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赠我予白(全) 分卷阅读71

分卷阅读71

    了。”

    徐品羽笑了。

    林敏敏咂着嘴,“啧啧,我以为沈氏的少东,也是个吃喝玩乐的公子哥儿,没想到还挺深谋远虑。”

    听到沈氏少东四个字,徐品羽眼睛睁大了些,“消息公开了?”

    林敏敏摇了摇头,“那倒没有。”

    她又凑到徐品羽耳边,眼睛亮起八卦的光芒,“不过我昨天看到江宜珍了,稍稍联想一下,还不清楚是谁嘛。”

    徐品羽愣了愣,微微垂下眼眸。

    林敏敏不知她在思索何事,自己则是想起来什么,说着,“裁员通告已经贴上了,部门经理包括以下都要进行考核,这个月末出名单。”

    徐品羽还来不及去看一眼通告,就被传唤到部门经理的办公室。

    同一时间,元晴的脚步跟随前面的人出了电梯,一边说着,“约访的记者已经到了,是否安排在会议厅?”

    沈佑白想了想,在房门前站住脚,“你现在通知保洁部,立刻找人把房间收拾干净,采访就安排在这。”

    “好的。”元晴点头,进门先飞奔到座机的位置。

    沈佑白扯送了领带,目光扫过餐厅的桌面。

    他蹙了蹙眉,转身说,“先让客房部的徐品羽上来。”

    元晴拿着座机听筒,顺便照公式问,“是什么事?”

    沈佑白脱去外衣挂在手臂,走进卧室之前留下一句,“吃早餐。”

    “好的。”元晴惯性的很快应答,但在按下数字键后,结实的愣住。

    她一个执行特助,打电话给一个部门经理,叫下级员工……

    上来吃早餐?

    客房部经理苏虹,抬眼看着走进办公室的人。

    徐品羽平时就淡妆遮面,今天更是清爽,幸好服装尚算整齐,不然真不知道火该从哪里开始发起。

    苏虹慢悠悠的说,“来了啊。”

    徐品羽老实地点点头。

    “知道要裁员了吗?”

    徐品羽再次点头。

    苏虹敲着桌面,“在这节骨眼逃班,你还真是敢作敢为啊。”

    “苏虹姐……”

    徐品羽的我错了三个字还未出口,被桌上的电话铃打断。

    苏虹接起后表情变化的有些错愕,只是短短不到十几秒的通话。

    因为不知怎么措词合适,元晴在电话中并没有说明原因。

    苏虹放下听筒,皱起眉头,“你惹到高层了?”

    定在今晚向各方媒体公开,沈氏已收购景榈为旗下子品牌。

    目前安排三家国内财经杂志的人物专访,地点都在该酒店的总统套房,特别,也有心机。

    采访照必然会拍到周围的陈设,无形中替酒店做了宣传。

    所以当男记者想到这点之后,说笑着问,“沈总您打算另外支付我们广告费吗?”

    徐品羽推门进来时,看到里面站了许多人,还有一地的电线和照明灯,万分堂皇。

    守在门口的元晴见到她,随即低声说着,“您好,这边请。”

    徐品羽受宠若惊,急忙小声回应,“不需要尊称,太客气了。”

    元晴笑了笑,带她绕过一堆设备走到餐厅。

    徐品羽看着桌上摆放的早餐,有些愣住。

    元晴离开餐厅后,她才回过神。

    她想了想,工作时间偷懒还不用检讨,不吃白不吃。

    于是,徐品羽拉开椅子坐下,揭开碗盖,有点烫手。

    粥面的热气,袅袅升起。

    徐品羽转头身体往后靠,就能看见客厅沙发中坐的人。

    穿着暗枣色的呢外衣,裤子的熨烫压痕,一直延伸到和深棕皮鞋之间,细瘦的脚踝。

    他两手交握放在膝盖上,姿态轻松,不失严谨。

    听不见沈佑白回答每个问题,但他眼神透着的笃定和从容,已经让她失神。

    是什么时候开始,他变得如此沉稳。

    徐品羽放下汤匙,擦了擦嘴,轻手轻脚的走出餐厅。

    她很快找到元晴,低声说着,“麻烦替我向沈总转达谢意,我先走了。”

    元晴只是张了张口,还未出声,徐品羽已然匆匆离开。

    一整天高层都是忙碌的状态,当然徐品羽仅仅是个主管,是操不到这份心。

    入夜,她和晚班的人交接后,正准备坐电梯下去,却撞见站在走道口抽烟的人。

    沈佑白倚靠着墙,目光落在玻璃窗外,深蓝色的海。

    徐品羽看不见他的脸,只看见他吐出的烟雾。

    淡青色的烟雾。

    她回头看了看周围并没有其他人,就往前走了几步,身影印在玻璃窗上。

    沈佑白转过脸,又低头对着垃圾箱,掐灭了烟。

    他大步朝着徐品羽走来,快到她面前,将呢大衣脱下,披在她肩头。

    徐品羽猝防不及,回神时已经被他牵到电梯里。

    沈佑白手骨纤瘦,但手掌很宽,温度很烫。

    他微微皱眉,说,“你手很冷。”

    徐品羽说,“要到冬天就这样,血寒。”

    “你以前不会。”

    徐品羽愣了下,苦笑,“这几年没把身体养好。”

    沈佑白稍稍低头,看着她垂眸的样子,捏紧了她的手。

    电梯一直下到停车场,他从徐品羽身上的大衣口袋中摸出车钥匙。

    斐洲岛外圈的路平,开到内城坡路就多了。

    旅游景区总是不分昼夜的热闹,车窗外闪过五彩斑斓的光斑。

    徐品羽对他说,“你都没问我家地址,这是往哪儿去。”


同类推荐: 你闻起来香香的【中短篇肉文合集】轮奸之地铁色狼赠我予白(全)清凯(校园H)浓甜深渊太子宠妾(高肉)AV练习生[快穿]女配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