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赠我予白(全) 分卷阅读38

分卷阅读38

    箱刚刚沈……沈佑白同学拿走了。”

    “我知道,他们班有人摔了。”

    徐品羽走到厕所洗手。

    关了水,她抬头。

    在镜中,徐品羽看见自己的头发中,夹着一小片彩纸。

    刚刚沈佑白是发现了吗。

    那为什么不帮她取下来。

    真奇怪的人。

    但是。

    突然想到陈子萱的那句,长得比校草好看。

    如果,现在再让徐品羽回答。

    她会说,这个人。

    岂是庸脂俗粉能比的。

    某天,当徐品羽得知,隔壁班的一个女生,有了沈佑白的手机号码时。

    她才醒觉,天堂鸟犯了何种罪行,会受到那么重的惩罚。

    大概是,肆意蛊惑人心吧。

    道理很简单,喜欢就表白。

    但徐品羽是个很容易放弃的人。

    只要被拒绝一次,她就会放弃。

    而正因为不想放弃喜欢沈佑白。

    所以,不表白,就不会被拒绝。

    这样就可以,继续喜欢他。

    往往愈渴慕,祈求的人事,愈不可得。

    明知不可得,执意去留恋,即为妄想。

    第二十六章  无眠(1)

    窗外的光没有下午刺眼。

    一束束接近铅灰的颜色,破开云层落下。

    这是徐品羽被下课铃吵醒后,第一眼看见的天空。

    拿出一套运动服。

    她和陈子萱几乎同时关上柜门。

    最后两节是体育课,她们抱着衣服,到走廊尽头的更衣室。

    锁好门。

    放下运动服,徐品羽开始脱去身上的衣服。

    她随手把外套和毛线衣扔在椅背,解开衬衫的纽扣。

    正绘声绘色讲着昨晚电视剧情节的陈子萱,套上运动衫,突然愣住。

    她不由自主的抬手,指着徐品羽,“啊喂……”

    徐品羽神情一顿,缓缓低头。

    她上半身只穿着内衣,肤色白皙,肩和胸上的一块块暗红,更加明显。

    徐品羽抓过运动衫,迅速从头套下。

    陈子萱眯起眼睛,“别说虫子咬的,幼稚园小朋友都知道这叫吻痕。”

    徐品羽笑了,“最近小孩涉猎挺广啊。”

    陈子萱轻哼一声,“不要转移话题。”

    她飞快穿上裤子,蹦到徐品羽身边,“快点从实招来。”

    徐品羽看看她,“我不是跟你说了嘛。”

    陈子萱扬着下巴,“屁,你哪有说过。”

    徐品羽不甘示弱的顶回去,“明明就有!”

    她斩钉截铁的反驳,倒是让陈子萱猛然记起。

    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徐品羽在某天晚上,曾经打过电话给她,说的什么来着。

    看陈子萱骤然放大的双眼,就知道她肯定是想起来了。

    徐品羽无奈的摇摇头,一脸‘你看我没骗你吧’的样子。

    陈子萱张着口好久没合上,等眼前的人换好裤子,又难以置信的问她,“你们怎么进展如此神速?”

    徐品羽拿起外套的手停住,转头看着她,坦诚的说,“我们是从这样,开始的。”

    这几日气温起伏变化大。

    而且让人感觉雨势来的没有规律,随时要下个痛快。

    所以体育课转移到室内的篮球馆,鞋底蹭在光滑的地面上,嘎吱嘎吱响。

    徐品羽提前向女助教报备自己的情况,随便做做热身运动,悠哉的坐在一旁看他们跑圈。

    在例假带来的诸多不便中,撞上体育课应该是唯一的方便。

    可惜,她窃喜没多久,体育老师就告知了本节课的任务。

    定点投篮,十进三及格。

    并且,“最后一个完成的留下收篮球。”

    体育老师中气十足的声音,在场馆里回荡。

    陈子萱拍了拍她的肩,十分同情,“辛苦你了。”

    徐品羽确确实实,完全没有运动细胞。

    期期补考,每次都求监考老师放点水。

    这水要放多少呢。

    打个比方,及格线是满浴缸的水,放到见底,差不多她就过了。

    于是,最后留下的。

    不是徐品羽,那还能是谁。

    沈佑白关上场馆的门,除了中心,四周的灯暗着。

    他所见的,只有穿着运动装的少女,往篮筐的方向抛去一颗球。

    球飞出去还未够上篮筐,先缓缓坠地,咚咚咚的弹远了。

    徐品羽叹了口气,按住肩活动着手臂,转身就看到他。

    她站在灯光中,嘴角上扬,“帮我捡球吧。”

    刚好沈佑白前方有颗篮球,他走上去俯身捡起,单手往旁边一扔。

    直接进了装球的车笼。

    徐品羽哇了声。

    要是在考试的时候,能把他的技术借用十分钟就好。

    他在前面捡球,徐品羽推上车笼。

    沈佑白直起身,回头对她说,“你别动了,不是例假吗。”

    她摇头,“没事,我例假不怎么难受,而且也快完了。”

    沈佑白盯着她一会儿,抬手将球扔进车中。

    今天他把衬衫领子也扣上了,系着领带。他走进光线渐暗地方,白皙的脸,冷的


同类推荐: 你闻起来香香的【中短篇肉文合集】轮奸之地铁色狼赠我予白(全)清凯(校园H)浓甜深渊太子宠妾(高肉)AV练习生[快穿]女配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