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ABO】合欢gl 第004见

第004见

    她的心中却是气不过的,感觉被这该死的瞎子愚弄。当在脑海之中回忆刚才的过往情节,杀手白怎么都感觉自己被这女人牵着鼻子走。先别说那种脊髓测量年龄的方法,光是这摸出她的禁欲,都绝对是不可能的。

    越想,杀手白知道她绝对被合欢玩弄了。她想要回去找合欢算账,可又觉得哪里不对劲。

    “我到底是个臭名远扬的杀手,还是个记仇的小丫头。”她说的是标准的美式英语,嘲笑着自己怎么可能被人说到痛处,就变得无法冷静下来。就算真的要去对这个狂妄的瞎子进行报复,也应该符合她这个杀手的风格。

    比如说,夜袭……

    杀手白的嘴角挂上了阴森森的笑意,她再度返回了按摩店附近,打晕了小卖部的老板,捆绑起来,直接丢到了木质地板所做的楼上。她也没有选择易容,这种没有任何技术难度的监督,不适合她浪费大量的易容液。

    夜幕渐渐来临,按摩店的生意却还是十分冷清,每当有一个男性客人,店长就会陪同的站在那边监督,防止男性对于瞎子的骚扰。到了晚上十点多,按摩店的生意结束,店长送着瞎子回家。

    瞎子的家距离这边不远,走过一条街就能到,即使在路上,这个按摩店的店长还是彬彬有礼,也没有任何的越轨行为,他的表情显得十分郑重,仿佛这个瞎子是他非常重要的人。

    可这重要,却又不带有任何的爱情因素。

    这是杀手白无法理解的,在她的认知里,世间的一切都逃不过情与性,没有人能逃得过去。她想,也许这个店长跟着瞎子都有各自的伴侣。

    杀手白终于动了,她用着道具顺着墙壁攀爬上去。窗户并没有关,轻轻的开着一条小缝,杀手白轻松的就爬了进去。

    这里很狭小,潮湿,跟着天使街大多数地方没有任何的差别,可也从居住条件上来看,这个叫合欢的瞎子也没有伴侣,也符合她拥有处子香味的原因。她现在似乎正打算洗澡,可以从这边听到里面的水声。

    杀手白继续看,却见这个浴室简陋的要命,就算自己翻进来的目的压根不是看这个瞎子洗澡,可这简陋的浴室结构能让她清楚的看到瞎子的风光。

    尽管杀手白不想承认,可这个瞎子的确是个一等一人的美女。

    制服随着手的律动缓慢脱下,能看到她圆润的肩头,丰满而漂亮的乳房,此时此刻正顶在薄薄的蕾丝内衣上。半透明的,仿佛只要杀手白在努力点,就可以看到那乳房上那清晰的樱桃。

    明明是那么土的掉渣的制服,可藏匿着却是价格昂贵的内衣,杀手白觉得疑点重重,总觉得这个瞎子的身份并不简单。她更觉得自己这么像傻逼一样盯着另外个女人看是不礼貌的,但眼睛却根本无法控制得住。

    尤其是当杀手白意识到合欢接下来的动作,她的呼吸不由得开始变得急促,就见合欢身后解开了内衣的扣子,缓缓的脱下了胸罩,就能看到那乳房的真面目。

    圆润而挺立,那两点更是成为这美丽酮体上的点缀,带给杀手白视觉上最大的冲击。

    明明也看了许多女人的身体,也其中不乏漂亮的女人,可不知道为什么,只有眼前的瞎子却会让自己有着不一样的反应。杀手白感觉自己整个人变得非常不妙,这一次不仅是性器,就连那干涸的花瓣也开始微微湿润。

    她的呼吸变得更是急促,还没等着她深呼吸保持冷静,合欢已经弯腰低头,褪下那与内衣同一系列的黑色蕾丝内裤,她看到了女人最为神秘的地带。

    那是让杀手白称之为魔鬼的绝对领域,却竟然又在引诱着她。

    房间并没有开灯,合欢的美丽显得若隐若现,杀手白想要探着头看的更清楚,她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罪恶的双手,悄悄的踏了进去。

    这一下,距离合欢的距离变得越来越近了,房间里那种香味变得更是浓郁,合欢毫无防备的站在她的面前,一双乳房随着她的动作而微微抖动,她打开了浴室的莲蓬头,那温热的水顺势洒在她的身上,淋再那美丽而成熟的酮体上。

    水流开始贪婪的亲吻着,通过她白皙的脖颈,丰满的胸部,慢慢集中在腹部,到达最为神秘的三角地带,杀手白就这么傻傻的看着呈现在自己面前的香艳画面,已然不知道自己进入房间到底是干什么的。

    合欢仿佛还是没有注意到房间里出现的入侵者,在温水的灌溉下,她白皙的肌肤微微闪烁着光亮,她的双手在胸前,腹部各种地方揉捏着,让漂亮的躯体变得更加湿润。而她似乎也享受着温水的侵犯,微微晃动着妙曼的身姿,湿漉漉的头发披散在肩头,更是妖娆无比。

    这份过分动人的美丽,也只有在水的滋润下才能开发。

    过了一会,似乎觉得自己充分湿润,合欢的手开始摸索着洗澡用的白迟牌沐浴露。但那沐浴露似乎因为上一次洗澡早已倒下,合欢摸索了半天,却一无所获。

    杀手白看的实在有点于心不忍,她轻轻悄悄的上前,将那倒地的白迟牌沐浴露向前推了推,就见合欢的指尖已经摸了上来。只差那么一秒,杀手白的手就与合欢的手撞在了一起。

    杀手白觉得可惜,又觉得松了一口气,等产生这种的情感,她又觉得自己好笑。可现在,她不愿意破坏这份美丽,又重新坐在了地上,欣赏着这这辈子再也见不到第二次的洗澡表演。

    合欢开始挤出白迟牌沐浴露倒入掌心,均匀的搓揉起来,然后开始顺着脖颈慢慢涂抹,尤其是到达乳房的涂抹动作,让杀手白看的更是心跳加快。她恨不得直接用着自己的双手去帮着合欢服务,可她不能,她也不是来做这种苟且事情而来的。

    杀手白继续与自己的思想做斗争,合欢的手已经将泡沫涂抹开,在温水跟沐浴露的作用下,那乳房上的两点慢慢的向上透着它的脑袋,鲜红的樱桃刺激着杀手白最为原始的欲望。

    可这一次不是杀戮欲望,而是性欲。

    合欢继续搓洗着,泡沫均匀的游走到了全身,她的身体在泡沫的遮盖下变得朦胧,却是更加诱人的。哪怕是这个该死的国产沐浴露,香味都是致命的。

    杀手白不敢呼吸,可每次停止呼吸,她总是要花更多的经历去吸取更多的空气,也就吸进去更多的香味。

    泡沫此时此刻已经充分的沾染了她的身体,她开始用着莲蓬头冲洗着自己的每个角落,哪怕是下体的私处,也被水流毫无保留的冲洗。这是杀手白最怕洗浴的地方,可她做梦没想到,合欢清洗私处是那么的轻松。

    她的双腿微微张开,水流冲刷着,带着强烈的挑逗性。紧接着,仿佛觉得还没有清洗干净,她右手伸进下体所在的位置,在私处反复的搓揉着。花瓣随着合欢的律动张开,闭合。当那手指不小心划过那些敏感的地方,合欢的身体微微的抖了一下,随即发出了轻轻的呻吟声。

    但即使知道这种感觉的罪恶,可她却没有停止,继续反复的清洗私处,直至几分钟后,她似乎觉得清洗干净了,最终关闭了水龙头。

    她开始用着毛巾擦干身子,杀手白却在这一刻觉得宛若空落落的,她觉得合欢应该刚才在继续做点什么事情,可什么也没发生。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看的是什么,即使知道,她作为一个免费的看客,也根本什么也说不出口。

    合欢穿衣服的动作却在这个时候变得迅速起来,杀手白还坐在地上,似乎还在回味着刚才看到的画面。

    突然,有什么打在了她的身上,杀手白吓得神经紧绷,仔细一看,却发现打在自己身上的是个钱包。

    “拿着这个离开这里。”

    “啊?”杀手白发出了一个音节,却忽而想起自己不应该存在在这里。

    “你不是来抢劫的吗?这已经是我的全部,请留下我的证件就好。”那瞎子却是理智的,甚至让杀手白这个杀手怀疑到底她们谁才是瞎子。

    也是这句话,让杀手白想起她出现的目的。

    “不,我不是,我是来……”

    “滚,别让我再见到你。”合欢下了最后的逐客令,她的手中不知道何时已经握住了手术刀。

    杀手白吓得真的拿着钱包跑了,等着她反应过来,她不仅拿了合欢的钱包,还有她不该拿着的证件。

    这是她的身份证信息,写着合欢的名字。

    【秦合欢,女,1988年出生,天堂市xxx人。】

    “小偷,把我的身份证留下啊。”秦合欢在楼上喊道。

    “我不是小偷……。”

    “那是你……”

    杀手白想说自己的名字,可她想起自己根本没有名字。她觉得自己既然被称之为杀手白,那么就应该有个姓白的名字,于是,她仰着头说道:“瞎子,我叫白迟。”

    可当话说出口,杀手白发现自己不小心说出了白迟牌沐浴露的名字。

    “好的,沐浴露,把身份证留下。”

    楼上的秦合欢幽幽的说着,完全不掩饰她对着杀手白的鄙视。

    ————————————————————————————

    因为收费后就没办法修改,所以估计版本的会很多语句跟错别字的问题。

    永久v版本则是随着我的修改更新,所以不会出现这种问题。

    啊,打广告的我又来了,一百块的车票你来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有需要永久看我写的车的小伙伴吗??????


同类推荐: 浓甜深渊赠我予白(全)轮奸之地铁色狼【ABO】合欢gl别来无恙林洛儿的被肏日子淫液香水系统(NP,H)一见男主就腿软(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