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天下无双之王妃太嚣张 第一章:重返神魔,惊天壮举!

第一章:重返神魔,惊天壮举!

    神魔大陆,诸强争霸,茫茫大地,浩瀚无边。

    天音古外的一个边远小镇,一道白衣女子身影在狭窄的小街上缓步行走,绝色清冷容颜,傲然出尘,引得周围的人连连侧目。

    这样鸟不拉屎的边远小城,竟然会有这般女子。

    白衣凌然,如瀑的墨发用一玉带系着,干净利落地一把收于脑后,随风浮动,清眸之中,冷峭锋芒暗藏。

    此人,正是返回神魔大陆的凌无双!

    血族的上古传送大阵,有一个很大的弊端,就是不定向,它撕裂位面之间的空间裂缝之后,便会直接强制将阵法内的人传送离开,但是,却不能保证会传送到什么地方。

    或许,直接回传送到极北冰原,东荒,甚至于西岭大漠那样无法预料的地方去。

    这也是为何殷圣等人欲言又止的原因,在去往传送大阵的时候,他们也有所提及不要轻易动用冒险,只是因为见得凌无双态度坚定,很是急切,这才没有多劝。

    不过现在,凌无双很是庆幸,她没有被传送到东荒北海那样万里之遥,都荒无人烟的地方去。

    凌无双打量了一下四周的情形,没有找到明确的标志后,决定向问清楚自己在什么地方,于是,随手在身边抓了一个人,“请问这位小哥,这里是什么地方。”

    希望在逐日之巅境内!

    被拦住的小哥顿时面上就泛出一阵不自然的红晕来,怔了怔之后,却是很热情给凌无双解释说道:“这里是天音谷和盘龙领交界的位置,峡峰镇。”

    凌无双瞳孔微微一紧,“天音谷。”

    “是啊。”这位小哥有些疑惑地看了看凌无双,这难道是哪家迷路的小姐?

    凌无双想了想,又赶紧问道:“那如今中州是什么形式,逐日之巅和万里鹿原如何?”

    只要万里鹿原没有动静,其他的势力应该不会轻举妄动!

    可是,听得这话之后,那小哥神色有些古怪,用一种看怪物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一下凌无双,“姑娘,逐日之巅和万里鹿原的大战都已经爆发两三个月了!”

    “什么?”凌无双面上表情没有多大的变化,心脏却是顿时一紧。

    凌无双情急之下大声喝出的两个字,顿时就引起了周围人的主意,几个人有些好奇地围了过来,“我说小姑娘,你是哪里的人啊,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

    “就是啊,战火焦灼,修罗炎君和白鹿王座在众神之锤要塞打得天昏地暗,你竟然会不知道?”

    这样轰动整个中州的事情,就算是三岁的小孩子都知道,这姑娘不会是刚从哪个山旮旯里面出来的吧。

    “众神之锤要塞!”凌无双牙关紧了紧,眸中暗芒闪动。

    已经打到逐日之巅的门户要塞了,看来君炎的情况不是很好!

    “是啊。”

    这方边缘小镇的人,都是最普通的百姓,甚至于很多连玄师都不是,他们多是以旁观者的角度去看,置身事外,只要战火烧不到他们就可以了。

    “似乎天音谷也参与进来了,已经和万里鹿原联手了。”

    身边的几个人,见得凌无双面无表情,以为她也是对这些事情好奇,于是,你一言我一语,开始讲给她听。

    “这事情的起因,好像是因为极北冰原的寒冰权杖争夺,不过,那么多势力争夺,最后却是逐日之巅完胜。”

    极北冰原的那一场大战,震动了整片中州大地,不仅仅是天下玄师,几乎是到了人尽皆知的地步!

    极北冰原寒冰权杖出世,万里鹿原,盘龙岭,凤凰城,几大势力围攻逐日之巅,修罗炎君以一人之,力扛白鹿王座和白发琴子北斗七星大阵!

    那惊天一战,无数绝世宝物出世,上古北斗七星大阵,寒冰权杖,伏羲琴,随侯珠,黑暗王者之刃,甚至于四大传奇玄兽之首的九尾,都降临于世。

    而楼君炎更是在这一战中突破了上品君阶大圆满,成为白鹿王座之后的再一个诛神君王大圆满境界至强者,这如何能不轰动。

    那一战,震碎了整片洪荒冰川!

    逐日之巅君王妃凌无双,千钧一发之际拉动寒冰神弓,射杀白发琴子,救出被困炎君,随后却是诡异地消失得无影无踪。

    最后,逐日之巅幽云十八龙骑赶至极北冰原,在楼君炎的带领下,杀得万里鹿原天音古等人片甲不留,若不是金翎小龙王及时出手,鹿王恐怕就命丧当场!

    不过,那一站之后,白发琴子和金翎小龙王却是相继淡出众人的视线,白发琴子生死未卜,小龙王却是不知所终。

    “对啊,鹿王似乎是咽不下那口气,回到万里鹿原之后,便率领大军讨伐逐日之巅。”周围的人你一言我一语,各聊各的,似乎越说越起劲儿。

    “据说白发琴子被寒冰神弓射杀,至今生死未卜,天音谷的谷主,似乎是为了爱子报仇,这才答应了鹿王联手。”

    “被寒冰神弓射中,那还能有活路?开玩笑吧。”

    说到这里,周围的人连连摇头,“不过,这盘龙岭和凤凰城,完全就是见风倒,见到逐日之巅处境不佳,这才火上浇油,想要分一杯羹而已。”

    中州巨头势力,在万里鹿原的带领下,天音古,盘龙岭,凤凰城,几乎是矛头齐指逐日之巅!

    若是继续这样僵持下去的话,即使修罗炎君再厉害,逐日之巅也是双拳难敌四手,最后必定是被瓜分一个下场!

    凌无双面色越听越寒,眼中流转的暗芒也是越来越锐利,拢在袖袍中的手缓缓紧握。

    “唰——”

    白影一闪,众人正讨论得火热,眼前的白衣女子却是一闪便不见了人影。

    “这……”

    众人面面相觑,那小哥更是诧异不已,没想到这姑娘竟然还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强者,而且,他这会儿才想起来,她的样子似曾相识,似乎在什么地方看见过,是影像还是画像?

    到底是谁呢?

    凌无双快速而出,不过,却是在才离开峡峰镇几里的位置后,又猛地一步停了下来。

    “不行,我现在不能立刻回去。”

    凌无双眉心狠狠地蹙了蹙,继续赶路,她如今的这个位置,距离众神之锤要塞,至少是几十万里的距离,即使是辗转几大要塞域门,以她如今的速度,至少都是需要一个月的时间。

    君炎那里的情形必定很是紧迫,若是这个时间,众神之锤要塞被攻破,那逐日之巅处境就越加堪忧了。

    怎么办?

    凌无双现在无比痛恨中州大地的辽阔,在快速赶路的同时,心也微微紧了起来,思绪快速流转着。

    “对啊,我现在在盘龙岭和天音谷的地盘上!”凌无双忽地清眸湛亮,似有锐利的光泽一闪而过,那绯红的唇瓣,也缓缓勾出一抹诡异的弧度来。

    如今赶去众神之锤或许来不及了,但是,她却是能直击敌人后营!

    周围,是一片小型的森林,芳草茵茵,在璀璨的阳光下,树影婆娑,旁边,是一个很是别致的湖泊,景色优美。

    “铮铮——”

    凌无双脚步一转,正当她想要转身离开之际,敏锐地察觉到周围一阵异动传来,她还未来得及避开,突来的情况,便让她秀眉疑惑地皱了起来。

    “铮铮——”

    伴随着几道似有似无的乐符跳动,犹如清风刮过竹林,引得枝叶碰撞,发出环佩相撞的脆响。

    两道人影,正对凌无双而来,行走如风,缩地成寸!

    最前方的那道雪衣身影,欣长如玉,举步缓缓,看不清面容,但凌无双能清晰地感受到,他每一步踏出,原地周围的空间便快速扭动,那能量波动的感觉,就仿佛是踏在平静的水面一般。

    一步,一涟漪!

    一步,行数里!

    高手!

    凌无双心中一紧,正在考虑要不要避开,随后转眼想了想,似乎觉得没必要,于是也并未躲开,步伐匆匆,迎着对面而来的人,快速朝着盘龙岭的方向而去。

    大路朝天,各走半边。

    可是,擦肩而过的瞬间,雪衣男子便在她的身前一步停了下来,转身望向凌无双即将离开的背影,“等一下。”

    不轻不重的三个字,却是携着一股难以抗拒的力量。

    凌无双脚步一顿,锐利的光泽从她清眸之中一闪而过,随后转身,勾唇,轻笑,“这位公子有何指教?”

    雪衣男子在看清女子那张容颜之后,那双泼墨般的眸中,惊讶的涟漪一闪而过,樱红的薄唇吐出两个字,“是你。”

    凌无双眉心动了动,并没有第一时间开口,红唇轻抿成一条优美的唇线,对上雪衣男子那探究的眸,暗中也快速打量眼前的人,很快便确定下来,她从未见过。

    翠绿的茵茵芳草之上,那道雪衣男子的身影,瞬间夺去了日月山河的光华。

    长发披肩,雪衣不染纤毫尘埃,俊容雌雄莫辩,眉若远山,眸如泼墨,凝白玉净的额心一滴水珠般的痕迹,若隐若现,面上的神情在浅笑和冷淡之间起伏。

    墨笔丹青,恍若淡笔勾勒而出的画,恍若谪仙,美得不似凡人。

    若说楼君炎是那危险而黑暗的地狱花,君临天下,那么,眼前的人,就是高贵而绝尘的冰山莲,隐世脱俗,足以分庭抗礼,各有千秋,却是旗鼓相当!

    “是你。”雪衣男子身边的小厮,盯着凌无双半晌,也发出同样的惊讶声来。

    这不是……

    凌无双清冷绝丽的容颜之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是警惕了起来,看了那小厮一眼,眸光对上那双泼墨般的眼,微微一眯,不多不少,也淡淡地吐出两个字,“你是?”

    告诉,绝对是一个可以与君炎和金翎等人一争高下的强者。

    可是,她确是从未见过此人!

    雪衣男子淡眉轻舒,忽然一笑,颔首微微一低,那一瞬间,仿佛周围的清风都柔和了许多,“恕在下冒昧了,只是觉得姑娘和我认识的一个人很像而已。”

    似有三分相似,却又完全不似。

    凌无双眉梢轻扬,不过,她如今的时间很紧,心中纷繁的挂念让她并未留意去深究雪衣男子话中的意思。

    “也就是说,你认错人了。”凌无双冷冷地吐出一句话之后,没有再停留一分一秒,转身便离开。

    盘龙岭距离这地方也需要一些时间,她得赶紧。

    “喂喂喂!”

    雪衣男子身边的小厮拼命地挥手,却依旧没能唤回凌无双,眼睁睁地看着她飞身快速几个闪动,便消失在他们眼前。

    “真是的!”

    青衣小厮泄愤似地跺了跺脚。

    雪衣男子袖袍轻拂,抬起手,修长玉净的手指在阳光下恍若精雕细琢而出的美玉般,示意青衣小厮不用再叫唤了,只是他那双泼墨般的眸,依旧望着凌无双消失的地方。

    青衣小厮撇了撇唇,侧头望向身边的雪衣男子,“公子,这不是上次我们在星辰大陆见到的那位姑娘么,她怎么会跑到这里来了。”

    而且,她的实力,简直是精进百倍都不为过。

    也就是一年多前吧,在星辰大陆遇见的时候,她还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圣者,但如今,却是连他都看不透,到底是什么程度,他也拿不准啊。

    “你是不是也觉得她很像青城?”雪衣男子眉心轻拢了拢,那滴水蓝色的痕迹,顿时荡出水光般的色彩来。

    青衣小厮和雪衣男子一样,一直都望着凌无双消失的方向,闻言,抓抓脑袋,连连点头,“对啊,我也觉得她和青城公主很像,但是,似乎又缺了点什么。”

    青城公主美是美,但是,若是和这个女子比起来,青城公主可就黯然失色了,虽然有些两三分相似,但就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莫名地短上了一节。

    雪衣男子樱红的唇淡淡抿起,“青城少了她眉宇之间的那抹坚韧神韵。”

    “对!”青衣小厮一拍脑袋,顿时笑容满面,“公子你太神了,你怎么知道,我就是想说这个来着。”

    他就是嘴笨,青城公主和这位姑娘比起来,就少了那股由内而外的神韵,这位姑娘身上,有着一股独一无二的气质,而且,他们都知道,这青城公主只是……

    雪衣男子淡淡地瞥了青衣小厮一眼,有些好笑地摇了摇头,“走吧,师尊怕是等急了。”

    “好。”青衣小厮点点头,连忙应声。

    或许只是巧合吧,这世上相似的多了去了。

    雪衣男子最后看了凌无双消失的方向一眼,在他缓缓踏步之下,纤尘不染的雪衣随风滑动,与凌无双背道而驰,转瞬之间,便消失在这片地域,寻不到任何的踪迹。

    艳阳高照,清风习习,湖边荡漾的微波,在这片别致的林子内,折射出动人的水波。

    当空的红日,缓缓落下西山,夜色,犹如浓墨一般,逐渐侵染这一片天穹。

    巨大的山脉,犹如一条巨龙横行在这片辽阔的地域之上,周围密密麻麻的山脉,似乎万条盘龙,朝拜着最终间的巨龙,仿佛最虔诚的信徒。

    一座座古老的建筑,就顺着这山脉走动的形式建立,高低错落,样式也别具一格,柱形,在众多的山脉之上拔地而起,远远看过去,就好像是一个个坚不可摧的碉堡。

    山脉连绵起伏,其中瘴谷峡潭,一种若有若无的诡异气息,在这些建筑之中,缓缓流动。

    最外层,那流转的能量表明,这方地域被牢牢地护在一个阵法之中,有任何的风吹草动,就必定会引起它的震动。

    “就是这里了。”

    凌无双身处于锁神塔之中,外围的那些守卫阵法,对于凌无双来说,形同虚设。

    无形的锁神塔犹如一颗尘埃般,随风而过,遁入这里再容易不过。

    盘龙岭的绵延山脉而建的城墙,就好像是万里长城一般,十步一碉楼,五步一岗位,能看得出来,盘龙岭外的守卫极其森严,特别是在这样关键的时刻,更是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城楼之上,一排排身着重盔的将士,个个神情肃杀。

    墨空之上,乌云翻卷,一抹白色的身影悄无声息地露出轮廓,那薄薄的红唇弯出一抹嗜血的弧度,缓缓吐出几个字,残忍而冰冷,“盘龙岭。”

    下方,盘龙岭众位将士却是没有丝毫的察觉。

    “哧——”

    忽然,墨黑的苍穹之上炽热的光芒一闪而过,那道长长的痕迹,犹如天外陨石般,朝着那坚不可摧的城墙轰然而去,在漆黑的夜空之中,拉出长长的,犹如流星般的光芒。

    “那是什么?”

    盘龙岭的众位将士,在那抹赤红光芒即将抵达的时候,才忽然后知后觉地发现。

    “不好,防御!”

    “有敌袭!”

    突然的情况,没有丝毫的预兆,打得众人一个措手不及,却是根本没有任何的时间给他们反应,那道蕴含着骇人内劲能量的攻击,便骤然降临而至。

    “轰!”

    “啊——”

    那坚不可摧的碉堡城楼,应声被轰开一个狰狞的窟窿来,那个方向的将士尽速被惨叫着震飞开了去,断壁残垣,破砖烂瓦倒出飞溅,顿时碎石穿空,发出尖锐的声音来。

    “哗哗——”

    浅紫色和赤红色的能量四处跳跃,在漆黑的碎石破砖上擦出炽热的火花,那巨大的响动,就好像是一道闷雷炸响后,紧接着无数的闪电降临。

    “唰唰唰唰——”

    “轰隆!”

    墨黑的天空之中,一道道红色的流光快速闪动,仿佛无数的人影在晃动一般,那铺天盖地而来的气息,犹如千军万马快速压来。

    “防御,防御,快去禀告众位大人,有大军来袭!”

    这般势不可挡的阵仗,顿时吓得城楼上的将士们一阵惊慌失措,顿时便想到了应该是那方大军压至。

    领头的统帅扶着歪歪扭扭的钢盔,硬着身板儿,朝着夜空大喝出声,“到底何方妖孽,胆大妄为,竟然敢来我盘龙岭捣乱,还不速速报上名来!”

    吼出这句话后,领头的统帅是没底气的。

    这声势,这阵仗,应该是哪一方大军啊,可是逐日之巅如今捉襟见肘,应该是根本抽不出手派遣大军,其他的势力更是没理由动他们盘龙岭才是啊。

    天空之中,除了光影闪动的痕迹,死一般的寂静。

    “何方神圣,来我盘龙岭捣乱!”盘龙岭的五长老感受到这边城楼的动静,最先赶至。

    “唰唰——”

    在他话语刚落句的时候,天空之中,唰唰一排人影闪现,快速铺展开来,在诡异的光芒遮盖下,他们的容颜如隔轻纱,但是,却都能看见,这些人面无表情,背后或生六翼,或生八翼,更甚有十翼!

    “天使傀儡!”

    盘龙岭五长老的第一反应,就是天音谷的天使傀儡!

    可是,高空中的众多人影,根本不给他任何的表情或者言语。

    “铮铮,铮铮!”

    诡异的琴音飘散中,羽翼飞震,光影闪动,几十道人影下一瞬间,快速结成一个大阵,手中同时托举着一道巨大的能量球,在最中间的人手中,汇聚成一个巨大的光球,直直朝着那破烂不堪的城楼豁然砸去!

    五长老站在城楼之上,目眦尽裂,吼得声嘶力竭,“圣琴,你天音谷到底是什么意思!”

    “轰!”

    下一秒,五长老站立的地方,直接被迎面而来的能量光球,轰出一个巨大的窟窿,他的人也被瞬间炸飞了去,没有一点声音。

    “戒备,戒备,打开防护罩,有人攻城!”

    在轰然巨响之中,整个盘龙岭都被惊动了,一阵浪潮班的嗡鸣声响,一层无形的光盾,犹如一个巨大的碗,将整个盘龙岭山脉,牢牢地护在其中。

    毕竟是一方大势力,面上悄无声息潜入的敌袭,即使再强大,还不至于束手无策,这点防御能力还是有的。

    光影跳闪,轻纱薄舞阻隔的背后,那双清眸之中,锐利的光芒跳闪,在她妙手轻拂将,周围虚影快速晃动,围成一个巨大的圆形,手腕翻转做擎天状,那整齐划一的动作,如出一人般!

    “轰轰轰轰!”

    密密麻麻的攻击,犹如万火天落!

    “轰轰轰!”

    落下的攻击,犹如砸落的陨石,仿佛一柄柄巨锤,狠狠地击打在那层坚固的光盾之上!

    “轰隆!”

    每落下一道力量,盘龙岭整片山脉大地,都跟随着剧烈地震动了几下,实力浅薄的将士,更是被震得倒地一片。

    “轰轰!”

    又是一批攻击落下,密密麻麻的赤红箭雨降临,那层光盾终于是承受不住,轰然碎裂成片片能量消失在空气中,那密集的能量光波,顿时就畅通无阻地降临在城楼内的建筑之上。

    沾之即燃!

    “啊——”

    盘龙岭内顿时一片混乱,惊呼和惨叫连连。

    高高踏空而立的凌无双红唇勾出一抹古怪的弧度,“是时候了。”

    在她手腕翻转之际,顿时,铺天盖地的红色光芒,犹如银河倒挂,仿佛一条赤练瀑布般,朝着盘龙岭的城内,就倒灌而去!

    “哗——”

    那涌动的火红色,犹如江水奔腾而下,汇入城内之后,便轻趟散去,所过之处,冲倒一切,并且遇之即燃,那赤红的火,犹如岩浆般奔腾呼啸!

    “啊——”

    “什么东西!”

    “啊!”

    此时,盘龙岭内完全乱成一锅粥。

    “该死的,是谁!”

    一道惊雷豁然炸响,几道人影从城内的主建筑中冲了出来。

    凌无双红唇轻勾,云淡风轻地扬手一挥,脚下轻点,背后的羽翼震动间,她的身形快速后退,同时,身边的几十道身形,也跟着她快速撤离。

    这样的变故几乎是发生在几分钟的时间内,盘龙岭几位太上长老,以及岭主出来的时候,看见的便是漫天的滚滚熔浆流淌,以及那几十道急速退去的羽翼背影。

    “圣琴,圣奕,你们到底是何居心!”

    盘龙岭的领主看见周围的混乱情形,简直是要疯了,死死盯着那快速离开,已经追不上的几十道身影,目眦尽裂,仰天长啸。

    “天音谷,我盘龙岭和你们势不两立!”

    天使傀儡,熔浆真火,除了天音古人,还会是谁!

    “领兵,点将,此仇不报,老夫就不姓姜!”

    ……

    凌无双远远离开,背后火翼一收,听得这道声音后,红唇轻勾,“势不两立,很好。”

    她要的就是势不两立!

    那所谓的天使傀儡,其实就是凌无双弄出来的几十道残影,而那天音古内炼化傀儡的熔浆真火,其实,是凌无双离开天妖族的时候,在他们禁地之中,灌的一壶太阳真火熔浆而已。

    至于那诡异的音乐……

    “主人,大比蒙我实在是不合适拉这个。”比蒙巨兽举着那张古怪的巨琴,甚是纠结啪啪扯断。

    “现在,还有天音谷……”凌无双脚下一踏,飞身便化作一个光点,消失墨黑的天穹之中。

    黎明时分,天音谷外。

    巨大的沟壑,无数的瀑布沿着这道沟壑飞流直下,在下方汇聚成一条湍急的暗流,那座巨大的宫殿,就在暗流的最前方!

    白色衣袍身影,在重重的积云后,露出身形。

    凌无双抬手一挥,乌黑的锁神塔,出现在她的掌心之中,那古老而精致的九重宝塔,在月光下,散发着神秘的气息。

    凌无双眸光轻转,淡淡地瞥向下方那犹如重重爹爹山峰林立的宫殿,红唇轻勾,随后,两根凝白的手指一并,指向锁神塔九重天的位置,在她眸中锐利光泽闪动的一瞬间,挥手而出。

    “哗——”

    滚滚红色的浪潮,朝着下方倾倒而下,直接撕裂的外围的护宫大阵罡风,犹如海啸般,朝着天音谷内倒灌而去!

    “怎么回事?”

    天音谷内的人,很快便发现了不对,却也是来不及防御了,无数的宫殿被那诡异的红色光芒浪潮淹没,吞噬,在眨眼的时间内,消失殆尽!

    三大险地之一地中海的血水,给你们尝尝!

    高空中的凌无双,眼中划过一抹讥诮的色彩。

    圣琴,我凌无双说过,迟早有一天让你为自己做的付出代价!

    “这是什么鬼东西!”

    天音谷内的混乱,丝毫不亚于盘龙岭,众位长老以及高层人士在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内,尽数出动,看着周围的滚红浪潮,以及那诡异得让人发寒的气息,气得浑身哆嗦。

    “盘龙岭!”

    这是盘龙岭化血龙池中,蕴含传奇玄兽神圣巨龙精血的血水!

    几乎没有任何的思考时间,众人脑中蹦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

    在天音谷众人尽数出动的时候,凌无双便快速隐去了身形。

    只是怀疑?没关系,她要的就是他们相互猜疑!

    在众神之锤要塞战斗达到焦灼状态的时候,中州又爆发出一件大事,共同抗逐日之巅的盘龙岭和天音谷,不知道什么原因,几乎是在同时受到了敌袭。

    恢弘雄伟的众神之锤要塞,城主府。

    麒麟墨袍男子负手而立,棱角分明的冷峻容颜之上,冷若寒潭,赤红的墨发随意披散在肩头,沿那修长的身躯蜿蜒而下,犹如一尊杀神般,高高站立在王座之前。

    下方,是众神之锤要塞的各大将领,面上尽是肃杀之气。

    “君上!”

    云臣从外殿阔步而来,面上神情古怪。

    “何事?”楼君炎暗眸微转,哑声吐出两个字,不急不缓。

    同时,大殿内几乎所有的人,都望向了云臣,“大统领,难道是战况有变?”

    云臣抬头望向楼君炎,面色古怪,“君上,刚收到消息,天音谷和盘龙岭干,干起来了……”

    云臣儒雅的眉头,纠结成一团。

    ----


同类推荐: 盖世仙尊超品战兵傲风逆天武神之至尊魔妃天下无双之王妃太嚣张沉香如屑仙侠奇缘之花千骨仙本纯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