣!”

    秦合欢哭笑不得,她很想知道到底杀手白这一个星期经历了什么,只不过自己是个来姨妈罢了,她却怎么搞得如同几百年禁欲一般。她开始伸手想要抚摸杀手白的脸颊,她想要知道这个人到底是什么表情。

    看不到的感觉让她第一次觉得这么讨厌,仿佛一切都被另外个人所掌握。

    “我会赔你的。”杀手白回应着,她低敛着头,开始用力的吸允着秦合欢的乳尖,温柔而湿润,只是现在的秦合欢完全无法进入状态,她一点也不喜欢这种被牵着鼻子走的感觉。

    她应该是掌握眼前的狗,而不是被这只野狗所愚弄。

    即使心里清楚的明白,可身体却还是那般的老实,乳尖开始渐渐的发硬,她能感觉到从乳尖传递来的丝丝快感。比起自己的揉捏,这种快感是双倍的。而且,仿佛是知道秦合欢无法看到这淫荡画面,她故意吸允的时候发出很大的声音。

    这对一个人盲人无疑来说是一种折磨,听到杀手白如此吸引自己乳房发出的啧啧水声,还有能感觉到那下流的舌头在自己身上的舔弄。

    “白痴,你真的属狗啊!不要这样子……嗯哈……哈……”她开始指责杀手白的下流,只是在话语之间,甜美的喘息声就开始不断的溢出。她想要反抗,想要将眼前的局势改变,身体却因为杀手白的爱抚有了感觉。

    她渴望着眼前的人可以拥抱自己,她不喜欢这种只是单纯的玩弄着她身体的感觉。

    于是,她也移动着自己的手,她也想要让杀手白感觉到快乐,但杀手白却先是动了,她的手探入秦合欢的裙底,忽而用力的将她的一条大腿抬起,下压身子,将那大腿抗在肩上,又很快将那内裤的边缘剥开,伸出两个手指试探着她的湿度。

    只是轻轻的触碰,就能感觉到那已经湿润的私处,还在不断的渗出蜜汁,而现在,因为杀手白手指的律动,私处猛地缩了一下,含住了进入的手指,只是在里面轻轻的搅拌,秦合欢就不自觉的痉挛起来,全部的感官都集中在了私处所在的位置。

    而现在,她就保持着这种高抬腿的姿势将自己的私处完全暴露,甚至能感觉到有什么液体正从私处的所在位置换换流动。手指抽插的水声也在不停地放大,要命的是,眼前的杀手白竟然还用手指在她的身体里面抽插旋绕,刻意的上下摩擦。

    “白痴,不要不说话!你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哪里学的!”秦合欢感觉到了杀手白的沉默,从刚才开始,杀手白所展现的性技巧已经不是她这种白痴所能回的。

    杀手白还在气头上,可听到秦合欢问这些东西怎么学的,还是老实说道:“我找了两个小姐,让她们在我面前做爱。”

    她说的如此诚恳,秦合欢上手的自然就是一个巴掌,她感觉眼前的杀手白简直有病,“你竟然去找小姐!这些东西跟我尝试不就行了!”即便知道杀手白的那些钱都是肮脏的,可一想到杀手白竟然用钱去找小姐,秦合欢的心中就燃起了一把无名之火。

    她不知道是到底是气杀手白乱花钱,还是气她竟然去找小姐。

    可惜的是,这次杀手白早有防备,她立刻将手指从湿润的私处之中抽出,然后又用力的插进入,在秦合欢的私处之中搅拌。强烈的快感让秦合欢这一巴掌打偏了,她反而无力的仰着头发出呻吟声。

    玻璃的冰冷感让她又觉得清醒,秦合欢清楚的记得这块玻璃所在的位置可以被路过的人群轻而易举的看到。也就是说,很有可能秦合欢这幅痴呆会被人所看到。

    就算是喜欢各种狗血剧情的秦合欢,也不由得因为想到这个事情而头皮发麻,可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恐惧着那种被人所看到的事情,她却又觉得性欲高涨。秦合欢无法理解自己这种矛盾的思想,眼前的杀手白却更加快速的有了动作。

    略微侧身,将那性器一点点的湿润的私处之中,本来还存在的空虚感立刻被性器添补的满满的,她迅速的贴近秦合欢,那种性器结合运动所产生的快感就变得更加强烈。杀手白舔弄着秦合欢的后劲,双手也不往继续爱抚着秦合欢的肌肤,可即使如此,她却似乎没有打算亲吻秦合欢的意思。

    她的这次做爱更像是一种报复,只是,当性器填补私处的全部空缺的时候,杀手白却再也无法思考更多的事情。她只想要让秦合欢舒服,让秦合欢痴狂。

    这么想的时候,她的摆动更是激烈,结合的部位随着抽插的律动那蜜汁也不断的溢出,水声如此的强烈,仿佛正在宣布着秦合欢此时此刻的被征服。

    “停下来……停下来……”这种激烈让秦合欢无法承受得住,那每次的撞击都让她花枝乱颤,窗户已经被吓得嘎嘎作响,私处还在不停地的吸允着性器,强烈的快感一波又一波的现在。

    “白……痴,你……快……快给我停下来!”秦合欢的意识开始变得浑浊,舒服感麻痹了她的全身,她明明在喊着不要不要,那腰部还是不由自主的摆动着配合着杀手白的律动。

    杀手白已经累得热汗淋漓,却还是觉得无法满足自己性器的那种饥饿感,想着,她将眼前的秦合欢改变方向,让她整个人贴向了眼前的玻璃。秦合欢还没反应过来,杀手白的性趣再度插入了她的私处。

    新的姿势带来了新的体验,而秦合欢就被这么毫无保留的压在了窗户上。她的乳房贴合着玻璃被挤压着有些扭曲,脸部也压了上去,她不知道自己贴着玻璃的样子到底有多么下流,可是她的理智已经完全不受到她的支配。

    杀手白从后背更是贴了上来,一只手继续玩弄着她的乳房,另外一只手则抱住她的腰间,毫不留情的继续摩擦着私处,两个人站在这小小的窗户上,杀手白疯狂的如同的野兽,正在用最为原始的后入位侵犯着眼前的秦合欢。

    秦合欢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意识到杀手白采取这种体位所可能代表着含义。

    后入位代表着一种征服感,这种体位会令人产生压迫及奴役的心理感受。

    “这群该死的小姐们都教了什么!”秦合欢只觉得整个人都不好过,她感觉自己的野狗此时正如同正在的狗在自己的背上拱来拱去,她讨厌这种被征服的感觉,可是,却又不得不承认这种感觉到底有多么的舒服。

    “瞎子,你在说什么?”杀手白气喘吁吁的回应着,她似乎压根没有听到来源于秦合欢的感慨,也不知道现在的秦合欢那么复杂的心思。

    “我觉得不舒服!你……”秦合欢想要抗拒,可眼前的杀手白却撞击的更是猛烈,乳房更随着杀手白的律动而上下弹跳,那性器更是在她体内莽撞着冲刺。

    “一定是我学习的不够,我在试试,你这里舒服吗?”杀手白变换着撞击的旋律,那种刺激感更是让秦合欢差点尖叫出来。

    她却不愿意告诉杀手白她的舒服,眼前的杀手白就更加着急的变换着方式,她急着急着,秦合欢就感觉到有什么液体滴落在她的肩膀上。

    温热湿润的,秦合欢想,那东西一定也是咸的。

    可她不明白,为啥杀手白会哭。

    “瞎子,就算你以后有男朋友了,也不要抛弃我。”其实,就连杀手白自己也不清楚。她已经自己早已忘却了正常人的情感,可一想到秦合欢将来会跟其他人做爱,会在其他人怀中绽放,她就忍不住……

    秦合欢愣了一下,她终于意识到了最近杀手白的奇怪的原因。

    不是因为自己大姨妈的禁欲而觉得难受,而是自己显然有些玩笑伤害了杀手白。

    “不会,只要你好好伺候我,我就不会抛弃你。”秦合欢却怯弱了,其实她也为自己现在身为瞎子感觉到自卑。

    若是她的双眼恢复,她可以用这一千万种方式让杀手白爱自己爱的死去活来。可她不能,她现在连自己都照顾不来,她不能给这个跟着她一样孤独的女孩子一个承诺。

    杀手白开始擦眼泪,却感觉背对着她的秦合欢却已经伸出了手,秦合欢帮着她擦掉了眼泪,然后,她抚摸着自己的脸,两个人脸之间的距离终于在这个晚上凑近了。

    唇自然的相贴着,从原本的后入式再度变成了正面相对,杀手白将性趣再度插进去,她开始猛烈的撞击秦合欢。

    两个人的唇贴在一起,乳房相互摩擦,私处更是亲密无间,不留下任何的空隙。

    杀手白撞击的动作更是猛烈,可不管现在是杀手白还是秦合欢,都不在意她们到底是在什么地方做爱,她们只想要彼此舒服,然后再激烈的抽动下一起到达高潮。

    而现实也是如此,这一次,掌握了彼此身体的频率,她们几乎在同一时间到达顶峰。

    即便如此,杀手白却还没有离开的打算,性器还依旧插着秦合欢的体内,她迷恋着这种与秦合欢水乳交融的感觉,她看着眼前的秦合欢,怎么都觉得秦合欢才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你现在不会用那种恶心的眼神看着我吧。”沉默了一会的秦合欢忍不住开口,即便看不到,她也能感应到来源于杀手白的火辣视线,逼得她也不由得有点害羞。

    “哎?恶心是什么样子的眼神?”杀手白迷茫的回应,她摸着自己的脸,像是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的眼神多么的热切。

    “算了,反正你就是个白痴,我要去洗澡了。”秦合欢推开了她,还是克制不住的有点耳根发红,总觉得,自己到底是发了什么神经,才会喜欢上这样子奇怪的人。

    也许,只是因为她也是个奇怪的人吧。

    “瞎子,你在坟墓边说的喜欢是谁啊?”杀手白还是凑得很近,哪怕眼前的秦合欢还在洗澡,她也绝对不放过任何一个看着秦合欢身体的机会。

    每一寸肌肤每一个地方,都宛若造物者的完美杰作,尤其是那双腿,修长而漂亮,不知道会引起多少人的遐想。

    “你果然偷听了。”秦合欢有点无语,她没想到杀手白会这么光明正大的诉说着她其实不应该知道的内容。不过,她当时就已经有了意识,所以才说出那句话她有喜欢的人话。

    她以为这个白痴会懂得,没想到……

    “我实在好奇,那个人是谁啊,我认不认识……”

    “……”秦合欢没有回答,她感觉现在的杀手白仿佛就在逼着她告白。但是,哪怕就是瞎子的秦合欢,也绝对不会出现跟着别人告白的这种事情。

    她有着她的骄傲,她的坚持,哪怕这些东西经常性的会伤害了她。

    “那,你们有可能吗?”看秦合欢的沉默,杀手白知道自己是根本不可能知道要杀掉的人到底是谁。所以,她干脆问了另外个想要知道的问题,这秦合欢跟着喜欢的人,到底有没有这种可能性。

    “没有,除非她跟我告白!”秦合欢的声音提高,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是这么激动。

    杀手白长长的嘘了一口气,明显带着笑意。

    “听起来看我无法恋爱,你很高兴啊。”秦合欢无奈,她都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真的傻还是假的傻了。

    “没有,我是露出了同情的表情。”杀手白继续反驳,但她的声音似乎根本无法掩饰她的开心。

    秦合欢没有回应,她转过头继续洗澡,却无法掩饰着自己嘴角的笑意。

    她开始习惯眼前自己房间多出的这个人,哪怕她每次洗澡,好像都在给这个该死的人上演沐浴y一般的羞耻。

    并且,因为秦合欢的过火动作,在还没洗到一半的时候,杀手白就这么冲了进来,又在浴室要了她一次。

    “你是狗吗,看到人就发情!”秦合欢感觉自己的体力要吃不消了,感觉杀手白应该就是个长了跟男人一样的棍棍一半,可是她的性器不会射精,而是由阴蒂变化而来。

    会充血,也会勃起,看比起男人的一次射精而完全无法勃起,杀手白可以进行多次,当然,前提条件下是秦合欢的身体能吃得消。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们正在进行第三次的做爱。秦合欢实在疲惫之至,干脆直接躺在床上让杀手白上。

    即便身体还是会有着反应,可她已经懒得继续配合下去。

    “不,我也不知道,你闻到你的味道,就忍不住,”杀手白很是委屈,却还是忍不住问道:“瞎子,我是不是有病?”

    她对于自己现在的身体产生怀疑,仿佛跟着正常人不像。

    “真正有病的人是不会知道自己有病的。”秦合欢伸出手揽住了她的脖颈,强制性的让杀手白压在自己的身上。那性器也猛地撞进了她的体内,她发出了舒服的呻吟声,杀手白刚想说自己还有家族遗传精神病历史,却被这娇媚的声音弄的六神无主。

    她又忍不住抱住了眼前的秦合欢,进行了第三轮结合的高潮。

    “千万……别第四轮了,我可不想成为……明白新闻的头条……因为做爱……致死。”秦合欢已经更是气喘吁吁,刚过高潮的身体显得太过明显,只要杀手白一动,敏感的躯体着仿佛都要脱离她的肉体。

    杀手白吓得连忙将性器一抽,这种强烈的动作把秦合欢的感官再度被推上了高峰,紧接着引起浑身的战粟。秦合欢还是忍不住揍了眼前的杀手白,然后在昏昏沉沉之中,不由自主的说了一句圣诞快乐。

    圣诞树是为了杀手白,穿着一身红也是为了杀手白,她今天将她如此的献给她,也是为了杀手白。

    她已经不希望眼前的女人再度当她的狗,她想要这个女人陪伴着她一生。

    ————————

    大概后天开新文,虽然压根构思什么的还没思考,哈哈哈哈哈。


同类推荐: 浓甜深渊赠我予白(全)轮奸之地铁色狼【ABO】合欢gl别来无恙林洛儿的被肏日子淫液香水系统(NP,H)一见男主就腿软(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