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ABO】合欢gl 015

015

    两个人走了出去,只是绕过了房间,就能看到了声音的主人,不是什么鬼怪,而是真正存在的人类。杀手白的情绪缓和了点,可她很快发现了这两个人似乎并没有在进行她想象中的野战情形。

    男人看上去已经五十出头,黝黑的脸,而野战的另外一方,说是女人,倒不如说是个少女。

    看上起只有十四五岁,晒的均匀却也粗糙的肌肤,穿着一点也不合身的衣服,她被男人掐住了喉咙,发出痛苦的呻吟,说不出是享受还是恐惧,眼泪正从她的眼角滑落。

    “不要,不要……求求你,不要,叔叔。”她的力气似乎很大,男人尝试着通过他的技术来安抚眼前的少女,只可惜,男人始终无法将他一部分插进去。

    可不管从什么角度来看,这眼前的一幕根本就是强奸。

    “现场的情况怎么样。”秦合欢看不到眼前的事情,却也能感觉到这野战的不对劲。

    “看上去像是这个男的在路上遇到这个女孩子,男人起了歹意,女孩害怕的跑向了这个院子里,男人开始强迫这个少女性交。”杀手白根据现场残留的痕迹判断他们两个人之间发生的事情。

    秦合欢立刻变得愤怒,她似乎想要跳出来阻止这个男人的继续,杀手白忙是压住了她,“瞎子,你不是说不想被人发现存在,你这样子不就……”

    但秦合欢已经什么也不顾,她咬牙切齿的说道:“白痴,我告诉你,这个世界上我就痛恨的就是强奸犯!”说着,她也根本不顾自己到底是不是瞎子的情况,已然朝着那边奔去。

    她的双眼已经失明,所以根本无法直接完成救援,而现在,秦合欢只能激怒那个男人。而她也轻松的用三句话,就逼得眼前的男人狗急跳墙。

    “哪里来的女人!敢管劳资的闲事!”男人面露狰狞,仿佛一点也不就怕出现的秦合欢,甚至做出了攻击性的动作。

    那少女虽然也很害怕,可又担心秦合欢被伤害,忙喊道:“姐姐,你还是先跑吧,他是村支书……我……”她说着,仿佛意识到了自己的命运,委屈的眼泪还是忍不住流了下来。

    “现在是法治社会,白痴,报警。”秦合欢对着身边的杀手白提醒,杀手白一愣,随即她真的掏出手机想要拨打电话,那男人立刻变得抓狂,反而来攻击杀手白。

    杀手白立刻做出防御动作,她朝着男人的下体狠狠一踢,轴关节猛地一用力,打的男人立刻摔倒在地,他开始痛苦的哀嚎,杀手白继续上前,拳头朝着男人的脸上狠狠砸去。一拳,又一拳,她似乎根本不会感觉到疼痛。

    只是几下,男人已经被打的鼻青脸肿,他开始求饶,可是杀手白却变得更是兴奋。杀戮从她的内心再度崛起,她又开始变得像是一只疯狗。

    “白痴!你不能杀了他!”秦合欢忙是制止,她明白杀手白是只野狗,可没想到这只野狗会这么疯狂。当杀手白打了第一下的瞬间,再也无法阻止她暴力的继续。

    “姐姐,不能继续打下去了,他要死了。”旁边的少女也变得恐惧,她想要阻止她,可等她靠近,却发现杀手白的力气大的可怕,她被杀手白整个人推了出去,狼狈的摔在了草丛里。

    “白痴,听到没有,你给我住手!”秦合欢再度上前,她想要找到杀手白的位置,想要拉开这个该死的疯狗。

    杀手白却是一声不哼的,眼前的男人已经被打晕了,杀手白的拳头已经打的通红,只是,她的表情却已经不是享受,充满着恐惧,仿佛此时此刻的情景触及了她曾经的某些记忆。

    “白迟!如果你再打下去,就从我身边滚来!”秦合欢只得用了最终的招数,她用力的吼出这句话,希望眼前的杀手白能听到。

    终于,杀手白停止了,她似乎也从刚才的恐惧之中回神,转眼的时候,却发现眼前的男人被自己打的只剩下一口气。

    一群邻居闻声赶来,在看到快要被打死的男人,嘴里却喊着奇怪的话。

    “这绝对是诅咒,我们快点走,等会也会被这个房间诅咒了!”众人拖着奄奄一息的男人离开,仿佛不愿意多留一刻,没有人过问为什么这两个陌生人会出现在这里,这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少女似乎也有点犹豫,她想要说点什么,可她真的吓坏了,比起那个男人的施暴,眼前的杀手白更让她觉得恐惧,最终,她只得轻轻的说了一声谢谢,然后很快离开了这个院子。

    此时此刻,空荡荡的院子只剩下了秦合欢跟杀手白。

    现在的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多,寒风吹的她们生疼,杀手白站在秦合欢的面前,等待着她失控的惩罚。

    可是,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仿佛刚才失控的秦合欢也只是杀手白做的一个过于真实的噩梦。

    “进去吧,太冷了。”

    杀手白点了点,这才想起秦合欢根本看不到,她想要拉住秦合欢的手,却忽而看到自己手上的血液。她觉得自己是如此的肮脏,可是,就在男人攻击她的时候,那些痛苦回忆就在脑海之中产生。

    13岁的她,母亲非常的开心,找到了男朋友。杀手白也跟着开心,可是没多久,母亲说着她勾引她的男朋友,杀手白委屈,她根本没有,她甚至差一点被那个男人强奸了,可是,母亲却并不相信她的话。

    她很伤心,觉得那个男人夺去了她的母爱,所以,趁着两个人在欢愉,她用着扫把顶住了两个人的门,然后放了火,烧死了他们。

    可是,这一切杀手白从未对着任何人说出口,哪怕是眼前的秦合欢。她不会解释,她活在一个无法解释的现实之中,她是坏人,也永远只是个坏人。

    仿佛是因为杀手白一直没有任何动静,秦合欢也注意到了她的情绪不对劲,她的手开始在周围摸索,然后摸到了杀手白的身体,又很快摸索到了她的手。

    杀手白就这么被动的等待着,直至感觉到秦合欢握住了自己的手,她这才觉得冷静了一些。她开始牵着秦合欢的手进屋,把她护送到了床边。

    但这一次,她没有上床,她发现自己身上都是刚才那个男人的血液。

    “上来睡觉。”秦合欢用命令的口吻继续说道,她就像是杀手白的母亲,可杀手白又明白她跟着自己的母亲完全不同。秦合欢会打自己,只是因为她的粗暴而导致秦合欢的暴力,而自己的母亲,永远只会无缘无故的打。

    “你不是讨厌脏,我身上都是血。”杀手白找到了拒绝的理由,至少在现在,她不想要跟着秦合欢靠的那么近。她怕自己伤害她,可又不愿意让秦合欢知道自己是个精神病。

    她惧怕这个唯一能理解她的人离开,又惧怕秦合欢知道真实的自己。

    “上来,我只重复一遍。”秦合欢继续命令,她知道自己必须要驾驭这只野狗,如果控制不住,她可能会变成下个男人,也许杀手白会把她打的血肉模糊。

    杀手白还是没有动,秦合欢干脆又自己行动了,她抓住了杀手白的手,把她拉了过来。

    “刚才也不是你的错,你只是想要保护自己,只是,你打的太过分了,自卫就好,打死人了,就是犯罪。”秦合欢还想着她的正义感,即使她现在眼睛瞎了。

    她也不知道眼前的人如何的臭名远扬,在她的眼里,杀手白就是她的狗。

    “对不起。”杀手白老实的道歉,虽然她一点都没有对于杀人有着什么特别的感觉,只是,她在乎秦合欢,她又变得像是一只狗,却又像是一直害怕主人抛弃的土狗。

    秦合欢对道歉没有任何反应,对着杀手白说道:“睡觉吧,明天我们看了我的侄女们就离开。”

    杀手白小心翼翼的躺在了她的旁边,明明是一张狭隘的小床,只有单薄的有些发霉的被子,可是她们的距离却拉的很远。

    秦合欢觉得很冷,她知道杀手白还在介意刚才的事情才这么拉开了距离,可她真的不想要明天感冒。

    秦合欢不满的诉说,“你跟我距离这么远,想要冷死我啊。”

    杀手白立刻老实的把被子全部盖在了秦合欢的身上,自己宁愿一点也不用。但她靠近,秦合欢已经拉住了她,强制性的将她抱住。

    “这样子才对,刚才冷死我了。”她真的冷的不行,农村的冬天,没有暖气的室内,这个透风的小屋,真的把她脆弱的身子折腾的要命。

    她开始不自主的抖了一下,杀手白忙是抱住了她,给予她提问上最大的温暖。杀手白还是睡不着,她想起了刚才秦合欢的举动,在听到强奸两个字后,反应比她更加强烈。

    “瞎子,你是不是经历了什么事情?感觉刚才一点不像你会做的事情。”

    秦合欢的颤抖更大,像是情绪正在动摇着,几秒之后,她叹息一口气,于是说道:“想要听个故事吗?”

    “我不听格林童话。”

    “你还真当你是小孩子啊!白痴!我说准备说的故事,是我为什么想要当法医的故事!”秦合欢感觉自己酝酿的悲伤情感就这么没了,只是,她也兴庆,她可以这么轻松的跟着她诉说这个有些沉重的故事。

    ————————————

    突然想起来,莫贪欢如果叫秦合欢表妹,那么他们就是同辈的,所以这文里的表姐妹就要改成侄女们,才算是同辈。

    明天,也就是6月1号,会有本人特别期待的女上位。

    啊,本来今天因为家里实在太吵打算继续拖着,然后看了一下我这个月赚的钱,冷静了一下,决定还是继续更了。哈哈哈,明天六一儿童节,希望大家会关爱还是未成年的我。【期待红包的眼神】


同类推荐: 浓甜深渊赠我予白(全)轮奸之地铁色狼【ABO】合欢gl别来无恙林洛儿的被肏日子淫液香水系统(NP,H)一见男主就腿软(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