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赠我予白(全) 分卷阅读81

分卷阅读81

    黄腾达指日可待。

    可偏偏,徐品羽是相貌生得好看,没有身份背景,家底穷到响叮当的女人。

    所以苏虹看她的眼神多半是遗憾,她也终于沦落,靠卖弄色相上位。

    徐品羽自然领悟到她神情的含义,颇有无奈,没多解释。

    安然过了旷班这一关,她以为今天可以轻松度过时,不知凶吉的事,又找上她。

    时间于下午五点左右,徐品羽接到餐饮部的主管说,有几个住客在餐厅喝多了正耍酒疯。

    她急忙赶了过去,见到三个醉醺醺男人被架着,场面已经得到控制。

    此时,一个男人脚步飘忽,跌跌撞撞而来,徐品羽下意识的扶住他。

    男人指着她盯了会儿,突然眼睛闪过亮光,“诶,是你啊。”

    徐品羽愣了愣,随即想起,这人曾在地铁通道口,给她递过大衣和纸巾。

    她回神,扶稳耿非然,说着,“请您把房卡给我。”

    费劲地将喝醉的人拖回来,徐品羽刷开了门,扶着他摇摇晃晃的进去。

    但房里站着两个高大的男人,西装革履,神情肃然,让徐品羽怔了怔。

    下一秒,身后的人即刻用湿巾捂住她的口鼻。

    徐品羽激烈的挣扎了几下,但刺激的气味,使她渐渐失去力气。

    酒店摄像头分部甚密,避免过早被发现,耿非然给她披上了长风衣,遮住酒店工装裙。

    徐品羽知道自己被扶着出了房间,下了电梯,上了车。

    她的意识尚存,只是毫无抵抗能力。

    等徐品羽恢复到能够自我控制,她撑着座椅坐起身。

    她摸了摸口袋,确认通讯设备被拿走了。

    耿非然以为她会先哭天抢地,或者惊慌失措。

    但是,她居然问着,“绑架要负刑责的,你这么年轻就想不开吗?”

    徐品羽的反应出乎他意料,耿非然停顿了下,才表示歉意,“见谅。”

    如果不用这种方式,在沈佑白的地盘,没机会把她带走。

    看着车窗外的景色不断飞驰,徐品羽皱眉,“你要带我去哪?”

    耿非然说,“你放心,我不是坏人。”

    徐品羽瞥了他一眼,“之前我也是这么觉得,现在看来不一定了。”

    耿非然莫名的笑,“至少我不会伤害你,所以请你配合我。”

    得不到答案,她干脆闭嘴不再说话。

    与此同时,徐品羽思考他绑架自己,劫色的话,直接迷晕她在酒店房间就行。

    那是为了勒索,还是害命?

    前者,估计是得知了她和沈佑白的关系。

    后者,徐品羽应该和他无冤无仇,最有可能是有人让他这么干。

    而耿非然礼貌的态度,又让她困惑不解。

    斐洲岛的冬天,昼夜温差大。

    阳光只会明媚到六点左右,天色暗下来之后,就是坠入深海般的冷。

    徐品羽站在停机坪,冷风把她头发吹乱,一下车便冻得她哆嗦。

    眼前所见,直接否定了她先前的设想。

    财力足够派来一架私人飞机,没必要勒索。

    杀人灭口,更不需要大张旗鼓的换个风水宝地。

    这么想来,只剩下,“是沈家有人要见我?”

    她话音刚落,耿非然露出一脸,你怎么知道,微讶的表情。

    徐品羽收回视线,抬脚走上飞机,留给他一句,“我有脑子。”

    耿非然挠了挠额头,是被嫌弃了吗。

    既然徐品羽已经猜到,耿非然便也不再隐瞒,当绑匪非他所愿。

    这之前在地铁口遇见她,也是因为老沈董收到风声,为探查沈佑白过去的动向,才让耿非然前往那座城市。

    只是那时,耿非然并不知道,徐品羽就是他要找的,神秘的女人。

    沈老近日才真正掌握许多她的资料,便坐不住了。

    航程三小时,陆路一个半小时,她昏昏欲睡前,到达目的地。

    夜色中,这座古朴的宅邸大门前点着两盏灯笼,说不出多瘆人。

    刚迈过门槛,宅院深处传来犬吠,声嘶力竭,让她清醒不少。

    耿非然领着她,七拐八绕的到了书房。

    徐品羽想象中,他的爷爷应是不苟言笑,严肃古板,威严重重的老人。

    或许她潜意识,认为沈佑白是祖传的冷漠疏离。

    进门前,里面坐着的老人,便远远地看了过来,气场果然是代代相传。

    耿非然带上门离开后,徐品羽战战兢兢地坐下。

    她看着沈青峥动作不急不缓,娴熟的沏茶。

    在几盏烛灯下,茶水色泽极佳。

    “喝茶吧。”沈青峥声音低沉中厚。

    徐品羽小心翼翼的托起茶杯,饮了一口。

    茶入喉,苦得她眼泪都要出来了。

    沈青峥看她瞬变的表情,问着,“不好喝?”

    徐品羽连连摇头,嗓子就像苦哑了。

    沈青峥低眸,慢条斯理的洗茶,边说,“我的孙子,似乎给你添了不少麻烦。”

    徐品羽忙说,“您太客气了,我和……”

    “谁跟你客气。”沈青峥扔下茶具,清脆的响。

    他抱胸,朝徐品羽扬着下巴,“没看过电视剧啊,我的言下之意就是问,你要多少钱肯离开沈佑白那小子。”

    徐品羽愣了下,犹犹豫豫的开口,“感情是无价的……”

    沈青峥直接切断,“别跟我扯这个。”

    徐品羽眨眨眼


同类推荐: 你闻起来香香的【中短篇肉文合集】轮奸之地铁色狼赠我予白(全)清凯(校园H)浓甜深渊太子宠妾(高肉)AV练习生[快穿]女配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