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海棠书屋
首页天下无双之王妃太嚣张 第三十一章:暗紫之力,杀神领域!

第三十一章:暗紫之力,杀神领域!

    节名:第三十一章:暗紫之力,杀神领域!

    凌无双识海之中天旋地转,已经快到崩溃的边缘,忽觉腰间一紧,随之而来男子的熟悉气息,瞬间将她娇小的身躯紧紧包裹,却在下一刻,她彻底坠入了黑暗之中,失去了知觉。

    凌无双眉间紫光之闪,识海之中,道道暗紫的神秘气息丝丝缕缕涌入,不急不缓,犹如甘泉般。

    “哈哈哈哈”

    易乾的狂笑,还在继续,仿佛已经看见了凌无双粉身碎骨的下场,刚刚墨空之中一闪而过的异象,似乎并未被处于狂怒状态的他,所察觉到。

    浅蓝色的玄气,和暗含神源之气的空间之力罡风涌动,让那方天空,短时间地处于乌云密布的中。

    “无双,无双!”

    “无双小姐!”

    凌老爷子还未朝着前方扑出几步,整个人都软了下去,心中一片绝望,四大家族的各弟子长老中,也响起一片片绝望的惊呼,似乎所有的希望和信仰,都在这一瞬间,分离崩析。

    “啊——无双!”姬云扬等人也是眸光赤红一片,似乎有点点晶莹的水光,在氤氲。

    “哈哈哈哈,凌无双,别以为你死了,这件事情就完了!”

    易乾的身体,这个时候,已经变成了半透明状,却依旧发出疯狂的叫嚣,“老夫要你们整个四大家族,都为你的愚蠢,而付出代价!”

    这次的重伤差点丧命,让他整个修为都要大跌,甚至留下裂痕,永远都不可能再有提升的机会,只死了一个凌无双,他怎么能甘心!

    他不甘心!他绝对不会放过这些人,一个都不会放过!

    “易乾,你找死!”

    低哑暗沉的男音,一字一句,犹如来自远古地狱的召唤,从四面八方汇聚在易乾的耳中,却不知究竟从何而来,让易乾癫狂大笑的身躯,顿时僵硬了下来,“谁!”

    究竟是谁,这声音为何这般熟悉?

    还有,这周围的势,根本是他无法比拟的,更恐怖的是,他能感觉到,就算是他在至高界,实力并未被压制的情况下的势,都无法和它相提并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易乾整个人都怔住了。

    “这是……”姬云扬听得这熟悉的语调,顿时俊朗的双眸,灿若星辰,这是那个男人的声音!

    “呼——”

    那一片浅蓝玄气凝聚的地域,风卷云残,在下一秒,周围的气浪,犹如被一双巨手拂去,四散开来,那云淡风轻的感觉,又带着势不可挡的霸气,简简单单,仿佛不费吹灰之力!

    硝烟散去,银月当空,露出两道紧紧相拥的人影。

    清俊男子打扮的娇小少女,面色苍白地倚靠在墨袍男子怀中,被他一只健臂牢牢禁锢,清冷的半张侧脸都湮没在他宽阔的胸膛之中。

    “无双!”凌老爷子本是绝望的心,猛地一颤,老眼之中凝聚的眼泪,差点就掉了下来。

    “没事……这下没事了”战修紧张的嗓子都有些干裂。

    虽然他从未见过楼君炎露面,但是,能挥手拂去一个准王阶强者的全力一击,这骇人的实力,也就不言而喻了!

    “你,你!”易乾猛地瞪大了双眸,双眸难以置信地瞪着眼前的人。

    踏空而立的男子,一袭墨黑麒麟金丝长袍,随意披散在肩头的墨黑长发,沿着他怀中女子娇躯蜿蜒而下,墨发尾部犹如染血般赤红的色彩,仿佛一簇簇赤红火焰,由长发末端缓缓燃烧而上。

    透过层层夜色,墨袍男子那双犹如千年寒冰般冷冽的暗眸,正在紧锁着他,易乾浑身根本控制不住,猛地一抖,失声叫出口来:“楼君炎,竟然是你!”

    暗眸赤发,修罗炎君!

    传说中,凌家背后的那个人,竟然会是楼君炎!

    易乾这个时候,似乎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早就应该想到的,五印决可是楼君炎的成名绝杀之技,他不会蠢得以为,会被人那么轻松地偷学了去。

    竟然楼君炎能将五印决,都教给凌无双,那他们的关系,这女人在他心中的地位……想到这里,易乾心脏不由得咯噔一声。

    怎么会撞到这尊杀人,他这次是真的死定了!

    “易乾,既然你这般想找死,那本君,可不介意,亲手送你一程!”楼君炎寒冽透骨的声音,再度传入易乾耳中,让他浑身一个激灵,这会儿,是彻底清醒过来。

    不对啊!

    可是,究竟是哪里不对?

    这里不是在神魔大陆,有界面的压制,楼君炎最多不过也是个巅峰神人而已,他怕什么?他怕楼君炎干什么!

    易乾见到楼君炎,一时间似乎是受了不小的惊吓,或者是,潜意识地就害怕成了习惯,似乎忘了在他眼中,这个很重要的实况。

    易乾猛地回过神来,那猥琐的两撇儿八字胡,也跟着抖了抖,笑得颇有一番小人得志,“楼君炎,龙困浅滩而已,你有那个本事,再来说这样的大话!”

    他就要快回去了,就凭楼君炎巅峰神人的实力,如何能打断?真是可笑!

    只要他回到了天音谷,就没事了,楼君炎还能在这般动乱的时候,随意打破这个稳定的局面,征伐天音谷不成?

    “楼君炎,你就好好在这里待着吧,老夫可就不奉陪了!”易乾扬头狂笑不止,似乎要逮着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在往日见到都不敢冒头的杀神面前,好好地嚣张一下,享受一下那从未有人享受过的美妙感觉。

    楼君炎暗红的眸光,缓缓虚眯,殷红的薄唇,勾出似有似无的弧度,危险的气息,悄无声息地蔓延。

    界之力,已经开始在作用,易乾的身躯,在他说完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已经变得犹如灵魂般透明一片,眨眼之间,便化作一道流光,朝着漆黑的夜空之中,冲去!

    楼君炎健臂环着凌无双柔软的腰肢,将她已经恢复了些许红润色泽的的脸,贴着他的胸膛,让她稳稳倚靠在自己怀中,暗红的眸光,冷冷得望向易乾消失的墨空。

    “哈哈哈哈!”

    “老夫去也!”

    易乾的大笑,在天空之中,缓缓回荡。

    “可恶”姬云扬双手捏得泛白,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易乾消失在夜空之中。

    “这老家伙,好像很怕这个男人”战修疑惑地紧皱着眉头,对易乾的离开,也很是懊恼。

    “碰——”

    不料,夜空之中,突来一声脆响,就像是一人蒙头撞到了铁门之上的声音,那巨大的响声,让下方的姬云扬战修等人,在没有留神的情况下,都不禁心中猛地一跳。

    什么声音?

    “碰!”

    “啊——”

    惨叫几乎是在脆响的同时,便伴随着传出,鬼哭狼嚎般,在夜空之中炸响,下一瞬间,众人便见到,本已化作一道流光冲入云霄的易乾,似乎蒙头撞上什么东西,被突然反弹了回来,以一种摧枯拉朽之力,猛地跌回原处……

    “啊!”

    易乾已经露出了褐色衣袍的躯体,捂着头破血流的额头,在漆黑的夜空之中,踉跄着稳不住身形,却也顾不得什么,血红的老眼,唰地望向楼君炎,露出难以置信惊骇之色,“这是怎么回事?这怎么可能!”

    这片空间,被完全封锁了!

    而且,并不是简单的神阶空间之力的封锁,而是,灵魂级别的!

    “想要走,也要看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楼君炎低沉暗哑的声音,随之而来,赤红的墨发,随着微凉的夜风无风自动,些许散落在凌无双的侧脸之上,让她微微蹙起了眉头。

    “楼君炎,你干了什么!”

    易乾老眼赤红地扫视着周围,露出绝望的慌乱,这片空间竟然完全被封锁了,还是灵魂级别的空间之力,能够完全封锁低位阶降临者的灵魂逃逸!

    别说他现在的实力,就算是他在至高界,身为九品最强王者的实力,都不可能突破啊!

    可是,这怎么可能,这根本不符合常理!

    易乾快被刺激疯了,本以为能安全离开的他,相当于是在最后的时候,被楼君炎蒙头一盆冰寒刺骨的冷水泼下,摸到天堂的边缘,又被一把拽回地狱,才是最让人绝望崩溃的。

    “这不可能!”

    “哼——”

    楼君炎殷红的薄唇,勾出嗜血的弧度,只是冷冷地嗤出一声,那棱角分明的侧脸,狷狂而霸气的表情,让人心惊,“竟然不明白,那就下地狱去,慢慢想”

    一语毕,楼君炎挥手抬起袖袍,速度让人在快与慢之间徘徊,银色的月光浅镀在那修长的五指上,让它越加节骨分明,下一秒,变掌为拳,朝着易乾的方向,猛地虚空一抓!

    “啊!”

    易乾浑身一僵,瞬间动弹不得,连一根发丝,似乎都凝固了般。

    “哗——”

    周围的气息,也在这个时候,瞬息万变,耳边,传来的阵阵凄厉之音,还有那毛骨悚然的气息,犹如铅汞般透入易乾每一个毛孔,让他犹如在受炼狱之刑般,撕心裂肺的痛苦,却没有一丝一毫地反抗之力!

    “这是……杀神领域!”易乾面目狰狞,整个脸都扭动得几乎变了形状,却依旧难以抵制心中的恐惧,和震惊。

    达到了诛神君王,才能调动的领域之力,修罗炎君的杀神领域!

    楼君炎,竟然不受界的压制!

    “咳——”楼君炎怀中忽然传来的一声低咳,瞬间吸引了他所有的心神,暗眸一低,瞥向凌无双依旧有些苍白的脸色,以及那紧锁的眉头。

    “无双?”寒冽低哑的男音,却染上了一层独特的温柔。

    “嗯……”凌无双摇了摇头,缓缓恢复意识,沉重的眼皮慢慢地一张一合,似乎有些费力,睁开的时候,便懵懵懂懂地撞入一潭暗红的深渊之中。

    “君……炎?”凌无双张了张嘴,似乎有些不敢相信,但周围那无孔不入的熟悉气息,以及眼前,那双天地独一无二的暗红眸子,让她浑浑噩噩的双眼,徒然一睁,俏长的睫毛,也跟着一扩。

    “君炎,君炎,君炎……”凌无双瞬间,竟然红了那双一贯冷静的清眸,纤细凝白的十指伸出,死死地拽着他胸前的衣襟,只是不停地唤着他。

    “君炎,君炎”

    此时的凌无双,没有平日的冷然,这一瞬间,她就像是受了委屈的孩子一般,可以什么都不管,扑在这个让她能全身心依赖的怀中,毫无顾忌地露出自己脆弱的一面。

    “君炎,你来了”淡淡的三个字,是全身心的依赖。

    “没事了”楼君炎双手健臂环上她的腰肢,将凌无双轻轻地搂入怀中,暗眸之中,闪动着嗜血的光芒,薄唇缓缓吐出的三个字,“有我在。”

    “君炎,君炎……”凌无双冰凉的脸颊埋入楼君炎的怀中,有些泛白的指骨,依旧紧紧地拽着楼君炎的衣襟不放,“救天夜老师,救老师”

    虽然她知道,天夜老师神识都散去了,只是凭着一颗神元丹维持着一息尚存,根本就不可能救得回来,但是,她就是想耍赖,就是想要和眼前的人,提这般蛮横无理的要求。

    楼君炎暗红的眸光一低,准确无误地锁住被一群人围在中心,几乎已经没了任何气息的天夜云,寒眉几不可见地一蹙,随后,几不可闻地低叹一声,健臂紧了紧怀中的女子。

    姬云扬咂咂嘴,说实话,他还从未见过无双这般脆弱的一面。

    无双在他的眼中,可以说是无所不能,那单薄的肩头,似乎总是能扛起身边的一切,这也让他几乎也忘了,无双也不过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子而已。

    “啊——”

    易乾突然的一声凄厉惨叫,拉回了凌无双迷迷糊糊的思绪,整个人也似乎回过神来,缓缓冷静下来,从楼君炎怀中探出头,望向易乾的方向,清眸微微一紧。

    这是……

    她能感觉到,易乾的周围,包围着一股十分神秘的气息,是她现在所不能触及到的,而且,他好像看见了什么恐怖的事情,表情那般狰狞。

    楼君炎暗红的眸光,从凌无双身上移开,冷冷地望向易乾,随后,纹着金丝长线的袖袍,快速一拂,一道更为骇人的气息,顺风而去,融入那方地域。

    “嗯”

    易乾面部肌肉不断地抖动,脖子瞬间粗了一大圈,连惨叫都发布出来,而且,他的躯体,从脚开始,在慢慢地融化,就像是云雾清风般散去。

    即使是最强王者级别的躯体,都抵制不住,那股神秘力量的侵袭!

    易乾如陷泥潭般,动弹不得,见到这样的情况,赤红的双眸瞪大得几乎能凸出眼眶来,心中疯狂地痛苦叫嚣,却依旧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躯体,从脚开始,缓缓消失在空气中,化作虚无!

    那痛不欲生的感觉,让易乾整个人都麻木了。

    杀神领域之中,让人毛骨悚然的气息,带着吞噬一切的力量,侵袭着易乾的身躯,缓缓将他的躯干,化作虚无,从脚,到腿,到腰,没过他大张着的嘴……直到,最后的发丝头顶。

    “呼——”

    楼君炎袖袍一挥,干净利落,未有丝毫的脱离带水,眼前的一切,在他风淡风轻的一个动作间,随风消散,灰飞烟灭!

    下方众人眸露惊骇之色,特别是战修,那表情,几乎可以说是从未在他脸上出现过的滑稽,他最为了解不过,这个老家伙的躯体,很有可能是最强王者的存在,竟然被这个男人,一手震得灰飞烟灭!

    这个男人,到底强悍到了什么程度?战修刚毅的面庞,紧绷着,难道……

    在一行人脑子有些麻木的怔忪之际,漆黑的墨空之中,暗芒一闪,下一秒,楼君炎揽着凌无双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无双,无双你没事吧!”凌老爷子第一个扑了上去,可是扑到楼君炎面前之后,伸出去的手,又缩了缩,似乎在考虑,要不要从某人的怀中抢人。

    楼君炎蹙了蹙眉头,环着凌无双腰肢的健臂微松。

    “爷爷,我没事”凌无双唇色依旧有些泛白,勉强笑了笑,不想让凌老爷子担心,周围的一行人立刻就围了上去。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凌莫秋上上下下,仔仔细细打量着凌无双,心有余悸,说话都显得有些语无伦次。

    楼君炎淡淡地看了众人一眼,却在这个时候,缓步走向了天夜云的位置。

    凌无双瞥见,也顾不上其它,心中一紧,脚步有些慌乱地跟着走了过去,脚下一绊,身体都跟着踉跄了几下,最后,被楼君炎眼疾手快地一手卷入怀中,才没有跌倒在地。

    “君炎……天夜老师……”凌无双红唇抿成一条紧绷的唇线,双手不自觉地拽上了楼君炎的衣襟,紧张得指骨都有些泛白,甚至有些不敢问出口。

    天夜云被几个跪在地上的四大家族弟子,簇拥在中心,俊雅的面容之上,灰白一片,神识已经完全消散,只有识海深处,被一颗神元丹,锁住了一丝生命气息,就像在狂风中颤抖的烛火,脆弱得似乎随时都可能熄灭,而从表面看去,俨然是一个完全断了气息的人。

    见到楼君炎沉步而去,众人不自觉就四散开来,仅留着几个人,将天夜云扶住。

    楼君炎脚步在天夜云身侧一步顿住,暗红的双眸凝向他丹田的位置,微微虚眯着,那深邃犹如黑洞般的眸光,似乎能看透一切。

    “神格碎了”楼君炎吐出三个字,让凌无双脚下微微一软。

    这个时候,她当然也明白了神格是何物,就像她丹田之处的那可天青色的能量团,巅峰神人的象征,一切玄气和灵力,还有能量的来源,可是,天夜老师的神格碎了!

    “君炎……”凌无双抓住楼君炎衣襟的手,又紧了紧,眼中闪动着一丝尚未破灭的希望。

    楼君炎寒眉微蹙,转眼,却给了凌无双一个安心的眼神,让她提着的心,瞬间便安定下来。

    楼君炎缓缓伸出手,修长的五指摊开,掌心空悬于天夜云丹田之上,随后,一股暗紫色的精纯玄气,从他掌心一蹙,缓缓透入天夜云的丹田,犹如一股暖流,灌入冰天雪的地域之中!

    凌无双牙齿轻咬着下唇,眸光紧紧观察着天夜云的情况。

    忽然,凌无双捏住楼君炎前襟的手,难以抑制地骤然一紧,倚靠在楼君炎怀中的娇小身躯,都有些激动地颤抖了起来。

    有气息波动,天夜老师,竟然有气息波动!

    战修见得楼君炎掌心涌出的玄气,心脏抑制不住,咯噔一跳,他没有眼花吧,竟然是暗紫之气!

    楼君炎眉心几不可见地一蹙,悬空在天夜云丹田之处的修长手指,微微一蜷,一股股神秘的暗紫之气,丝丝缕缕,犹如青烟般,能量波动极为骇人,却是被楼君炎,控制着,以一种极为轻柔的力道,汇入天夜云的丹田之处。

    无人可见,暗紫的气息,透入丹田,在那个地方,暗紫之力融入破碎的神格之中,那碎成蛛网般的裂缝,被这股神秘的力量缓缓填补,竟然在悄无声息地愈合!


同类推荐: 盖世仙尊超品战兵傲风逆天武神之至尊魔妃天下无双之王妃太嚣张沉香如屑仙侠奇缘之花千骨仙本纯良