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赠我予白(全) 分卷阅读75

分卷阅读75

    美人坐在沙发里,翘着腿,黑色的连身裙,肩上的毛领随她用长板搓磨指甲的动作耸着。

    一个保洁员一个服务员,手足无措的站在旁边。

    江宜珍吹走手指上的细尘,抬眼看着走来的人。

    徐品羽点头,不卑不亢的说,“江小姐您好,我是部门主管,有什么问题您可以和我说,一定尽可能满足您的需求。”

    江宜珍缓缓的眨眼,吐出,“徐品羽。”

    不明含义的被叫了名字,让她轻轻皱眉。

    江宜珍扔下磨甲的工具,双手环叠在胸下,“其实我就是想找你谈谈。”

    徐品羽转头对两个茫然的员工说,“你们去忙吧。”

    在他们离开套间后,徐品羽平静的开口,“请问江小姐想谈什么。”

    江宜珍语调散漫且傲慢的说,“就谈,你和沈佑白之间的……距离?”

    第五十一章  孩子(1)

    徐品羽淡淡的目光看不出情绪,沉默的望着她。

    江宜珍从鼻息叹气,摇头,“灰姑娘在童话里才会出现,门当户对才是残酷的现实。”

    话语声落,她低下头,伸向沙发上放着的手包内。

    徐品羽的角度看不清她在做什么。

    不到一会儿,她的视线又在徐品羽脸上定格,说着,“你这么年轻漂亮,又在这么好的环境下工作,找个有点经济基础的男人,踏踏实实的过日子,不是很容易嘛,飞上枝头变凤凰这种事,风险很大的。”

    江宜珍语速缓慢的说,“高攀可以,只怕攀得太高了,摔下来疼是你自己。”

    那张精致妆容下的微笑,含着嘲讽。

    徐品羽轻轻蹙眉,“说实话我现在非常不耐烦,能够站在这里听完你的话,完全是出于对酒店客人的尊重,毕竟我还在工作时间。”

    江宜珍表情一顿。

    徐品羽看着她,说,“或许你们把沈佑白的家世财富看做他的所有,可对于我而言,这些就好比是他的行李罢了。因此你所谓的风险,在我看来都是无关紧要的东西。”

    江宜珍愣了下,随即扯起唇角,轻蔑的笑了声,“呵,你可真是清高啊。”

    徐品羽说,“江小姐不必冷嘲热讽,谁都向往纸醉金迷的富裕生活,我当然不免俗。”

    在江宜珍促狭的眼神中,徐品羽平静的陈述着,“我的意思是,假如今时今日他不是沈氏少东,我努力工作几年,也是个有点经济基础的人,想和他那样年轻漂亮的男人踏实过日子,很容易。”

    “江小姐没有别的要说,我先去工作了。”

    徐品羽没想过等她作出回应,不卑不亢的朝她点了点头,然后转身走向门口。

    她的手还未来得及握上门把,先被人从外面推了进来。

    沈佑白站在眼前,将手机放进大衣口袋,冷静与平时无异。

    徐品羽却像是第一次见到,气质如此自成风骨的男人般,怔了怔眨眨眼。

    沈佑白没有开口的意图,只是拉起她的手,准备离开。

    房中,江宜珍的腿从膝头滑下,蓦地站起身来,提了些音量,“佑白,我不怕跟你把话说开。”

    他便停了脚步,回头。

    江宜珍盯着他,“沈老既然已经认定我来当他的孙媳妇,你这么做就是违背他老人家的意愿。沈老这脾气谁都劝不住,说不定一时气不过,会把属于沈家的身份从你身上收回。”

    话音落下过了许久,沈佑白似乎在确定她再无话说,依旧是淡漠的神情,把门关上。

    而至始至终,他未言一句。

    门缝闭合后,江宜珍定定的看了半响,弯腰抓起沙发上的手包,狠狠地摔了出去。

    口红滚撞到阳台的玻璃窗。

    地上的手机屏幕亮着,显示通话中断,联系人是沈佑白。

    沈佑白牵着她走到电梯前。

    徐品羽抬起下巴,微微仰视。

    只看见了,他不带任何情绪的半张脸。

    紧了紧握着他的手,沈佑白看了过来。

    徐品羽轻声问,“她说的有多大可能?”

    她皱着眉,抿了抿唇,“你会一无所有吗,就因为我?”

    沈佑白垂眸,片刻,“可能性很大。”

    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

    但徐品羽愣住没动。

    沈佑白看着她,“所以你努力工作,我力求年轻漂亮。”

    他的语调平平无起伏,却显出些一本正经的感觉。

    徐品羽顿了下,没忍住笑出声来。

    沈佑白静静的望着她。

    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

    他回神,认真的说,“你笑的真好看,做吗?”

    这两者有什么因果关系吗。

    徐品羽噎了一下,慌忙走进电梯里,率先按下楼层。

    “我得去看孩子,就今天早上,1009的客人,在咖啡厅。”

    她说的语无伦次。

    沈佑白看她,“别紧张,我只是询问你的意见。”

    徐品羽咽下口水,“我的意见是,暂时不行。”

    他偏头,“为什么。”

    “因为……”

    想不出说辞,她求饶,“我很累。”

    沈佑白缓缓点了点头。

    徐品羽以为逃过一劫。

    然后他说,“你可以躺着,我来动。”

    徐品羽要哭了,“能不能别在工作时间谈论这个。”

    是该从承受力的角度出发,重新考虑和沈佑白同居的问题。

    但


同类推荐: 你闻起来香香的【中短篇肉文合集】轮奸之地铁色狼赠我予白(全)清凯(校园H)浓甜深渊太子宠妾(高肉)AV练习生[快穿]女配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