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ABO】合欢gl 017【H】

017【H】

    那种轻微的呻吟声更加激起了秦合欢的施虐欲望,一想到等下来要折腾杀手白这个小白痴,她无法自控地轻颤起来。

    想着想着,她不由得轻轻的笑了,纤纤玉手在杀手白的衣服上摸索,她抚摸的很投入,像是想要把眼前杀手白的身体刻入脑海中。杀手白被这种若有似无的触碰弄的浑身瘙痒难耐,心上仿佛被千万只蚂蚁挠的,可是她什么也不能做。

    这的确是要命的惩罚,不管其他人是否这么想,对于现在的杀手白来说,是痛苦却又快乐的。

    这种折磨却并没有停止,渐渐的,她手指下落,解开了杀手白的裤带,将她的裤子轻轻的下拉。这个过程持续的很长,对于普通人来说的简单脱衣服的动作,对于秦合欢来说很是勉强。

    杀手白看着那漂亮的手在自己身上流转,已然是热血沸腾,她努力的想要看清楚秦合欢的动作,看着她笨拙的抚摸之中却流露的风情万种。

    秦合欢却没有注意到杀手白贪婪的目光,她还在认真的帮着无法反抗的杀手白脱着裤子。低头的时候,那发丝开始撩弄着杀手白的衣衫,发香跟体香混合在一起,宛若催情的春药一般。

    可是,秦合欢却明显没有脱掉内裤的意思,用着她的私处隔着内裤在性器上轻轻的摩擦,虽说隔了几层衣服,可杀手白依然能领略到她下体的柔软与温暖。

    杀手白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她的意识—片混沌,唯一能感受到的只有她的温暖和柔软的身体。而秦合欢似乎还在探索着眼前的杀手白,到底是什么样子,什么身高,此时此刻,她的脸上会因为自己的折磨露出什么样子的表情。

    “真是个坏孩子。”她不由得感慨,其实只是为了掩饰自己无法看到的失落,但也因为失去了视觉,她的感官能变得更加投入,也更加能享受着那种快感。

    只是摩擦了几个回合,那性器就已经举起了它的头,向着秦合欢发出着求爱信号。而秦合欢的下体已经湿润,只是她明显却没有进去的意思,在性器上面反复的摆弄着。

    随着她身体的律动,乳房随着动作上下起伏着,杀手白感觉到了私处的炙热,那种火热让她浑身也变得燥热起来,感官变得更是敏锐,可她的双手却已经被困住,无法抓住而眼前娇媚的身躯。

    她唯独能做的,只是用着眼神贪婪的舔过秦合欢每寸肌肤,每个角落,然后痛苦又快乐的喊着。

    “唔,瞎子……我……我受不了了。”杀手白哀求着,她渴望着想要进入秦合欢的身体,摆动着身子。

    明明感觉到了杀手白的狂躁,秦合欢却不理不睬。她甚至用双手抓住了杀手白的乳房,指腹围绕着乳尖开始打转。她的声音带着轻微的喘息,只是听在杀手白的耳朵里,怎么样都是信号。

    大脑完全开始死机,杀手白摆动着腰肢,她太渴望秦合欢了,恨不得摆脱眼前的皮带,将眼前的秦合欢抱在怀中好好的搓揉。可她却不能,她只能律动着腰肢,用身体的肢体语言哀求着秦合欢的结合。

    秦合欢也有点受不了了,她感觉自己私处流淌出来的蜜汁已经沾染到了她的大腿之上,有几滴甚至顺着大腿根部向下滑动。她也渴望着眼前杀手白的添补,可又想到了自己不能把眼前的杀手白宠坏了。

    “知道错了吗?”

    “知道了,知道了。”杀手白拼命的叫喊着,她的双眼迷离,已然被这种痛苦折磨的疯癫。

    秦合欢继续摆动着腰肢,折磨着眼前的女人, “以后我的话就是圣旨。”

    杀手白呜呜的点头,直至几秒之后,秦合欢慢慢下腰,私处对准性器,结合在了一起,那种充实感让两个人同时发出呻吟声。

    这种呻吟声像是开跑的信号,两个人同时动了,秦合欢扭动腰肢上下左右的摆弄,随意的支配着眼前的野狗。

    杀手白觉得舒爽无比,刚才的忍耐得到的收获让她更是疯狂,她开始不断的用力挺腰,想要将性器挺紧她的身体深处,秦合欢也感觉到了杀手白的急躁,可偏偏却总是慢慢悠悠的。

    只可惜,身体的快感却背叛了秦合欢的思想,她的呼吸变得急促,脸颊绯红,本来的小女人媚态更是明显,杀手白的体力开始渐渐枯竭,她变成了任人宰割的鱼肉,看着秦合欢骑在自己的身上。

    看着她高傲的如同女帝,慢慢的脱下那漂亮的蕾丝内裤,对准性器所在的位置用力的坐下。这种愉悦的快感让两个人都同时呻吟出声。秦合欢的身子发软,她发现自己根本保持着女上位的姿势如同骑手一般的在杀手白身上驾驭。

    想着,她的手在周围摸索,很快摸到了杀手白的围巾,将它套在了杀手白的脖子上。杀手白茫然的看着,就感觉自己的身体都被拉扯着,秦合欢居高临下的驾驭着她。她摆动的很是用力,乳房摆动的更加厉害。

    秦合欢的表情变得更加愉悦,刚开始的惩罚显然已经成为了享受,杀手白从未像现在这般的被舒服,她被驾驭,被控制,每次围巾的律动让她们的器官结合的更加紧密,她摆着腰,榨干着眼前杀手白的一切。

    杀手白开始又觉得难受,这种快感超出了她对于性爱的承受能力,电流的快感在身体脑海之中穿梭,她的呼吸更是急促,她开始大声求饶,“不要了,瞎子,我受不了了,我快死了!”

    “嗯,可是你的身体却不是这么说的。”杀手白在拼命的叫喊,可她的腰身却还在拼命的拱起,想要最大面积的感受,不管眼前的杀手白如果求饶,她都在不断的继续着。

    性感漂亮的屁股扭动着,灯光之下秦合欢的面容一切形成了阴影,杀手白甚至产生了一种奇怪的错觉,她觉得眼前的女人是地狱而来的恶魔,她想要榨干自己,让自己离开人间。

    这么一想,她变得冷静,她开始努力的保持平静,可眼下的秦合欢已经兴奋过度,她完全抬起臀部,稍微变换了一下姿势,再度将自己的私处对准性器插了进去。杀手白仰着头,不由得供着身子大声叫喊,床板被她的动作弄的嘎嘎作响。

    “你自慰的在想什么?”秦合欢露出了享受的表情,继续询问着眼前杀手白那些对于她来说非常丢人的事情。可这种下流的言语,刺激的杀手白的性欲更是强烈。

    杀手白的声音带着哭腔,那种快感强烈的让她根本没有力气回答,可是,秦合欢又变成了残忍的审问官,用着私处继续摆弄了一下,杀手白就忙说道:“我想着一个……一个女人。”

    “嗯?”秦合欢听着有点不愉悦,当这句话的时候,她就意识到了这个女人绝对说的不是她。

    “是一个什么样子的女人。”

    “跟我妈妈很像,可不管我做了什么样子的坏事,她都不会打我骂我……哈哈哈……瞎子,不要这么用力。”秦合欢抓住围巾的手更紧,杀手白又只能哀求,她不懂她的实话为什么会引起秦合欢的不愉快。

    “以后,你自慰的时候只能想我。”秦合欢再度下达了她的第二条命令,她发现自己竟然有点嫉妒杀手白所谓的自慰对象。

    “可你就在我的旁边……自慰的时候,不是应该想……得不到的东西。”

    “你真是个变态,还有恋母情结!”秦合欢继续摆弄着,她发现她变得越来越火大,明明跟着她发生第一次的也是她,做爱的也是她,可杀手白却根本没有意识到。

    杀手白已经发不出完整的声音,坦白的说道:“我……我不敢想你……”

    “为什么……”

    “我怕我会又忍不住。”

    杀手白红着脸诚实交代,短暂的空虚感让她恢复了一点理智,她意识到自己到底又在说什么可怕的事情。可是,她追逐的方颜跟着秦合欢不同。

    她喜欢方颜,希望被方颜注意。

    但对于秦合欢,杀手白希望当她的狗,这样子,秦合欢就不会抛弃自己。

    单纯地言语却给予秦合欢不同的情感,她的嘴角微微勾起,随即立起身子,第三次将自己的私处插入性器。这一次的强烈,连她自己都不由得身体朝着后面仰动。

    床板的声音更显得剧烈,仿佛两个人再用力一下就会倒塌。

    肉体撞击着,颤抖着,两个女人剧烈的喘息声响彻这个安静的房间,速度在秦合欢的引导下又快了一倍,每次的进入,都是顶入最深入的顶端,秦合欢整个人像是快要起飞,她再也无法想着其他的事情,所感受的只是那快感到达顶端。

    不知道是谁先到达的高潮,等两个人意识到的时候,她们已经挨在了一起,所能感受到的只有彼此的呼吸跟剧烈的心跳。

    等那身体平静,仿佛刚才的欢愉又像是南柯一梦,那种空虚感让秦合欢又觉得不安。她开始寻找杀手白的存在,可这一次,她很快找到了她。

    只是,这种拥抱却被杀手白当做了性爱继续的信号,杀手白颤抖着声音说道:“瞎子,你不会还想做吧,我……”

    可她没有说完,已经感觉自己嘴巴被什么东西堵住了。

    不是秦合欢的唇,那种熟悉的布料触感还有大小,让学习能力超级好的杀手白立刻明白了这堵着她嘴东西的真面目到底是什么。

    “睡觉!”秦合欢最终还是丢下一句话,缩在杀手白的怀中沉沉入睡。

    ————————————————

    啊,最近为了买空调在卖各种闲置东西,感觉整个人都卖的把自己快要掏空了,所以没怎么更新。

    如果感兴趣的,可以在闲鱼上看一下我卖的东西【害羞】虽然已经卖了三四十本了。。。还有将近一百多本。。。

    花瓣改为私处,更充满性欲点,永久v那边已经全部替换,这边的章节无法替换,所以只能这样子了。


同类推荐: 浓甜深渊赠我予白(全)轮奸之地铁色狼【ABO】合欢gl别来无恙林洛儿的被肏日子淫液香水系统(NP,H)一见男主就腿软(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