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赠我予白(全) 分卷阅读44

分卷阅读44

    停下的趋势,经脉喷胀的欲望,依然在失控的撞击。

    白浊融合进她的分泌物,从嵌合处被挤出,此刻变得胶质般粘腻。

    欲如火炽,蚀骨的淋漓完全夺取他所有的理智。

    徐品羽哭得像被堵住了咽喉,连呜咽都模糊不堪,只有喘息明显短又促。

    她的头仰起一时,又重重砸在床上,长发像揉乱的绸。

    唾液呛到喉咙,边咳边喘了起来。

    恍惚觉得那股力量,准备将她从下体撕成两半。

    沈佑白不是要占有她,是要彻底毁掉她。

    疼痛与恐惧,竟然创造出了诡异的快感。

    伴随着痉挛,她感觉到一股热源冲破阻隔,从充血的花眼喷出。

    失禁了。

    他低俯下来,舌尖舔着她的胸乳。

    突然收回舌头。

    不是吻,是啃食。

    牙齿像利刃,用力咬破了她的皮肤。

    她几乎撕裂般的尖叫。

    血丝蜿蜒,从乳房到背,渗进床单。

    第三十章  贪婪(1)

    如同有只鸟,小口吮去她的胸乳上。

    灼热的硬物,一遍又一遍顶入,深捣塞着出不来的浊液,淫靡潺响,涨到她的下腹要承载不下。

    他顺着她的颈线,来到她的唇。

    把口中混合着唾液的血,全部喂给她。

    她无力回应,意识模糊,只能吞咽。

    味道像生锈的铁。

    他终于从喉咙里闷哼一声,最后最重地撞入。

    被堵住了嘴,徐品羽呜咽着颤抖,感觉那些液体快涌上食道。

    他撑直手肘支起身子,离开了她的唇。

    也从她的体内退了出去。

    沈佑白拽起床尾干净的被子,拉到她的胸上,按着那伤口,握过她的手覆压住。

    哭到眼睛干涸,她哽着抽动肩膀,脸颊两旁粘黏着头发,湿的就像被雨淋过。

    他抓上裤子,立刻出了房间。

    徐品羽虚脱的躺在床上,大腿根不时抽搐一下,粘稠不堪的穴口一缩一缩地,往外挤喷着浊物,就像吐了。

    空气中浮着一股,肮脏,又旖旎的气味。

    似乎能听见墙上时钟走动的声音。

    很快,沈佑白又回来,将急救箱放在床上。

    拿开她的手,轻轻揭下印着团暗红的被子。

    有点缓过劲的徐品羽,但是下半身酸痛的动不了。她抬手胡乱的抹脸,没办法控制抽泣的生理反应,小幅度的抖着胸腔。

    伤口不深,只是齿痕大小的一块皮,翻翘着,拭干又渗出些血色。

    冰凉湿漉的棉签贴上皮肤,带来一点点刺痛感。

    沈佑白处理着伤口,额前像墨黑的头发,发丝被浸湿般粘着。

    他认真仔细,可神情却很淡,淡到丝毫察觉不出愧疚。

    徐品羽有那么点儿窝火,虽说的确是她开口索求,不让人走,但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后果。

    她攥了攥拳,抬起胳膊就往他肩上砸去。

    “别动。”沈佑白将她手捉住,压放在床面。

    徐品羽不满的瞪着他,“为什么,咬我。”

    鼻音浓重,先前哭得凶猛,现在喉咙像堵着团棉花。

    沈佑白视线上移,看进她的眼睛。

    伸手停在她脸庞,指腹描过左眼下,那道细微的划伤,“因为想留下比这个……”

    落在她脸上的触感,轻到痒。

    “更深的印记。”他接着说。

    他的眼神,如同盘根错节,想把她囚禁的藤蔓。

    徐品羽一愣,忽然想到,在体育馆内她说被人偷亲时,他的反应。以及,她解释这伤痕来历,那刻他的表情。

    她明白了,又难以理解。

    徐品羽咽下口水,润了润喉,“如果我跟别人牵过手,你也要,把我的手砍掉吗。”

    沈佑白侧身换了药又转回来,看看她,然后笑了。

    她以为是自己想多了,却等到他说了句,“不一定。”

    徐品羽渐显出惊讶的神情,有点心慌的半开玩笑,“那和别人上过床,我就要死了吧。”

    沈佑白说,“论情况。”

    “这还……能分什么情况?”

    比如,“射进你的身体。”

    在等待沈佑白下一句话时,她脑袋一片空白。

    他语调平沉的说,“手术可以切除子宫。”

    徐品羽呼吸骤停几秒。

    直到沈佑白合上急救箱,她才回过神。

    愣愣的看着他,徐品羽问,“我现在,逃,还来得及吗。”

    回答她的,是沈佑白扯过被子裹着她,打横将人抱起。

    浴室镜前开着灯。

    她靠墙坐在浴缸边上。

    沈佑白取下花洒,打开水,调试温度。

    她没发现被子的一角垂在浴缸底,慢慢吸上了水,只看见沈佑白手臂上的抓痕。

    徐品羽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干透的血迹渗进指甲缝。

    沈佑白撩起遮挡她下身的被子,说着,“腿张开。”

    她停了一瞬,膝盖向两旁分开。

    两腿根的皮肤泛红,被烫过一样。中间泥泞覆盖,颜色像剖开的石榴。

    温热的清水袭来,她无意识的收缩了下,挤出点白稠的东西。

    沈佑白蹲下来,将长指慢慢伸入,她抿着唇弓腰。

    她身体


同类推荐: 你闻起来香香的【中短篇肉文合集】轮奸之地铁色狼赠我予白(全)清凯(校园H)浓甜深渊太子宠妾(高肉)AV练习生[快穿]女配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