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赠我予白(全) 分卷阅读13

分卷阅读13

    周崎山煞有其事的说,“这是我们学生会每年迎新祭都要玩的,传统游戏。”

    徐品羽有几分怀疑的看着他。

    他蹙眉,“我骗你干嘛!”

    这时正好有人出现在走廊。

    周崎山喊着,“诶,秦然!”

    徐品羽转过头看去。

    秦然回了句,“别喊我,我正找地方藏呢。”

    说完匆忙跑下楼梯。

    她回头,周崎山一脸‘你看我没骗你吧’的表情。

    徐品羽将信将疑,“可我不是学生会的啊。”

    周崎山推着她的肩,向走廊尽头走,“不是学生会的才更有意思,出其不意嘛!”

    不给她留说话的机会,他打开一间门,“来来,你往这里面躲。”

    徐品羽仍在发懵的状态下,站在昏暗的房间内。

    周崎山急忙提醒,“躲衣柜里!”

    徐品羽想了想,还是转身在房间里扫视了一圈,打开了衣柜。里面挺空的,就挂了几件衣服。

    周崎山见她钻进了衣柜中,就慢慢将门带上。

    他走时,抬头看了一眼门上的标条。

    男更衣室。

    房间内的光亮全来自薄纱帘后,一扇紧闭的窗户。是夕阳的余晖。

    她从衣柜门的缝隙中,看见一张长桌上,摆着许多手工用品。

    一道桔红的光也落在她身上。

    徐品羽是这么打算的,既然是学生会的游戏,如果碰上沈佑白的话,还能把伞还给他。

    要是第一个碰上他就更好了,还能和他呆在同一个空间里。

    想象很美好,现实更迷幻。

    四周静悄悄的,听见脚步声愈近。

    房门被打开。

    她屏住呼吸。

    紧接着,徐品羽捂住嘴,眼也不眨了。

    竟然真的是沈佑白,还穿着演话剧的服装。

    但问题就在于,他走到了徐品羽对面的衣柜前,背对着她,脱下了外套。

    他抽出领带的声音流畅。

    徐品羽鼻子一痒,心想完了。

    然后她就,“哈欠——”

    沈佑白手顿住,转身。

    她深深的一闭眼,认命的推开衣柜。门框木头摩擦,咿呀声响。

    更衣室很小,徐品羽和他之间,不过也只有两步的距离。

    沈佑白极为平静的看着她,“你怎么在这里。”

    她刚想解释,脑袋里梳理了遍,就知道被耍了。

    罐他的鬼头游戏。

    徐品羽回答不了他,但他只是沉默。

    在诡异的安静中,她的视线不由自主,停留在他的颈间。

    他要换衣服,所以衬衫的纽扣开到了腹部。

    到底她为什么会走上去,还伸出手去触碰。

    鬼迷心窍,是唯一的解释。

    因为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

    徐品羽想知道那么好看的喉结,摸上去是什么感觉。

    她都对自己感到惊愕不已,而沈佑白却站着没动。

    他抿唇,喉间的弧线滑动。

    徐品羽如梦方醒,急忙收回手。

    可惜来不及了。

    沈佑白抓住她的手腕,将她往柜门一按,整排柜子震晃了下。

    她背抵着柜门,眼睁睁看他靠上来,捏住徐品羽的下巴,低头,重重吻下去。

    他托住她的后脑勺,指缝间是她的发丝。

    沈佑白的唇有点凉,禁锢着她,激烈的像要咬断她的舌头。徐品羽呜咽了几声,全被他吞下肚。

    她无路可退,只好攥紧了沈佑白的衬衣。

    他不停的掠夺,但速度渐渐慢下来,变得缓慢有力的攻伐。手却依然按住她的腰,往自己怀里紧推。

    徐品羽脚底发软,头脑昏胀,而沈佑白的膝盖不知何时,已经顶进她两腿之间。

    他松开那张甘冽清新的嘴,她随即张着口呼吸氧气,像快要溺死的鱼。

    对上她迷离的眼睛,沈佑白没有办法再忍耐。

    他头低的更下,来到她的颈上,嗅到淡淡的花香。

    “他给你什么,为什么要在他身边?”

    沈佑白近在毫厘的声音,蛊惑她的心跳急促。

    她困惑,“你在说什么?”

    实际上困惑的时间没有两秒,沈佑白的手正从她的裙摆下探进,沿着大腿细滑的皮肤,逐渐往上走。

    他带给她头皮发麻的触感,让她惊呼,“你摸哪里啊!”

    “无论魏奕旬给了你什么,我能给你的,比他多。”

    徐品羽愣住。

    忘记了他手心灼热的气息,仿佛包裹在她的下体。

    沈佑白抬头,眸色深的可怕。

    紧接着,他的指腹隔着内裤,往花瓣中心一压。

    徐品羽尖叫着猛将他推了一把,踉跄着躲开,撞到了桌脚。

    桌上有个罐子在摇晃后倒下,罐中塑料珠子劈里啪啦的落下。在地面上弹跳。

    她扑到门上,抓住门把手上下提按,又两手握住使劲掰了几下。

    是谁把门……

    锁死了。

    校门外。

    和周崎山约好去他家打游戏。

    秦然上车关门,顺便问着,“你为什么要骗刚刚那个女生?”

    周崎山颇受冤枉的说,“不是我。”

    他又笑,“是会长大人命令我这么干的。”


同类推荐: 你闻起来香香的【中短篇肉文合集】轮奸之地铁色狼赠我予白(全)清凯(校园H)浓甜深渊太子宠妾(高肉)AV练习生[快穿]女配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