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ABO】合欢gl 第002见

第002见

    并不是她性无能,也不是她性冷淡,只是杀手白的身体跟着普通人有一些不同。

    她的肤白若雪,身材窈窕,凌乱的头发披在肩膀上,带动着她整体的五官,有着说不出的性感味道。可这样子的美人,目光却死死的盯着她下体的所在位置,看着那立起的棍子。

    比起男人的棍子要小一点,可也是足够长而大。这应该是男人的性器,可现在,这个杀手白不但拥有女人的乳房与性器官,她还拥有男人的性器。

    但杀手白知道,即使拥有这性器,她还是一个真正的女人。

    只是,她的成长发育让她显得与普通的女孩子有点差别。

    杀手白如此想着,她又开始翻动手机,查看着一篇叫做【abo】xxxxxgl的文。这是她来到天堂国唯一的安慰,也是她现在寻求的唯一发泄性欲的方式。

    因为她与其他人与众不同,也没有活在都是abo的世界,她是孤独而不被人理解的,即使偶尔有着性欲,却因为对于身体的厌恶而最终什么也没有做。

    禁欲的时间久了,杀手白的性癖产生改变,她开始杀掉一个个男人来得到性满足。她不屑杀女人,因为女人既是她的同类,也是弱势群体,只有杀男人,才能证明着自己的强大。

    但现在,从十三岁开始就不断杀人的杀手白陷入了每个星期最大的危机之中。她很爱干净,每天必须要洗澡才能平静下来,只有性器的部分,是一个星期才会触碰一次的。

    对于她来说,这性器是魔鬼,而她必须要跟着魔鬼抗拒。

    挣扎了几秒钟,杀手白终于走进了那简陋的甚至可以称不上浴室的帘布,水流顺着她乌黑的长发缓缓朝着肌肤流动,冰冷的水让流经的乳房,腰肢上染上了透明的水渍,杀手白的腰肢纤细,性器低敛着头,宛若随时等待着进攻的捕食者。

    她有个性感而漂亮的屁股,双腿结实而匀称,紧紧的挨在一起,想要不留下任何一点空隙,但那性器总是探着头好奇的张望着周围的一切。

    明明是那么漂亮的美人,可当莲蓬头的位置转移到了下体之上,她的表情变得而扭曲,像是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可事实上,当冷水温柔的轻吻着性器的时候,那种强烈的快感让她几乎快要舒服的晕过去。

    可杀手白觉得那种快感是魔鬼,她从小所受的教育都让她不得不反抗这种快感。

    她开始如同小孩子一样哭泣,想起了母亲看到她玩弄性器给予她的惩罚,每天喊着她是恶魔的杂种。终于有一天,杀手白忍受不住了,她放了一把火烧掉了自己的家,直至后来,当她回归,才发现自己的母亲被自己烧死了。

    但杀手白的不幸还是没有停止,她被送去了孤儿院,却因为这性器被男女都排斥,所以她打伤了院长逃离,偷鸡摸狗的事情做过不少,后来几番进入监狱,认识了许多声名狼藉的罪犯,学习了很多犯罪技巧。

    从那之后,她开始在到处流浪,每当她产生性欲的时候,她就会去杀人,杀的人越多,就证明她的性欲更强烈,导致到了现在,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杀了多少人。

    而现在,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一时冲动跟着那个犯罪心理专家来到了天堂国。

    想到这里,她甚至没有关掉水龙头,疯狂的冲了出去,打开了电视剧,调弄了几下,就看到了电视机的画面改变。

    里面是天使街红灯区的景象,位置恰巧的对准一栋楼房的房间。现在已经是黑夜,那房间的灯光暗着,杀手白继续跳动着电视机,又露出了另外个摄像头,正好将这红灯区的大街景象完美的呈现。

    她的目光游离,直至看到了那站在电线杆旁边那个窈窕女子,终于露出放心的笑容。她笑的很美,却是很疯狂的笑意。

    “方颜,快点发现我……杀掉我啊……”她对着电视机喃喃自语,仿佛对着盗摄的女人有着疯狂的执念。

    但是,盗摄的女人却一点也没有注意到自己被拍摄的场景,因为杀手白所使用的摄像头,就是入侵警方的摄像而使用的。

    于是,杀手白就开始一直盯着方颜,直至方颜离开,她又换做了另外一组摄像头,就这么看到睡着,然后第二天持续着这样子的行为。

    杀手白不会觉得无聊,她像是个等待被杀的猎物,但她的攻击性让她无法闲下去。当那个叫做方颜的女人没有出现在监控头之内后,杀手白就会去街上继续恶作剧。

    有时候她会扮演男人,有时候会扮演女人,有时候会做好事,有时候会做坏事情。但今天不同,她昨天晚上洗了澡,决定再去那个按摩店测试一下那个瞎子的嗅觉会多么厉害。

    杀手白喷了香水,随便易容成一个女人的长相,重新用着陌生人的身份出现在了按摩店。

    按摩店的店长对于昨天的事情一无所知,还是笑着对着客人打招呼,杀手白则自然的被店长引了进去。仿佛是因为来的客人是没有攻击性的女人,店长甚至没有在房间里停留,给予了两个人充分的独处空间。

    “客人,您又来了。”合欢说道。

    杀手白没有说话,她还在判断合欢说的‘又来了的’含义。

    “客人,你是昨天那个最后没有按摩的客人吧……我应该没有闻错。”合欢支着拐杖凑了上来,仿佛想要确定着眼前的人是否就是昨天那个来到店里的古怪客人。

    听到这句话,杀手白知道香水对于合欢的鼻子无效,只得嗯了一声,紧接着继续询问道:“我喷了这么浓重的香水,你都能闻了出来。”

    合欢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我闻的并不是香水……而是气味……”

    这种说法让杀手白觉得很新鲜,重复道那两个字,“气味?”

    合欢点了点头,解释道:“对,似乎自从瞎了之后,我就能感觉到一种气味,而这种气味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

    “那我是什么样子的气味。”

    “危险的气味。”

    听到合欢这么说,杀手白差点就准备直接掐死这个瞎子,应该是说,她已经在做这种准备了。即便她不杀女人,可有些时候,不得不为了自己的安全做出保护举动。

    “总觉得你经历了很多事情,大概你是做着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客人,对不起,我是不是说的太直接了。”

    杀手白的手在听到这句话后停顿,刹那间恢复了冷静。她差一点就被这个该死的瞎子刺激的坏了自己的原则,她更加忘记了,在这个天使街,并没有什么背景干净的人,而这个瞎子所说的话,大概只是为了吓唬自己。

    她开始安慰着自己不要这么神经质,不要以为人人都是像某个心理画像专家一样那么难欺负。这眼前的女人只不过是个瞎子,而永远只会是个瞎子。

    “还好吧,开始按摩吧。”

    “好的,麻烦客人你脱掉衣服,换上我们这边的服装。就在柜子上第二排,有女士专用的。”

    “太麻烦了,反正你也看不到,我就干脆脱光算了。”

    看杀手白如此豪放的宣言,合欢羞红了脸,仿佛熟透的苹果一般让人想要狠狠啃咬上去。但她似乎还清楚的记得自己所做的工作,继续劝导道:“客人,就算我看不到,等会店长要是进来怎么办……你还是穿上吧。”

    杀手白开始拿国外的事情当做幌子,继续说道:“可是我们那边按摩,都是什么都不穿的。”

    合欢有点为难,继续说道:“那……麻烦你把门反锁了,这样子的话,外面的人就进不来了。”

    看着眼前瑟瑟发抖的绵羊说出的言语,杀手白有种引羊入室的错觉。

    杀手白答应着,反锁了门,就听到外面店长奇怪的追问。

    合欢理解解释道:“店长,这个客人需要一个安静的空间,不希望打扰……”

    店长信以为真,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也许是因为合欢使用的是身份不会让任何人起疑心,所以这个店长毫无防备。

    杀手白也在一个瞎子面前变得毫无防备,她脱掉了衣服,很快就变得一丝不挂。

    说真的,她对于按摩这种手艺实在好奇,而也只有瞎子,才不会嘲笑着她跟别人的与众不同,也只有看不到的人,才能让她的自卑感得到安心。

    ——————————————————————————————————————————————

    因为第一次写abo,恩,就按照自己认知里的abo来。

    但这并不是一个abo的世界里,而是设定是a,不知道这种崭新的方式会不会被人吐槽。

    上一次第一次尝试了写了np文,这一次写连环杀手也是第一次,至于后续发展会变得如何,由于没写,我也不知道,但是,希望每一篇大家都能看到我努力的肉渣。。。。【望天,不会写肉真是对不起啊】


同类推荐: 浓甜深渊赠我予白(全)轮奸之地铁色狼【ABO】合欢gl别来无恙林洛儿的被肏日子淫液香水系统(NP,H)一见男主就腿软(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