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ABO】合欢gl 021-023

021-023

    杀手白下山的速度很快,为了让身体变得更加灵活,她曾经在学习过跑酷,并不是精通,只能说够用。而在这样子的农村,杀手白的跑酷技能更是可以成功上线,不一会就到达了山下。

    山路的刺激可想而知,杀手白跑的热血沸腾,她已经好久没有进行大量的体能锻炼,总觉得仿佛体内的那种对血液的渴望又涌动出来。

    男人似乎没有山上的意思,裤子已经被挂在那边晾晒,显然一下山就洗掉了这个从山上捡来的裤子。他开始哼着歌曲,明显心情非常的愉悦。杀手白无法理解,她不明白,只是捡了一条别人穿的裤子,为什么一个农村的人会是这么高兴。

    不过,不管如何,这已经不是她关心的重点,她需要完成自己的任务,为秦合欢拿回去这条裤子。

    她屏气凝神,开始慢慢的靠近,尝试着用着最简单的方法解决掉眼前的男人。只要轻轻的靠近,然后勒住这个男人的脖颈,他很快就会在自己渐渐的勒紧下一命呜呼。

    越想着,杀手白的速度更是快速,她的呼吸平静,表情淡然,渐渐的,她的手伸向了男人,却忽而想到了远处的叫喊声。

    “爸爸!”那声音隔着老远,在这个乡间响彻着。

    杀手白的手快速的一缩,她回头看,就见一个皮肤黝黑的小姑娘老远就朝着这边狂奔而来。

    “哎,你是?”这声音也让男人回头,一眼就看到了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杀手白,显然有点被吓到,脚步不由得退后了几步。

    杀手白有些僵硬,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变得迟钝了,竟然连别人的存在都压根没有意识到。只是,她现在还有很多种选项,她可以催眠眼前的父女,让他们相互杀了彼此,也可以直接动手,伪造出自杀的现场。

    可是,当看到这个小姑娘的脸,杀手白却什么也没有做。

    这个小姑娘就是昨天那个差点被所谓的村书记强奸的小姑娘。

    她看到了杀手白的脸,仿佛也认出了她是昨天救着自己的姐姐,立刻露出了爽朗的笑容。不知道为何,在那种笑容下,杀手白发现自己下不了手。

    “娃啊,这个姑娘是找你的?”

    “姐姐,你是找来我的吗?”小姑娘也显得十分疑惑,即使对于杀手白昨天的动作很是恐惧,可现在却被欣喜占据了上风。

    杀手白摇了摇头,她想要解释秦合欢的裤子被眼前这个男人捡走了,可又不知道怎么解释的才好。

    正常人,到底是在做什么事情,才会在山里丢掉自己唯一的裤子,就算是精神病的她,也知道说出这句话,估计秦合欢又要打她的头。

    想到秦合欢可能会说的言语,杀手白稍微思考,于是解释道:“是这样子的,我们在爬山的时候,我朋友的裤子被刮出了一个大口子,现在她没办法下山,所以让我去周围问问,能不能借条裤子回来。”

    杀手白用简单的言语解释了为何自己出现在这里的理由,男人跟小姑娘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显然是毫无条件的相信了杀手白这种说法。

    “那我就明白了,我以前也被荆棘挂过……对了,我刚捡了一条裤子给我娃娃穿,可惜的是,我刚才已经洗了。”男人指着挂着的裤子,天真的以为这裤子真的是所谓的天上掉馅饼。

    小姑娘听着表情发亮,可一看到那裤子,她的表情变得疑惑,最终有些尴尬,显然,她也认出了这条裤子可能的拥有者。

    她开始跟着杀手白道歉,哪怕旁边的男人对于两个人的对话一头雾水。

    “实在对不起,是我爸捡了你们的裤子吧,现在还洗了,那个姐姐在山上不是冻坏了……”她激动的语无伦次,每句话都说的很是真诚。

    杀手白还是第一次听到别人跟着自己道歉,不知道应该应该回应,干脆就一直点头,直至那小姑娘说先把自己的裤子拿给秦合欢穿。

    “希望那位姐姐不要嫌弃,如果不介意的话,你进来跟我一起挑选一下吧。”小姑娘继续害羞的邀请着杀手白,杀手白也没有客气,她勉强的知道秦合欢算是个漂亮时尚的女人,尤其是对着各种内衣裤有着极大的偏爱,若是小姑娘自己挑选了一个与秦合欢画风不对的裤子,估计杀手白自己又要遭殃。

    想着,她们走进了屋子,当看到那叠放的整整齐齐的衣柜里面内容后,杀手白终于意识到了男人会看到一条普通的裤子会如此的高兴。在那边放着的,都是宽松略显得肥大的裤子,好多都明显是别人穿剩下的,那样子五花八门。

    小姑娘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衣柜里面的内容不像是普通女生的,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让杀手白开始了挑选。

    杀手白选了一件与秦合欢体型差不多的,看上去就像是普通的棉裤,那厚重的宛若冬天里穿着棉睡衣。要命的是,这还是一抹鲜红色,感觉如果秦合欢穿起来在编个麻花辫,一定就能在村里选村花了。

    她的脑海中开始幻想着,于是干脆一不做二不休,问了小姑娘顺便把棉袄也借了过来,美其名曰的说着秦合欢怕冷。

    小姑娘天真的也没有多想,欢快的把这一套衣服递给了杀手白,紧接着,又觉得杀手白对着山路不熟悉,又提出了带路的要求。杀手白本来是拒绝的,可是又觉得自己一个人去一定会被秦合欢打,若是多一个人,也许她的下场不会这么惨。

    但天真的杀手白还是错了,即使当着这个小姑娘的面,秦合欢还是让杀手白把脸伸了过来打了她一下。

    话是这么说,可已经冻的快死了秦合欢还是穿上了那身红的可爱的棉袄。

    本是纤细的身板被棉袄所填充,可不知道为什么,哪怕是这么丑不拉几毫无美感可言的棉袄,在秦合欢的身上却仿佛量身定做的。而似乎觉得这样子很舒服,她甚至真的要求杀手白给她编个马尾辫。

    杀手白照做,也因为为了易容成各种类型的人,她学习了化妆之类的东西,而改变发型这种,则是基础中的操作。

    小姑娘还在拘谨的看着,眼里透着羡慕,手中则摆弄着自己略带自然卷的头发,显然也很希望有着新的造型。

    “瞎子,你干什么要弄这个发型。”

    “这样子羞耻度会小点。”秦合欢回答是如此的理所当然,可在杀手白的眼里,这秦合欢现在的打扮却根本就是羞耻度爆表,完全像是s村姑的美女子。

    不过杀手白不敢说,她怕等会秦合欢又惩罚她,又会在做爱的时候折磨着自己。

    头发的整理很快结束,杀手白开始拉着秦合欢往上山走。小姑娘还是围着她们转,显然似乎想要跟着她们好好聊一聊。

    但她又是胆怯内敛的,像极了杀手白的小时候。

    因为身体的缺陷,自卑的她无法跟着同龄人一起游玩。每次只要被母亲看到,母亲总会说‘不能跟着她们一起玩,她们会发现你是个怪物’,随着年龄的增长,杀手白其实也看过很多的案例,她意识到,她不是唯一一个有着这种身体的人。

    而把她当怪物的人,也其实只有她母亲一个人。

    即使现在明白,刻在杀手白脑海之中的思维早已根深蒂固,她也早已回不去。

    “姐姐,我家可以洗澡的,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在听到两个人是因为上山洗澡才遇到如此的乌龙事情,小姑娘又热情的招呼两个人。

    杀手白以为秦合欢会拒绝,可没想到,她竟然答应了。

    “瞎子,需要我帮忙吗?”

    “你进来我就又白洗了。”秦合欢嫌弃的看着杀手白,明明就是眼前这个人的抚摸害的她控制不住,她只是想要洗个澡,没想到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又在早上跟着杀手白来了一发。

    杀手白立刻闭嘴,回头就见到小姑娘疑惑的眼神。

    还好,这个纯洁的小姑娘还不知道她们早上到底在山上做了什么。

    “这个是白迟牌沐浴露,是城市里住的阿姨送给我们的,这个是……”小姑娘开始介绍浴室里面的一切,听到那熟悉的白迟牌沐浴露,杀手白的内心有点微妙的动摇。

    也许,只是因为她现在也叫做白迟。

    秦合欢答应着,很快去了浴室,杀手白则坐在那边等待,小姑娘也跟着她一起坐在那边,好奇的看着杀手白。

    “怎么了?”

    “总觉得姐姐你长得不像是华夏国的人。”

    “哦,我是混血,华夏国跟人的混血。”杀手白解释道,虽然这么说,不过她还是偏向于华夏国人更多点,只是相比普通的华夏国人,五官更为立体。

    小姑娘的眼睛闪闪发亮,显然对于杀手白所说的很感兴趣,杀手白也觉得无聊,就开始讲一些自己偶尔见到的正常人世界的场景,就能看到小姑娘的眼睛更是发亮。

    “我从未出过村子外面,都是听着大人讲着……如果昨天我不是因为好奇村支书叔叔去外面的收获,也不会出现那种事情。”小姑娘抿了抿唇,她的五官其实很秀气,只是在这种村里,被太阳还有各种农活早已吞噬了美丽。

    她也有着漂亮的长发,有点微卷,却很随意的扎着。

    听到这一切的杀手白陷入了沉默,她一点也不懂这个时候应该怎么安慰这个小姑娘,是应该说‘没事,我等会把他的下半身废了’,还是应该说点什么好。

    这种事情对于她来说太难了,想了一下,她对着眼前的小姑娘伸出了手。

    小姑娘吓了一跳,像是想到了昨天杀手白大人的模样而陷入了僵硬恐惧状态。杀手白也似乎想到了打人时候的麻木感,她的双手还有点红色,只是,现在,她并不是想要揍眼前的小姑娘。

    最终,她的手轻轻的抓住了一缕秀发,轻轻的说道:“我帮你弄个发型吧。”

    杀手白不知道自己的声音为什么会这么小声,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做,可是她看到对面的小姑娘露出了这辈子也根本笑不出来的灿烂笑容。

    发型是最简单也最流行的模样,杀手白不懂得如何讲解,就干脆让眼前的小姑娘自己观察,用着意念学习。小姑娘学的很投入,几次下来,她也会自己编织几个好看的头发。

    等秦合欢出来,就能听到小姑娘的咯咯的笑声。

    秦合欢没有发出声音,她支着导盲棒前进,然后悄悄的走向了还在看着小姑娘编织头发的杀手白,然后从后面突然报了出来。

    没有穿内衣的胸轻而易举的贴了上来,只是,不管从杀手白的肢体语言还是什么来看,她似乎早已察觉到了自己的存在。

    “你洗好了?”杀手白有点不理解秦合欢突然扑上来的用意,她回头,就能看到秦合欢那张精致的美脸,湿漉漉的秀发更是透着一种风情。而那种该死的白迟牌沐浴露,又散发着那种沁人心脾的香味。

    眼前的女人,又变得充满着致命的吸引力。

    她不经的咽了一口口水,明明是屏住呼吸抗拒着,可在恢复后,又不由得吸了很多香气进去。

    秦合欢当做没有意识到杀手白的变化,但她却也享受着杀手白对着她的迷恋。

    两个人就这么待了一个小时,秦合欢在这个时候提出了用羽绒服交换棉衣的请求。小姑娘忙开始拒绝,可目光却还是留恋的看着眼前的衣服,最终,在一个回合下,还是完成了衣服的交换仪式。

    “我们现在去扫墓?”

    “不,回去换衣服。”

    “哎,你刚才还不是说你非常喜欢这衣服,恨不得天天穿。”

    “第一,我没说过这种话;第二,我只说过类似的话;第三,如果我不这么做,直接把自己的衣服送给这个小姑娘,她绝对死也不穿。”秦合欢幽幽的回应着,她已经快速的换上了普通的便装。

    杀手白恍然大悟,可她不明白,秦合欢为何要对一个刚认识的人这么好心。

    “你对我图谋不轨,我不是还把你捡回家圈养了。”而秦合欢也轻而易举的用着简单的话,塞住了杀手白十万个为什么。

    “瞎子,你该不会嫌弃我,准备要饲养这个小姑娘了吧。”杀手白的脸色微变,她越来越被害怕抛弃的感觉,她依赖着眼前的秦合欢,不管是精神上,还是肉体上的。

    尽管她不明白,她的这种依赖到底是属于那种情感。

    “我去哪里捡个像你一样百依百顺,还这么下流的女人。”秦合欢的手摸向了杀手白的身体,感觉到她的某个地方似乎又开始有了化学反应。

    杀手白默默无语,却也无法辩解自己的本能反应。

    她忍耐了太久的时光,而欲望早已在这个时候满满溢出。可她也明白秦合欢无法一次性承受住她的饥饿,她们并没有做爱,在换了衣服之后很快又出了门。

    两个人的坟墓在另外一座山的山边,比起这河边的距离更是遥远,将近三个小时,她们才来到了目的地。

    这也是杀手白第一次见到秦合欢的亲戚,只觉得面前这黑白照片上的两个人跟着秦合欢完全不像,她们的面容很普通,眼神也没有多少的神采,像是对于生活已经失去了全部的热爱。

    这种死一般的眼神,让杀手白觉得有点眼熟。

    如果她记得没错,几年前的国际催眠大赛,她为了看自己徒弟的比赛而来到了x国,而这个照片上的女人,就有点像是自己徒弟的徒弟。

    杀手白当时满怀期待,本以为自己的徒弟会赢定了,结果她只是成为了第二名。第一名的人叫做莫贪欢,是个温柔而娴静的女人。当时,自己的徒弟气疯了,某天告诉她要去f国跟着莫贪欢再比一次催眠。杀手白唯恐天下不乱,不但支持她,还告诉了她一些其他邪恶的催眠技巧。

    当然,杀手白还是无法相信这个徒弟。为了不让自己的技巧没有外露,她稍微在催眠上做了点手脚,让被催眠人可以随着她的心意做出反应,听说当时闹得很凶,不过因为这个徒弟因为贪婪很快走向了末路,在一次催眠被破解下当场被对方击毙而告终。

    可杀手白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会这么小。

    只是,这种话杀手白没办法说出口,她不能幽默的告诉秦合欢,‘哎,瞎子,这个女的我认识,我是她师傅的师傅。’她只能站在秦合欢的旁边,默默的看着她在那边跟着死去的两个人讲着很多话。

    “最近遇到了很多时间,让我没有办法来看你们,不过,就算我现在这样子,我也会维护我的正义,为更多的强奸受害者发声。”秦合欢说的言语很是严肃,她的腰板挺直,口气沉默,杀手白仿佛能透过她这样子的姿态看到她曾经当着法医时候的神采。

    那一定会是世界上最美的人。

    “白痴!”忽而,秦合欢开始叫着杀手白的名字。

    杀手白一愣,忙是回应。

    “你站着远远的,接下来,我要跟着我的侄女们说悄悄话了。”秦合欢像赶苍蝇一样的赶着杀手白。

    杀手白有些无语,不过却还是走了几步,她知道秦合欢看不到,不可能知道她到底站在哪里。

    “你当我耳朵聋了吗?”秦合欢幽幽回应道。

    杀手白不得不又走远几步,实在不理解到底秦合欢要说什么话,要避开她这个根本什么用处都没有的外人。

    她开始变得焦急,想要听秦合欢说话的欲望占据了命令,她悄悄的靠近着,把暗杀人的手法都完全用在了这种无所畏的小事情上。

    紧接着,她就看到了秦合欢的嘴角微微上扬,她吐出一句最温柔的言语。

    “我想,我似乎恋爱了,虽然对方有点笨,不过也是个好人,对我百依百顺的。”若是她还能看到,估计那双眼睛也会充满腻死人的温柔。

    只是,这句话听的杀手白却是浑身一愣,唯独那颗心,变得火热异常,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可是,当听到秦合欢有着喜欢的人,她竟然会是那么愤怒,恨不得把秦合欢喜欢的人撕成两半。

    她的拳头开始紧握,她甚至恨不得冲上去想要问秦合欢喜欢谁。

    但她的一切都没有做,她变得沉默,她像孩子一般的开始生闷气。

    秦合欢也意识到了杀手白的沉默,可她不明白杀手白这奇怪的态度,只觉得是这次的旅程害的她变得劳累,而生活的脚步,也并没有因为杀手白的情绪化而发生任何的改变。

    她还是如此的中出晚归,两个人相处的时间也并不是很长,杀手白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杀人的欲望,她总觉得最近每次想到秦合欢,她的胸口就觉得发疼。

    “瞎子,你喜欢谁啊?”

    “你猜。”

    “是不是店长。”

    “抱歉,我们不是一个画风的。”

    “那是那个秃头。”

    “我的眼睛是瞎了,心还没瞎。”

    杀手白也尝试的问过,却还是无法得到正确的答案。

    她不明白这种情感,她也想要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

    杀手白没有朋友,唯一有过长时间接触的,还是住在那边的‘丑八怪’她的智商很低,根本无法解答自己这个问题。

    她又很快想到了第二个人——方颜。

    方颜是个警察,同时也是犯罪心理学专家,心理画像专家,作为连环杀手的她是特地为这个优秀的女人而来。

    方颜是她来到华夏国的目的,也大概是她最为熟悉亲近的人。她希望从方颜的口中得到这个答案,所以她易容成其他人的样子去了天使街的红灯区。

    周围张灯结彩,杀手白看着周围的摆设才恍然大悟今天已然是圣诞节,而她,却在这种情侣的节日里寻求一个诉苦的人。她想,不管今天用着什么方法,她也要得到方颜口中的答案。她到底是怎么了?她为什么会如此的烦恼。

    这种疯狂的想法在脑海之中形成,却怎么也散不去。

    但是,杀手白还未走到天使街,一个女人就拦住了她。

    在相互对望的一瞬间,两个人都愣了一下。

    “不好意思,我请问一下,哪里有便利店。”这是一个漂亮过分的女人,白皙的肌肤,精致到无可挑剔的漂亮五官,右眼角下有颗漂亮的泪痣,像是正在勾着人的魂魄。即使她的脸色现在十分苍白,可却阻止不了她骨子里那种散发着的美丽。

    她的年龄看上去只有二十出头,打扮的文质彬彬,她的美是极端的,美艳动人,却又觉得她清纯无比。也许,只是因为她的眼睛会说话。

    仿佛,只是一个眼神,足以让尘世间任何男人臣服。

    只是,就算这个女人如此的漂亮,杀手白还是觉得她比起秦合欢要差了那么一点点。也许,当秦合欢那双眼睛恢复了色彩,会比起这个女人要更加美丽。

    她的精神还是不集中,那个女生又喊了她几次。

    “对不起,请问你知道哪里有便利店吗?”她显得非常的难受,仿佛正在承受着无法忍耐的痛苦。杀手白这才反应过来,她没有说话,朝着便利店的方向指了指。

    女生道了一声谢,然后就晃晃悠悠的朝着那边走了。

    杀手白一直看着她的背景,看着她走进那家便利店,她没有选择离开,因为她在便利店看到了她正准备找的女人——方颜。

    杀手白的嘴角微微勾起,眼神也变得狂热下来。

    这是她所追求的方颜警官。

    她的皮肤并不白,却很干净,黑色的长发亲吻着露着的双肩,眼睛不大却非常的有神。方颜是一个漂亮而且非常有气质的女人,身材苗条而略显得单薄,大概一米六七的身高,明明是这般的惹人怜爱的长相,却穿着与气质完全不相符的性感打扮。

    丝袜短裙,虽然很是艳丽,可杀手白不喜欢看到方颜化妆。

    她什么不化妆的时候是最美的。

    杀手白在这边耐心的等待着,即使夜晚的温度是那么寒冷,可看到方颜的存在,她却不由得咧开嘴笑了。

    她总是幻想着方颜才是自己的母亲,然后她们会愉快的一起生活,不管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方颜也不会打自己骂自己。

    而她会跟着孩子一样跟着自己所热爱的方颜撒娇,她会告诉方颜‘最近的自己变得很奇怪’。可杀手白想象中的一切都没有发生,当方颜走去的时候,却走向了刚才那个难受的女生。

    她们两个人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方颜就搀扶着女人离开了。

    杀手白还是没有放弃,她知道方颜是温柔的,她以为方颜只不过好心的是扶着这个女生去休息,只是她们上了楼,走进了那个连杀手白都没进去过的房间。

    她相信楼上一定很温暖,方颜一定会给她泡红糖,一定会让她好好休息。

    杀手白觉得孤独,这种感觉在认识秦合欢之后转而变得更是强烈。

    她感觉自己很快又会被抛弃,就像自己的父亲一样,发现自己的母亲生了个怪物,然后丢下她们离开。就像自己的母亲一样,因为自己是个怪物,而早已在心中放弃她。

    她继续呆呆傻傻的在原地等待着,外面也开始下起了雪。

    雪越下越大,现在已经是十点多,杀手白觉得自己应该回去,却想到了秦合欢发送的微信语音。她的脚步顿在原地,又呆呆的朝着楼上看。

    偶尔有人下来,会看到冻得满脸通红的杀手白,她们觉得杀手白大概是被老公抛弃的可怜女人,目光显得更是怜悯。

    杀手白固执的等待着,直到晚上快十一点的时候,她看到了方颜走了下来。

    方颜注意到了她,她也看到了方颜,即便她对于自己傻乎乎的在楼下很奇怪,却还是什么也没有问。

    她出去了一会,又很快拿着一袋子的东西回来,就在杀手白以为方颜会这么上楼的时候,她走向了她,朝着自己伸出了手。

    “这个给你。”杀手白傻乎乎的接过了眼前的东西,仔细一看,是一片暖宝宝。

    然后,方颜对着杀手白笑了,她说道:“今天这么冷,还是不要等待没必要的人,早点回家吧。”

    方颜显然也以为杀手白是等待丈夫的女人。

    杀手白点了点头,她似乎也在这句话下冷静下来,她还是没有说话,甚至连那句谢谢都没有写,转头就准备离开。

    “圣诞快乐。”身后却忽而传来了方颜的声音。

    杀手白的身体一僵,她忽而又觉得心中温暖了几分。她想,不管将来的方颜或者秦合欢属于谁,其实都是与她无关的事情。

    可是,她还是觉得难受。

    “是因为我是精神病吗?所以跟着常人的想法不同。”杀手白问自己,她无法理解自己为何还是那么难受。

    她的脚步走的很慢,生怕自己回去正好撞到秦合欢跟某个男人或者女人在一起。

    她也幻想到了秦合欢做爱时候的模样,会不会还是会打人,会不会说着那些淫荡的言语。

    越想,她开始害怕回到家里,可是她已经跟着秦合欢约定好要每天回家。

    马上快要十二点的时候,杀手白终于踏入了家门。

    房间还是普通的没有任何人气,只是有颗小小的圣诞树,听到了开门的声音,秦合欢似乎终于松了一口气。

    “白痴,谁让你这么晚回来的,今天晚上有法医在线的专栏,我还等着你给我翻译……”秦合欢对于杀手白的晚归而感觉到不满意。

    “你晚上不是要约会?”杀手白感觉自己委屈到要哭了,她很怕眼前的秦合欢会跟着自己的母亲一样,因为有了男朋友,而不爱自己。

    “约会,我都说了,我对那些不感兴趣……我让你晚点回来,只是为了……”秦合欢说不出口了,她怎么可能告诉杀手白,因为怕杀手白想念在的家,然后让店长弄了个圣诞树回来。

    这不符合秦合欢的性格,她是绝对不会告诉自己对待眼前杀手白的任何好。

    “来看圣诞树,好看吗?”于是,她生硬的转移了话题,从地上走了下来。

    随着她的动作,那裙摆之下的风光呈现着她动人的身姿。

    鲜红而性感的,她今天穿着一身艳红,仿佛性感化的圣诞老人。

    “过来,白痴,看看好看不。”杀手白被拉扯的走了过来,秦合欢开始摸着她的脸,本以为杀手白会感觉到开心,可是她的眉头紧锁,似乎变得更加难过。

    “白痴,你到底怎么了?是我这几天来姨妈不能跟你做爱,不高兴了吗?”秦合欢条件反射的想到了这件事情,就感觉到杀手白的脸颊没有产生任何发烫。她以为杀手白会产生动摇,眼前的人却无声的抱住了她。

    紧紧的,让秦合欢能感觉到她身体的冰冷。

    “瞎子,你的姨妈过去了吗?”杀手白询问,目光却变得有点冰冷。她似乎正在动着什么歪脑筋,仿佛想要通过其他的方式来占有眼前的秦合欢。

    “嗯,昨天走了。”秦合欢回应着,她今天其实八点就到家了,为了跟杀手白第一个圣诞节夜晚。

    “我想做爱了。”

    “先去洗澡。”

    “我就想这么要了你。”杀手白不愿意去洗澡,她就要用现在的身体占有眼前的秦合欢,她要污染她。

    不管秦合欢喜欢上谁,她都不应该烦恼。她是杀手白,她可以杀掉一切妨碍她跟秦合欢之间的人。

    欲望在脑海之中滋生,她抱着眼前的秦合欢更紧。

    ————————————

    啊,明天开车,今天快九千字了,为了防止有人又吐槽我刹车,所以干脆就一点车也没有写。

    先描述一下杀手白:爱的很笨拙,小心眼,非常的容易吃醋,心理年龄停留在十三岁,很不懂人情世故,是真正的精神病。

    不知道大家看过【杀死伊芙】这个电视剧没,就是讲的一个女杀手跟调查官之间真正的百合相杀相爱。虽然我写合欢的时候并没有看到这篇,不过推荐感兴趣的人可以看一下,第一季已经完结了。

    秦合欢,平时是冷娇,床上是女王,深受各种狗血肥皂剧的影响,喜欢各种花样姿势,偶尔脑子会秀逗,失明是因为有着隐藏的过去。


同类推荐: 浓甜深渊赠我予白(全)轮奸之地铁色狼【ABO】合欢gl别来无恙林洛儿的被肏日子淫液香水系统(NP,H)一见男主就腿软(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