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赠我予白(全) 分卷阅读47

分卷阅读47

    会它。

    周崎山将手机还给司机,并说着,“回学院一趟。”

    等他站在学生会休息室的门前,不由的愣住。

    灼烧的喘息虽然不明显,但那断断续续的柔媚呻吟,一听就知道是在干什么吧。

    他怔愣的开口,“喂喂……”

    周崎山渐而回神,对里头的人说着,“在神圣的校园做这种不纯洁的事,未免也太过分了吧!”

    外面传来的声音,徐品羽惊了下,因为生理反应收缩小腹,夹紧了他的欲望。

    可沈佑白没停止撞击,突然紧窄使得抽出时扯着内壁的肉,他挺腰又塞回去,一阵刺激摧毁她的理智。

    呻吟出口之前,她腰上的手突然松开,捂住了她的嘴,变成了闷闷的唔声。

    她皮肤滚烫,相对,他掌心就冰凉,刚好给她降温。

    周崎山整个人贴在门上,忍不住指责,“沈佑白你还是不是兄弟了,堵着不让人听声算什么!”

    听得越来越不清晰,他恨不得钻个洞把耳朵放进去,“你有本事做,有本事让她叫出来啊!”

    抑制而发出的声音也没了,很长一段的安静。

    疑惑的想再次附耳过去,门却突然开了,他差点摔进去,幸好扶了下门框。

    他看到沈佑白的衣服从领口敞到腹部,裤腰挂着的皮带都没扣上,环抱手臂,盯着他。

    周崎山瞬间就怂了,“那什么不好意思,我手机忘拿了。”

    话音刚落,嗙的一声,门关上的同时,周崎山感觉自己像被风扇了个巴掌。

    没过一会儿,门被打开,沈佑白把他的手机扔了出来。

    周崎山眼疾手快的接住,结果门又被嗙的关上,震得落在掌中的手机,还是摔在地。

    沈佑白关上门,看见她应该是倚靠着墙,但慢慢脱力快坐到地上时,两臂从她腋下将人托起。

    徐品羽像被抽掉了骨头,软绵绵的站不住,就挂在他身上。

    稠热的浊物沿着她的腿根,缓慢的流下来。

    沈佑白的声音在上方,“去我家,帮你弄干净。”

    她摇摇头,鼻尖蹭着他胸口,“太晚了,我自己可以的……”

    天空一半深蓝,一半酡红。树影婆娑。

    太过放纵导致徐品羽彻底清醒,已经让他带着走到教学楼外了。

    才记起包还留在休息室。

    沈佑白松开她的肩,“在这等我。”

    他上楼后,望着楼梯口的徐品羽,察觉到有人靠近,下意识的回过头。

    然后,她慢慢抬起下巴,看到男人的脸。

    他展露微笑,“同学你好,请问学生会在几层?”

    这个男人目测不低于三十岁,品貌非凡,年轻时肯定是个少女杀手。他持重傲然的气息,让徐品羽觉得有几分说不上来的熟悉。

    第三十二章  贪婪(3)

    徐品羽皮肤白皙,如同望不到边际的雪地。

    她眨了眨眼,瞳孔的颜色,是焦灼的黄昏。

    徐品羽歪着头问,“大叔,你找学生会有什么事吗?”

    他顿了顿,反问,“你是学生会的?”

    徐品羽摇摇头,“我不是。”

    但随即她又笑了,放轻声音说,“不过,我男朋友是。”

    沈文颂抬了下眉,“男朋友?”

    此时,徐品羽隐约听到脚步声传来,便转头看过去,“啊,应该是他下来了。”

    顺着她的目光,沈文颂望向楼梯上,并在见到来人的模样后,从口中发出探究的声音,“哦?”

    她看着沈佑白出现,却在抬眼扫过他们时,修长的双腿忽然一顿。

    他的视线停留在徐品羽身后,那个挺拔的,穿着考究的中年男人。

    沈佑白敛去神色,手里拎着她的包走下楼梯。

    他站在沈文颂面前,问着,“你怎么来了。”

    徐品羽愣了一下,正想说原来他们认识。

    似乎知道她要开口,沈佑白先将目光转来,解答,“他是我爸。”

    徐品羽愕然,脱口而出,“爸?”

    “哎。”沈文颂好像是在回应她,低沉的一个字里,还带点笑意。

    她顿时愣直的看着沈文颂,实在瞧不出眼前的男人已经上了年纪。

    尽管略有沧桑,但他清绝的眉目,现在看来的确和沈佑白如出一辙。

    徐品羽急忙紧张的说着,“叔叔您好,刚刚我是跟您开玩笑的。”

    对她后半句话持有疑惑的沈佑白皱起眉。

    沈文颂则是笑了笑,侧过身是准备走的姿态,说着,“我送你们……”

    “不用了。”沈佑白很快的接话。

    当着沈文颂的面,他牵过徐品羽纤瘦的手,同时说,“我先送她回去,你在家等我吧。”

    而在沈佑白将有些怔愣的女生带走后,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沈文颂很是无奈的轻笑了声。

    他可不就是在家等了半天不见人,才找来这里。

    清冷的黑色夜空下,是城市寂寥的灯火。

    沈佑白进了家门,视线落在玄关摆放着的,一双做工非俗的皮鞋。

    鞋面纤尘不染。

    客厅中,灯光亮堂。

    沈文颂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翻阅报纸沙沙响。他的气息里多了几分沉稳厚重的意味,少了几年前那些洒脱不羁的感觉。

    金属触碰玻璃的响动,是沈佑白将钥匙扔在茶几上。

    沈文颂合起报纸,再反手一叠,放在身旁,淡淡说着,“你女朋友很可爱。”


同类推荐: 你闻起来香香的【中短篇肉文合集】轮奸之地铁色狼赠我予白(全)清凯(校园H)浓甜深渊太子宠妾(高肉)AV练习生[快穿]女配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