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赠我予白(全) 分卷阅读84

分卷阅读84

    尖和牙齿,在呻吟中忽隐忽现。

    弥天渴望。暗潮吞没他的感官。

    古朴的卧房有股淡淡的檀香,混着一阵阵浑浊的气息。

    烛火在灯罩中如同凝固般,纵使床榻上澎湃翻波。

    回到斐洲岛后,转眼年关将至。

    徐品羽捏着写有辞呈二字的信封,敲了敲苏虹的办公室门。

    决定辞职的主要原因,是她和沈佑白还未解释彼此的关系。

    没料到,纸包不住的火,就在酒店员工间燃烧出窃窃私语,造成了不良的影响。

    先察觉不对劲的是徐品羽,发现最近带有色眼镜看她的人不少,来和她套近乎的更多。

    又在林敏敏的提醒下,她算是明白了,并且非常不自在起来。

    但在这些之中,还有一件最让她哭笑不得的事。

    她猜测,应该是认为既然徐品羽可以一睡上位,那么便效仿之。

    于是,某女同事竟然在职业套装里,穿着比基尼,找去了沈佑白办公室。

    紧跟着就被辞退了,下达各个部门的通报文书,写的毫不留情,实在难看。

    想来,沈佑白大概是因为这件事,才得知酒店里正播散的闲言碎语。

    不懂是巧合,还是他刻意安排,没几天沈氏少东绯闻见报。

    被记者在停车场堵上,徐品羽懵了懵。

    按沈佑白的个性,本该油门一踩,他却淡淡的丢下句,“我未婚妻。”

    徐品羽从经理办公室出来,正好遇上熟人在值班室。

    她倒了杯热水,放在林敏敏面前,“刚刚向苏虹姐打听到,以后主管就是你了,恭喜升职。”

    林敏敏挑眉,“少来啊,我哪有你升的高。”

    徐品羽笑着切了声。

    两人闲谈几句,林敏敏问她,“什么时候回家?”

    徐品羽认真思考片刻,才说,“年前,你呢。”

    林敏敏摇头,“我不回了,申请年班的没几个,估计得加薪留人,我回去没什么用,在这还多赚点。”

    徐品羽看着她说话时,神色轻淡,心里不知何滋味,“给你寄年货,到时候告诉我。”

    林敏敏不客气的点菜,“鲍参翅肚,满含全齐来一桌。”

    徐品羽笑着推她一把,“撑不死你。”

    像想到了什么,林敏敏眼睛一亮,“走之前,能不能给我留本真经,主要讲讲该如何PK过名模稳坐总裁娇妻之位。”

    徐品羽拍着她的肩,“要相信你自己,嘴贫的女孩运气都不会太差。”

    当晚离开时,林敏敏特别矫情的送她到酒店侧门。

    徐品羽上车后,从车窗外看去。

    林敏敏冷得攥紧衣领,笑着朝她挥手。

    夜色中,她虽站在光处,却照不亮身影。

    还有几日便要过大年,自徐品羽从斐洲岛飞回这座城市,已有两周。

    酒店仍有成堆的事务待沈佑白处理,他没有和徐品羽一同过来。

    早晨屋外漫天飞雪,窗上结着白霜,和擦不干的雾。

    陈秋芽手术在即,徐品羽正帮她收拾衣物准备住院。

    白皑皑的霜雪从树杈落下一大块。

    徐品羽余光瞥见这动静,抬头,巧的是这时手机在桌上震动。

    接了电话,那边沉静的声音,她喜欢的不行。

    徐品羽握着手机,在玄关穿鞋,顺便对他说,“等一等,我换下鞋。”

    沈佑白淡淡回答,“不着急。”

    徐品羽跑下楼梯,隔着白茫茫的天地,看见他在不远处挺拔的背影。

    她呼出口气,淡雾弥漫眼前。

    第五十八章   还债(4)

    印有超市字样的塑料袋,从徐品羽的脚边卷过。

    她下意识低头看,再抬眼时,沈佑白已经发现她,正朝这边大步走来,踩着一地昨晚刚下的新雪。

    徐品羽慢慢笑起来,冲他张开了手臂。

    然而却没有如同预期,得到一个拥抱。

    沈佑白将自己的围巾裹在她脖子上,遮住了徐品羽的半张脸。

    此刻,她呼吸都是淡香水和烟味。

    他来的突然,徐品羽穿着毛衣就下楼了。

    看出沈佑白表情,是对她单薄的着装不悦,徐品羽便牵过他往楼道里走,“也就几步路。”

    陈秋芽见到他时,并无太多复杂的情绪。

    起初偏见是有,全赖沈佑白的父亲。

    但他对徐品羽的好,陈秋芽能感受到,就再没别的要求。

    陈秋芽住院后的第一次会诊,几个远在海外的该领域专家,特地赶来。

    他们谨慎地讨论一场成功率颇高的手术,让本院的主治医生有些战战兢兢。

    徐品羽得知这件事,猜都不用,就知道是谁安排的。

    连陈秋芽也比着手语调侃她,我得多活几年享女婿福啊。

    徐品羽呸了一声,“什么几年,你要长命百岁。”

    手术进行的很顺利,徐品羽悬着的心总算放下。

    年三十的晚上,沈佑白陪她在医院度过。

    电视里正演小品,她笑着给陈秋芽剥橘子,他在一旁看。

    陈秋芽睡下以后,徐品羽和他在外间休息,沈佑白塞给她一颗橘子。

    她顿了顿,很快地剥开,掰了一瓣,却扔进自己口中。

    沈佑白的表情瞬间不好看,徐品羽搂过他,堵住他的嘴。

    远远地传来炮竹声。

    年后没过多久,陈秋芽开始了声带训练的课程,恢复情况十分乐观。


同类推荐: 你闻起来香香的【中短篇肉文合集】轮奸之地铁色狼赠我予白(全)清凯(校园H)浓甜深渊太子宠妾(高肉)AV练习生[快穿]女配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